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写作技巧

管建刚:作文革命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3-11-10   

(一)
1991 年 6 月 19 日,我一生铭记的日子。那天,我住院了。
消息从看望我的同学那里传来:拍毕业照了,毕业联欢了,喝酒了,哭着、闹着,大家散了。
我依然住院。夏的日头又燥又长。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大褂,白色的墙。多年后,母亲说,医生曾问她:你有几个儿子?母亲绝望地说有“两个”,医生眼里闪过一丝同情的希望。
我学会了熬药,学会了给自己打针,学会了给自己针灸。一年后,我病蔫蔫地去村小上班。 村校长说:“小管,你教二年级数学和四年级数学。”我厚着脸皮和校长还价:“您看我这身体,能不能教一个班?”村校长挺为难:“村小,一个萝卜一个坑,教数学至少得两个班啊。 ”
第二天,校长给我答复:“小管,你教一个班,五年级语文。”老实说,我压根没想过教语文。语文从小到大,没出息过。考师范,总分 640,我考了 584,总失分 56,光语文失了 28。 师范里,语文老师问我读过什么书。我想了半天,初中看过金庸。看到什么程度呢,做梦都梦见那个一天到晚喊着“靖哥哥”的小黄蓉。后面的话自然没敢说。张老师说:“不算不算,其他呢?”我又想了半天,前不久看过琼瑶。看到什么程度呢,相思病都羞羞答答出来了。后面的话自然也没敢说。张老师说:“你要看名著,看巴金。 ”我真买了《家》,勉强看了 10页,再没翻 11 页,不想看,看不懂。 算了,我做数学老师去。
几乎没犹豫,我一口答应教语文。教一个班总比教两个班来得轻松,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强!
(二)
教了两年书,养了两年病,身体逐渐硬朗起来。
1994 年春天,父亲和人办厂子,赚大钱。大家很兴奋,东拼西凑了二十来万。 厂办起来了,人也招了,偏偏一个产品也“产”不出来。几个合伙人成天阴着脸,少不得吵架,越吵越凶。
与其大家吊死在一棵树上,还不如让一个人死得干脆点、彻底点。并给一个人吧。 谁要? 谁也不要。 摸签。几个人都想,不见得我的手气那么臭。 摸! 摸! 父亲摸到了,摸到了二十万的债务。父亲,地道的农民,贩过点砖头、石子,父亲愁得一下子矮了下去。 我说:“爸,我帮你干。”干了三年,把压在心头的债务清了,一家人的脸上有了笑意。 我想过辞职,想好好做生意。母亲说,万一将来你身体不好,没了公费医疗,跳黄河?
黄河那么远,死都来不及!
(三)
1998 年,我对自己说,好好做你的老师吧。 1998年,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村小教师。 我用心做了 10 年,2008年, 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我忽然明白,“十年磨一剑”,不是什么励志的话,而是一个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我的作文教学革命
(一)
1998 年,我的生命中发生了两件大事。
二月里,心血来潮的我写了篇《三月》,信手寄给《吴江日报》。三月,办公室的王老师,拿了张《吴江日报》,满眼狐疑地走来:“小管,这《三月》是你写的?”我一瞄,是。看着王老师的眼神,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再发一篇。四月,王老师又拿了张《吴江日报》,兴冲冲地走来:“小管,这《四月》还是你写的?”我一瞄,是。我暗自较劲,要再写出个《五月》来。
《五月》《六月》 发表后, 同办公室的老师看我的眼神,变了。《七月》《八月》发表,8 月底去中心校开会,校长看我的眼神,变了。我把十二个月写完了,发表了,老婆看我的眼神,也变了。
1998 年,江苏省第 10届“教海探航”征文颁奖活动在吴江举行。
很庆幸,作为村小教师代表,我参加了颁奖会。似乎命中注定,我居然和全省最年轻的、当时我们吴江小学里唯一的特级教师—薛法根,同住一间房。晚上,房间挤满了人,找法根聊语文。我第一次感受到,做老师也能如此激情飞扬。看着只比我大五六岁的法根,我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二)
我从小怕作文。《三月》,不过三百多字,不是它短小精悍,而是—后来编辑告诉我,那天,版面上有个小窟窿,《三月》填上去,正合适。我对写作有了兴趣,那是前方有个“发表”的果子,诱着我。我恍然,没有发表的写作,是死的写作;有了发表,写作活了,写作的那个人活了,那个人从“发表”中获得了精神的力量。
已经注入了“教海探航”的血清的我,急切地想做点什么。我想让学生愿写、能写,我想到了“发表”的力量。
别人办“手抄小报”,我也办,谁的作文写得好,发在“手抄小报”上。“手抄小报”,容量太小,只能发五六篇;速度太慢,起初两三期,还行,往下,一拖再拖,拖到后来,连我都不想办了。
(三)
1999 年秋, 我调入了中心小学。中心小学有微机房,有印刷一体机。我的“发表”梦再次点燃:将学生的作文输入电脑,简单编辑,印出铅字的“班级作文周报”,人手一张,效果会如何?2000年初,第一期“班级作文周报”出炉了,教室里一片欢腾,欢腾过后,一片安静,安静地看“班级作文周报”。两个月后,学生的劲头下降了。我得想个办法,把学生好不容易冒出来的劲头,保持住。于是
1.我搭建了“操作系统”。周一到周五,学生每天写“每日简评”:用三五句话,简要记录当天发生的一件事儿;周六、周日,从周一到周五的记录里,选材料,写稿件;周一向“班级作文周报”投稿,我这个主编兼责编,选三分之二的稿件,敲上“初选录用章”,学生回去修改;周二,看修改情况,选出发表的稿件,敲上“终选录用章”,小助手填发“稿件录用通知单”;周三、周四,学生自行到微机房输入文字;周五,简易排版,出版。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管建刚:作文革命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管建刚:作文革命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