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城镇化》杂志关注苍南——华阳:乡村重建,留住乡愁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9-04   


  洪振斌:虽说往事如风,逝者如斯,但对一个长期在外的游子来说,随着无痕岁月的印记,愈发加深眷念生我养我的故乡。是啊,阔别二十几年了,我一直没有回到那留驻我青春记忆的家园。
我的故乡在苍南华阳,那里有一座最高的山峰——鹅冠山,鹅冠山下有一个叫宋阳隔的小村落,这就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家园。宋阳隔在鹅冠山的半山腰,因处在“南宋”和“华阳”的两山之隔,故取两地名后一个字而得。宋阳隔有口水井,四季清泉长流,井旁放着竹筒做成的水舀,方便路人歇息饮用。夏天井水清凉,喝一口沁人心脾,冬日雾气腾绕,喝一口温润甜美。每逢干旱季节,临近村落的井水都枯竭了,唯独这口井还是清泉如注,因而方圆几里地都靠它滋养生命,周围的松树和竹林也因此越发茂盛。我的老家是木屋结构的宅子,建在半山坡上。春天来了,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围着我家的四周。清晨含苞待放,有些露出点点粉红,有些已按捺不住地冒出惊艳来。一阵晨风吹过,雾里的花苞蘸满晨露在摇动,慢慢咧开嘴角,含羞带笑,愈笑愈开朗,到了午后便灿烂绽开。此时望去,到处是一片火红火红的烂漫。雾霭褪去后的山谷显得歪歪斜斜,山脊上的水牛自由自在地啃着绿油油的嫩草,不时仰头咀嚼,品尝大自然赐给的美味。我深深地怀念少年的无忧无虑,庆幸有鹅冠山的风吹拂我逐渐挺拔,宋阳隔的水滋润我茁壮成长,年少时的生活情景也因此常常萦绕在我的脑际,久久不能挥去。
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拉着我的小手,走过竹林,爬上山坡,摘果采茶。母亲曾无数次地陪伴我爬上鹅冠山峰,每次总是我跑在前头,母亲气喘吁吁地落在我的后面。登到极顶,我都要面对群山大声呐喊,抒发那种“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青春感慨。母亲识字不多,但能读懂我的情怀。有一次,她远眺天边,轻轻地对我说,孩子,你长大后要走出大山,妈妈这辈子没有出过远门,等你有出息了带妈妈到山外面看看。我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俯瞰一条像银带系在鹅冠山腰的碎石公路,由宋阳隔两边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我的人生旅途,就是从这条绕着鹅冠山的碎石路走出来的。


17岁的那年,我带着母亲的希望,满怀美好的理想,应征入伍。临行前一天,我用家里的竹节做了一把水舀,并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一口气跑到井边,痛饮了好几舀清纯甘甜的宋阳隔井水后,将它挂在水井旁。第二天一早,母亲默默地为我送行,她没有说话,脸上依依不舍的泪水似乎在告诉我(征文):“孩子,今天你就要离开你的家乡和亲人,踏上军旅征途,在今后漫长的道路上,也许会有很多迷茫,但只要你记住家乡的鹅冠山,她就永远会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此时此刻,鹅冠山风似乎被无形的力量凝固了,听不见声音,只有脚下的石子沙沙作响,我几乎能分辨出是那颗石子发出来的声音。我时而快步,时而回头,沿着鹅冠山下洒满晨曦的碎石公路,开始新的人生旅程。
树高万丈,落叶归根。漂泊之后思乡之情溢于言表。我感谢宋阳隔的水滋养我成长,鹅冠山的风给我力量。不管时光如何流逝,只要想起鹅冠山的风,宋阳隔的水,我人生的轨迹就觉得特别殷实圆满。
我深深地眷念着鹅冠山的风,眷念着宋阳隔的水,我更眷念着宋阳隔的父老乡亲。让我们彼此获取山风和清泉赋予我们无限的温存和慰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在城市化浪潮的席卷之下,我国众多的村庄逐渐凋敝甚至消失。儿时的乡村似乎离人们越来越远,只能依稀从记忆中找寻。然而,重建乡村的脚步并没有停歇,不少有识之士正按照心目中的梦想规划着乡村的未来,以不同的模式艰难探索着乡村的重建之路,希望让乡村更加美好。

  华阳村就是一个典型,这个小乡村正在尝试并探寻适合自身特点的重建之路。这里有华阳重建的思考、设计与规划,也承载着从乡村走出去并被城市化后人们的满满的乡愁和精神寄托。



  林炳平:二十几年前,当兵把我从华阳的大山里带到了宁波。二十余载,沧海桑田。每每忆起当年青春的玩伴,华阳唯一的一座“渔水桥”,破烂拥挤的街道,途经华阳牛肉店门前囊中羞涩的无奈,都成为勾起我温馨回忆的点点滴滴。
当年清矍瘦削的少年郎,如今个个大腹便便各奔东西。“是你吗”?在一次同学会上,几个曾经“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老同学见面时竟都不敢相认,昔日的伙伴们仿佛进入了各不相同的时空,让人感慨迷茫。
走到华阳的渔水桥,周围依然散发着家一般的宁静祥和。这座桥之所以叫渔水桥,那是当初华阳军民合力共建的结果。那时我家在离桥五公里外的大山里,经常和几个少年玩伴谈理想人生,曾梦想在桥的另一头能买上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也暗自立誓去实现这个目标。如今,这里的溪水缓缓流淌依然清澈见底,我也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住进了城市,但每当看到城市里家园周围乌黑发臭的河水,我甚至怀疑自己所向往的美好生活目标仍没有实现。


走进华阳的文昌路,街头曾经有一家闻名遐迩的供销社,记得在华阳上学时,经常会到阿阁师傅的副食品柜上打半斤酱油,到辉煌兄的杂货铺内挑两本抄写格子簿,看一眼老八叔布柜头上那几个喜欢显摆臭美且漂亮的女人。现在这家供销社已被一家超市所取代,整条街整洁而明亮,从人们匆匆的步履中,我深深地感受到时代变化的节奏!
途经华阳牛肉店,店内飘腾着特有的鲜香味道。虽然身在异乡同样有各种牛肉让人充饥和解馋,但这里的牛肉对于绝大多数华阳人来说,无论他离家多久多远,也无论他吃着再精美的山珍海味,却总不会忘记故乡的这道名小吃。记得当兵前和几个同学偶尔光顾这里,切一盘上乘的卤牛肉,蘸着老板自制的酱油醋,几个人狼吞虎咽,往往在数秒内洗劫一空。转业地方后,常常会回老家与朋友相聚,每一次回去,朋友们都会请我狠狠地撮上一顿,临别时不忘捎上两斤卤牛肉,说是给我那也已经恋上华阳牛肉的妻女解解馋。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城镇化》杂志关注苍南——华阳:乡村重建,留住乡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城镇化》杂志关注苍南——华阳:乡村重建,留住乡愁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