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2014年07月13日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7-14   

没有结局的结局-by We

(一)

滴答,滴答,滴答;一秒,一秒,一秒。我盯着闹钟,看着秒针走过一圈又一圈。又失眠了,整整7个晚上,我只是靠盯着秒针来度过痛苦难熬的时间。成枫,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7天了,没有一通电话,没有一条短信,打你的电话,发你的短信都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应,就像你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一样。你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这7天里的每时每刻,我的脑海里都是你。你笑的时候露出虎牙的样子,你生气时皱眉头的样子;依偎在你的身旁时的温暖,陪你打球到天黑一起漫步回家的那些夜晚……这一切一切的只属于我们俩的记忆,我都记得。不敢想象温柔如你竟会狠心地7天不跟我联系。难道这4年多的相恋你从没当一回事,还是你不要我了。成枫,不要不理我,求求你,给我打个电话吧!求求你了!

泪,还是没出息地下来了,再怎么隐忍,它还是不受我控制了。

慢慢得,泪干了,我也闭上了双眼。

我,依若,20岁,H市S大的大三学生。

他,成枫,我的男朋友,高中毕业后就去了美国留学。隔着太平洋,我们正经历着别人口中最痛苦难熬的异地恋。从高二他追我开始,4年多了,偶尔的小打小闹只会让我们的感情更牢固,我们认定了彼此为对方终生的另一半,所以异地恋这道坎,我们坚信能够跨过去。我们俩的恋爱就像老夫老妻之间的感情一样,平平淡淡,却也甜蜜地很,没有轰动的告白,没有浪漫的surprise,我们就这样一起走了4年。

可是最近我开始怀疑了难道爱情终究是抵不过距离和地位的差距吗?难道我深信不疑的我们之间的感情之事泡沫,被风轻轻一吹就支离破碎吗?你要我怎么相信从你口中曾无数次地说出来的“我爱你”。

我过得好痛苦,成枫,你跟我说这些疑虑都不是真的好不好。成枫,你到底在哪里!

一天一天,一月一月,半年了,你还是音讯全无。而我最终还是发了那条短信“我们分手吧!”不管你能否看到,我已经决定了。

已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这些折磨痛苦,我选择了遗忘。

直到,那天。

(二)

“嘿,听说了吗?今天会有个美国来的转校生来我们班耶,据说长得还不错。”一大早,兰就在我耳边聒(读后感)噪地叽叽喳喳了。

“不会吧,谁会放着美国这么好的教育环境不享受而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受苦,他是怎么想的。”听到“美国”这两个字,我的心跳还是无法控制得暂停了2秒。

果不其然,上课时辅导员进来了,后面还跟了一个他。“哇,果然很不错耶,咦,依若,他怎么长得这么像你那个失去联系的前男友。”

抬头的瞬间,我的脸瞬时僵硬了。他,回来了。

“安静,同学们!让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面的窃窃私语面前,辅导员明显感到自己被忽视了,适时地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大家好,我叫成枫,希望今后能跟各位好好相处。另外,我还想说一句话。依若,我回来了。”他的眼里尽是温柔,可我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已经把魂给丢了。尽管教室里已经炸开了锅,朋友们也不停地跟我打趣,我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什么都听不进去。

八卦,无疑是传的最快的,而我也在大家的指指点点中过了一天。

歌剧魅影的铃声第38次响了起来。“姐姐,求你了,就接一下电话吧,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的手机铃声有多瘆人,我的小心脏受不了呀。”兰一脸无辜样地抱怨道。看着“成枫”两个字不停地跳跃,一幕幕又回来了,痛苦又回来了,原来只是自欺欺人地把那些记忆放在心底,锁起来了。没有按下接听键的勇气,我关了机。看着黑色的屏幕,一下子轻松了,我渐渐地进入了睡眠状态。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一大早就被成枫这么质问,我火气不打一处来,顶了回去,“你是我谁啊,我干嘛接听啊!”一股火药味弥漫在我俩周围,其他人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下午2点,我在湖边等你,你不来,我不会走的!”眼看就要上课了,他冷不防丢下这么一句话,回到了座位上。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他的眼里满是愤怒,以前再怎么争吵,他的眼里也都是温柔啊!

下午2点,他要跟我谈。呵,我该不该出现呢,又该已怎样的心情出现呢?终于还是决定去见他,就当是最后的告别吧。

湖边的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加牛仔裤,多么熟悉的感觉。

“我来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说完我们就各走各的路吧。”站在他身后2米远处,我淡淡地说着。他转过身来像疯了一样抓住我的手,“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半年都没跟你联系是什么原因吗?难道你不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吗?4年多的感情是说分手就能断得了的吗?”

心中还是一颤:果然他是被什么羁绊住了,可我不愿承认,宁愿就这样,各分东西,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花了半年时间才把这段感情理清,他又回来搅浑这泥水。“我不想知道,我也不愿知道,我们就这样吧,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冷冷地一句话,他应该也震惊了吧,我适时扭过了头。

“依若,别这样,我不相信你是这么狠心的人。”说完一把把我拽进了他的怀里。再怎么挣扎都逃不脱。泪,无声地,流了下来。他的声音,他的味道,他的一切,我是那么熟悉,怎么可能忘得了。他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被压抑的感情。他任由我打,任由我的眼泪在他的衬衫上散开了一片图画。半年了,已经结痂的伤口被生生撕扯开,可在他的怀里,我这只呜呜低嚎的幼兽得到了治愈的良药,温柔如他,我再也不想离开。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半年发生了什么吗?”我抽泣着,认真倔强地看着他的眼睛。“乖,我会全部毫无保留地告诉你,对不起,不要再说分手好吗?”他小心地抹去我的眼泪,宠溺地在我耳边说着。“还不都怪你,半年来消失得无影无踪……”说着眼眶又湿润了。“好了好了,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再也不会突然消失了。”他,把我抱得更紧了。

“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他们希望的是门当户对的商业联姻,可我不愿意,而当我想奋不顾身回国找你时却发现自己被软禁了。信用卡,手机全被收走了,跟坐监一样。我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与他们无休止的争吵。终于他们心软了,答应让我回国,而条件就是帮忙打理公司半年,为将来接手公司做好准备,更残忍的就是这半年内不能跟你联系。他们是我的父母,两鬓斑白的两个老人,我只能答应。”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2014年07月13日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2014年07月13日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