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征文信息
女人出轨,我何去何从 理清概念之间的联系 开学三 吴玲雅 十二岁的旅程 乡土中国

南望北顾间的千年脉动(2019普陀山杯全国征文一等奖)

e层楼   发布时间:2019-11-02   发布者:nanshen

普陀山与朱家尖:南望北顾间的千年脉动

倪朔之

董其昌栖居在白华庵里。那时候他刚刚辞去南京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职务不久,心灰意冷,就上普陀山来养性散心。他没有选择热闹的前寺一带居住,而是止步于这距离短姑道头不远的白华山南麓的白华庵。

现今的白华庵修葺一新。20196月的一天,我特地来到这里拜访,想寻觅董其昌飘逸的身影。这个飘逸是由罡烈的海风带起的。我记得“罡烈海风吹拂衣袂”的姿势,是智宗法师在文章中用来形容真歇大师的。北宋时期的真歇就住在白华庵里。当然那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真歇在这里挖了一口水潭,在水潭边的岩石上,真歇题写了“海岸孤绝处”这样几个字。它连同岩石旁边的草棚,构筑起普陀山第一代开山高僧的卓尔身影。

明崇祯三年(1630),当董其昌来到这里的时候,真歇的草棚早已经没有了,但真歇泉的一汪清水还在,“海岸孤绝处”的字迹还依稀可辨。一座白华庵把它们都保护起来。长期的海禁和倭寇的侵扰,普陀山早已经风雨飘摇。虽然“万历中兴”在很大程度恢复了普陀山的元气,但位于短姑道头附近的白华庵,却是寂寞的,一如真歇大事当年在这里初创观音道场时候的孤绝清寂。

白华庵的山门很高,我拾级而上,边走边想。为什么真歇大师会选择了这里?董其昌也选择了这里?我想这里必有不同寻常之处。我继续往里面走。由于刚刚修缮完毕,白华庵香客游人稀少。我在庵后的山壁下找到了真歇泉。与巍峨的建筑群相比,现今的真歇泉变小了,也变暗了。我无法想象当年真歇大师站在这里,领略罡烈海风的情景。因此我又回到了山门。这里地势较高,是短姑道头一带登高远望的佳处。我站在这里,眺望几百米外的紫竹林和观音不肯去院,眺望更遥远的普陀山南端的朱家尖等诸岛,心里忽然有所感悟。

我想我有点明白真歇大师和董其昌的选择了。

因为站在这高处,可以南望和远眺。

南望远眺,曾经是普陀山入山者常有的姿势。元代的盛熙明、吴莱和清代的张岱,都曾经以这样的姿势南望朱家尖。

盛熙明这个祖籍位于新疆大漠深处的丘兹人,却是普陀山文化的真正整理者和山志撰述的奠基人。他的《补陀洛伽山传》是普陀山的第一本山志。他用“传”而不是用“志”来描述普陀山,说明他是将普陀山当作一个整体的文化形象来构建的。在其中的“洞宇封域”中,他这样记叙:“登高望昌国诸山,隐隐如青螺,东极微茫无际。”虽然盛熙明登高眺望的重点是“东极”,也就是普陀山东边日出之所,但是他也“南望”,文中“望昌国诸山”,自然也包括了南面的朱家尖。

事实上,盛熙明对于朱家尖情有独钟。他的那首游普陀山的诗,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惊起东华尘土梦,沦州到处即为家。山人自种三珠树,天使长乘八月槎。梅福留丹赤如橘,安期送枣大于瓜。金仙对面无言说,春满幽岩小白花。”

诗中的“八月槎”“梅福丹”“安期枣”和“金仙”等,都是典型的仙道文化元素。安期生的名字,更是直接出现在诗中。而对于普陀山和朱家尖而言,安期生是打通和连接两岛文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与盛熙明同属元代的吴莱,要比董其昌早生262年,早亡296年。他是浙东大儒,金华义乌理学的代表性人物。其实他还是一个热衷于文化和地理考察的游记作家。他的《甬东山水古迹记》,是第一批描述普陀山以及周围岛屿的著名杰作之一。那一年,他从镇海招宝山入海,坐船渡海来到了舟山,也就是他文章标题所说的“甬东”地区。那时候的舟山本岛,“人家颇居篁竹芦苇间,或散在沙墺,非舟不相徃来。”生活环境是原始的,生存条件是严酷的。但是普陀山就不一样了。吴莱笔下的普陀山,是人间至美至洁的地方。他游览了普陀山潮音洞和善财洞等诸多地方,对普陀山“峭石啮足,泉流渗滴,悬缨不断”的海岛奇景赞不绝口。但是他重点描述的是在磐陀石上观看日出。“日初出,大如米,簁海尽赤,跳踊出天末,六合奣然鲜明。”但吴莱并不停留在仅仅是观看日出,他的目光穿越海峡。“东望窅窅,想象高丽日本界,如在云雾苍莽中。……南望桃花、马秦诸山,嵌壁刻露,屹立巨浸,如山垒太湖,灵壁不着寸土尺树,天然可爱。”

在元代,佛顶山尚未被开发,盤陀石一带成了登高远眺的最佳去处。那么吴莱的南望,看到了什么呢?桃花即现在的桃花岛,马秦即今朱家尖。它们都在普陀山的南边方向。桃花更远,看不清楚的,只有大致轮廓。而邻近的马秦山则历历在目。元代的马秦山指的就是现今大青山一带,文中“嵌壁刻露,屹立巨浸,如山垒太湖,灵壁不着寸土尺树”等句子,活脱脱是大青山的形状。

吴莱到过朱家尖大青山吗?似乎没有。但是他对于大青山山势地貌的描述,却是相当逼真的。有意思的,比吴莱要晚生300多年的清代著名作家张岱,在礼佛普陀山的时候,也是这样远眺朱家尖的。张岱远眺的地方,也是在西天盤陀石上。“坐石上,南望桃花、马秦诸小山,嵌空玲珑,屹立巨浸。”这“嵌空玲珑,屹立巨浸”,写的分明也就是朱家尖大青山啊。

董其昌经常站在白华庵大门口南望。他有没有望见朱家尖?我不知道,他的诗文里没有提到,各种普陀山志也没有记载。但是今天我之所以能够把普陀山和朱家尖联系在一起进行书写,而且还认为两山之间存在着千年的脉动,却真的是由董其昌所启发的。

因为我发现,董其昌不仅是“南望”,更有“北顾”。

海拔97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南望北顾间的千年脉动(2019普陀山杯全国征文一等奖)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南望北顾间的千年脉动(2019普陀山杯全国征文一等奖)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