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华夏散文》2018.01期 情感时空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1-30   
情感时空

在荆棘里发现花朵

◎ 向春霞

向春霞,深圳人,籍贯湖南洞口,诗人,从事诗歌、小说、散文、影视文学研究及评论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现供职于湖南城市学院。发表评论、散文及诗歌若干。已著《我本有罪》。

如果说从企业到高校工作,是人生的重大变数,那从图书馆本部到建筑分馆工作,就是重大变数中的变数了。在学校节源、开流、高效、发展的主旋律下,图书馆的人数从七十多人骤降到四十七人,即使是早已适应曾经在企业高速运转的我,也有点不知所措。动员大会结束后,我当即被安排到建筑分馆。

据说,分馆设在建规楼二楼西北角,有三百多平米,有点独门独户的意思:幽静,隐秘,这么说来,倒是个好去处,挺适合读书的,也有人说,分馆多好,“天高皇帝远”哪,可就是没人愿意来。

初来乍到,我心里有怨气,为什么别人不愿意来的地方要让我来?一周后,才知道为什么别人不愿意来了,原来连卫生也要自己打扫的,真正是出品“扫地僧”的地方啊,我对图书馆的情有独钟被削减了一半。

这样的情绪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开始着手一项艰巨的任务:将建规院沉积了十几年的过刊整理出来,来年送加工并上架。

图书馆对我最大的诱惑就是可以读书,可以写作,没有精神快感的工作如同嚼蜡啊。沮丧的情绪一直包围着我,记得接受任务的那会儿,走在去分馆的路上,我无法想象堆积十几年过刊的分馆是什么样子?应该有文渊阁的厚重吧?哪怕有一城之隔的岳麓书院的一点凝重也好呢!我有些惶恐,也有些好奇。

当我走进分馆,走进综合书库,才发现,十几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它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很多事,到了自己身上,远则近,近也则远了。

过刊和综合图书混杂在一起,不是一架,而是七架。稍微动动书,就是尘气。余秋雨曾对妻子马兰说过:“所谓尘世就是充满了尘土的世界”。有了大师的嘱咐,我也就无所谓书的尘土了,反倒喜欢起书的尘土气来。

书库里最早的过刊可以追溯到1999年以前,譬如《中国大学生》《书画艺术》《国画家》《美术研究》等等,它们拿在我手上,一下子就把我的记忆推到世纪之前了,让人觉得最有质感的莫过于《湖南城建高等专科学校》这份杂志。

尽管“城专”于我,毫无记忆,她的变迁,我是置身世外的。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城专”是一个很特殊的品牌,它递延到今天,如同从胞衣里脱胎而出了,她不仅活在众多桃李的心中,还根植于益阳人的心中,我们不能因为它的姗姗步履还是矫健,就遗忘了它的过去。也正因为它已经成为历史,我们才要以更敬畏的态度替它们寻找家园,这个家园,应该是可以囤放和以供记忆这段历史的圣地。也许,我们所做的一切,它不会留下痕迹,但时间会作证,文化的沧桑彰显了文化的魅力和价值,它们将在我和我的同事手上得到传承。

接下来就是忙碌,我的心思基本都扑在搬运过刊和整理分类上。

最难的也是最原始的工作:搬运。

179种跨越了18个年头的5000余册杂志,历时40天,从综合书库移运到了咨询台面。建筑类的杂志如同建筑类图书,大多都是铜版纸,质量重,搬运很吃力,堆积三尺厚的图书推车过综合书库的门槛时,是要使上吃奶的劲的,因此,每次过门槛时,我脑子里曾经充满了要献身于浩瀚图书的热血激情都被沉甸甸的推车给压制了,我必须参照走在前面身强力壮的学生馆员们,他们是那么的全身心地投入,而他们的收入是那么低廉,每一个月仅150元工资。这种最直白的比较过后,我会感到羞愧,直到我的激情重新冉冉而起。

而这门槛就是门槛,其实过了那个槛,就风轻云淡了。

从繁至简,便到了机械性的工作:整理,将每一种刊按期数排序。没有足够的耐性,是无法将简单而重复的劳动进行到底的。这一道工序,将耗时20天。在重复劳动的时候,我会想起米尔扎穆罕默德阿里赛依伯的诗《喀布尔》:

喀布尔每条街道都令人目不转睛

埃及来的商旅穿行过座座市场

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

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

心若有千阳,又何惧何怕?掩上综合书库的大门,一不小心,一本很小的册子掉了下来:《深圳市“龙岗社区”规划及实施计划》。

“深圳”、“龙岗”,都是我熟悉不过的第二故乡了。弯腰下去翻开册子,又冒出“牛始埔”“塘坑”两个地名来,呵,一瞬间,记忆的尘土竟然布满了蜘蛛网!不敢细看,却不敢拂去满头的尘土,生怕尘封之中的记忆轻易被人一手就抹去。

望着窗外学校新建的同心园,这里之前是园丁们生活和居住的花棚,但如今却是大花园,纵横交错的,很容易让人产生漫步的冲动,虽然还不是百草园,万花也没有齐放,却有一点要拒绝深秋的意思,索性发了会儿呆。当助理小馆员问接下来的工作时,我笑而不答,不必翻工作日志也知道,等核对登记完后就该装订入库了,不过,那应该是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的事情了。

回头望望身后的五千多册过刊和从那狭窄的门里涌进的时光,看得见的是那门槛,看不见的是那心槛,周遭无不是荆棘丛生。但我还是很乐意借用评论家李云雷的话来说,我们就是“在荆棘里发现花朵”的。

父亲的背[外两篇]

◎ 秋小暖

秋小暖,女,实名张淑英,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永城人,教师,永城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教育时报》《劳动时报》《华文作家报》《东方散文》《小小说在线》等报刊以及网络平台,有作品获奖。

9年前的冬天,父亲离我们而去了。每当清明节临近,我的心情都格外低落。下班后,灰蒙蒙的天空中已飘起了小雨。我踽踽独行于雨中,真切地感受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心境。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华夏散文》2018.01期 情感时空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华夏散文》2018.01期 情感时空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