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读后感

心留一方净土,荡尽尘世铅华<br>——读青年画家唐潮的山水画有感

发布时间:2014-04-12   来源:读书笔记

()









(人物简介:唐潮,原名唐中建,四川射洪人。现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画家、雕塑师。被誉为川中最具发展潜质的青年艺术家之一。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射洪是涪江上的一颗璀璨明珠。那里风光秀美,人杰地灵,自古以来,文化底蕴深厚,文风盛行。古有开一代诗风的唐代伟大诗人陈子昂,今有享誉川内外著名画家孙竹篱。唐潮生于射洪、长于射洪,多年来凭着对绘画艺术的热爱与执着追求,自学中国山水画,博采众长,广纳古今,已取得一定成绩。特别擅长于运用传统的技法表现现代山水题材。其作品既具有传统魅力,又散发时代气息,得到行家的肯定。中国美术评论家孙克称其“绘画之路深得传统技法,属光明之路”。)

初识中建,完全是被其作品所震撼!当今的山水画坛,满眼充斥的是“旭日东升”、“源远流长”,各路画家(似乎称画工更为合适)在西画的改造下,弱化了中国画最基本的笔墨和审美哲学,倾情于所谓的“彩墨山水”,大量的菜画如现代工厂量化生产一般蜂拥而来,泛滥如潮,迷失了画家的创作,也迷失了人们的眼球。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建两幅游戏笔墨的文人山水映入眼帘,却突然令我心灵为之一振!苍劲古朴的线条、极尽变化的墨色,匠心独运的布局再细细看去,那云雾中蜿蜒而出的溪流、青松下抚琴的高士、郁郁葱葱的茂林气韵是如此的生动,格调如此高雅,宛若一股清新的山野春风拂过心田,顿然使人如置身世外桃源,一颗躁动的心平静下来!“这不正是中国山()水画追求的可居可游的大境界吗?”我从心底赞叹道!于是,便有了我们后来甚为密切的交流,直至今日成为知己

随着对中建深入的了解,对其画作也才有了更为全面的解读。国画大师黄宾虹曾说,“人品高,艺品不得不高”,我深信于此。从中建的画中,我读出的是他为人的质朴、谦逊、豁达与乐观。你看那一幅幅山水作品,一山一石、一泉一树,皆是从心底流淌的笔墨。勾、皴、点、染,既有文人山水的隽秀,又洋溢着鲜活的时代气息!看似无心而为,实则匠心独具,令观者赏心悦目,如此境界,在当今青年画家中,实属罕见。

在后来的交流中,我才发现,中建与一般画家不同之处在于,尽管其绘画的禀赋极高,但却丝毫不见他的张扬和虚浮,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从他的画中,便能见到其在传统上是下了多么大的一番功夫。一树一石、一山一水,都能见到宋元遗风、明清古韵。但他却又毫不拘泥于传统,在创作中大胆地融入时代元素,令作品同时又极具生活气息,达到了雅俗共赏的高度。我们习画之人常说,“用最大的毅力走进去,再用最大的勇气走出来”,然而,这又谈何容易?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能安于寂寞,十多年执着于自己的艺术阵地,潜心精研传统笔墨的画家少之又少!即使有,要么老气横秋、毫无生机,与时代格格不入,要么自命清高、孤芳自赏,而真正能够走出来、让笔墨紧跟时代的,又有多少?中建便是走出来的少数画家之一。他在传统中学习到的是技法、章法,但是这些仅仅是为画家个人的心境服务、形而下的技术层面!“外师造化内师古”,山水画家要想画出真正有精气神的作品,必须到自然界中去摄取营养,只有真山真水,才是创作永不枯竭的源泉,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我曾问过中建,“你画中山石树木造型万千,毫不雷同,难道都是凭空臆造的?”中建淡然一笑,只说了三个字“师造化”!多么精辟的见解!正如大涤子所言“搜尽奇峰打草稿”!可见,在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底下,他累积了多少素材,吸纳了多少造化精髓!

不过,你如果认为中建的画仅仅就是传统文人山水再造的话,那么你也错了!他的山水画,面目变换极为丰富,既有恢宏磅礴的全景,更有情趣雅致的小品,既有巍巍苍茫的雪域高原,也有如诗如画般的田园野景。在那些巍峨群山、荒岭枯木中,你感受到的是画家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和对生活的热爱,不变只有一样——那就是他的笔墨精神:胸怀丘壑,笔墨随心!

时至今日,我与中建已成为知己画友。在艺术的道路上相互勉励、生活中彼此关怀。而令我欣喜的是,我观中建近期的作品,已经完全摆脱具体物像的束缚,笔墨更加酣畅淋漓、松动率性,画面气韵苍润古朴、浑厚华滋,渐入化境!当然,艺海无涯,我期待中建永远坚守自己的艺术参照,“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在中国山水画广阔的天地里上下求索,不断为我们奉上累累佳作!

谨以此文互勉!

邓闳

2014年4月11日于太白故里醉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