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名字不重要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10-22   

我觉得可能好长一段时间里看到这四个词都会毫不犹豫的想到你,白T恤,天蝎座,海之言和炸烧饼。

不清楚为毛形容别人哪个不是抽象的词语概括,怎么用在你身上都成了那么具体的物,然后条件反射一样的,就跳帧了。

我废话多,说话又慢,可总觉得把这篇写完,才能仪式化的自己翻篇过去。所以,慢慢看,看完请你喝海之言。

我身边总是留不住人,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像窗户外面的风一样,吹一下,就过去了。我就站在窗户外面,一下一下的数着,有的人就像一阵暖风,吹罢心里软绵绵的,有的人鼓足了寒风吹来,让我感冒许久,有的风力小,倏的就不见了,而我也再也想不起他来过,有的风力大,卷走了心还吹的满是狼藉。你不像风,但是又说不清楚你像什么,好像就是从八月的夏天里,翻山越岭穿过来的山泉,带着雪水刚化的凛人的温度,从头到脚让人舒适又清甜。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和你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大概和你天蝎座典型的高冷性格有关,关系最近的时候也达不到水沸腾的温度,一天里的早和晚安已经是我觉得最暖的时候。即使这样还是会有落差感,就像人反复从空调室走到暖气房,再从暖气房走到空调室,温差让人身体的适应机能都变得迟钝,生病都成了正常。

注意到你的时候大概就是因为白T恤了。办公室的人不多,我再怎么慢热的性格也在三天左右的时间把办公室的人认得差不多了,因为算是办公室里最小的,实习来的也是最晚的,遇见的男生都喊哥,遇到的女生都喊姐,等所有的人都哥哥姐姐喊过来一遍了,我突然发现好像漏掉了一个人,角落里穿白色衣服的你。

你不怎么爱讲话,总是一个人低头玩手机,每天都是白色衣服。

为了尽快熟悉环境,我加了办公室所有人的微信号,没有加你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闺蜜说我是做贼心虚。 我去,怎么才去实习,就成贼了。反正就是没有加,在我的认知来看,有些人适合先认识再了解,有些人适合先观察再认识,凭直觉你属于后者,后来,感觉我的直觉应该没有错。

记不得第一次主动跟你讲话的内容是什么,只记得原来每天的白色T恤是不同样子的,熊猫的,照相机的,纯白的,你说你的短袖正好够穿一周,于是,每天上班看你穿什么也成了无聊的实习日子里比较有趣的事情了。也可能是白色衣服总把人显得很少年,所以在办公室扫一眼,就知道你有没有在,因为和别人不同吧,一点都不像已经要正式工作了的男生了,倒是像在高中,总坐在班级最后一排玩手机的少年。所以,后来听你讲你初中、高中时候的事情,坐在最后一排,不学习玩游戏打球,就觉得一点不陌生,感觉就像是亲眼看到过一样。

刚实习那几天,日子过的是按分钟数,不会剪电影,没有朋友,又慢热到死。回家就躺在床上,说第二天再也不要去了,可还是那么数着数着的过去了。慢慢的,姐姐手把手教我学会了剪电影,朝哥总嘲笑我技术差,晓楠哥中午总来找人搭伙吃饭,安妮姐总是早晨第一个到办公室然后把门打开,还有可以猜今天的白T会穿什么样的你。

实习的日子就那么突然有了盼头,像是走着走着突然没了雾霾有了光。

安妮姐说你的笑点很奇怪,总是自己莫名其妙笑出来,岚姐说从来没见(读后感)你笑过,兴菲说你的手很好看,朝哥中午常和你一起走。关于一个人的信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费洛伊德说人都有窥私欲。

有次下班前,办公室集体在讨论星座问题。你说你是天蝎座,还有一个摩羯座的前女友。然后,你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我就逆着光去抬头看你的眼睛,星座分析上说天蝎男都长着一对桃花眼,我倒是只注意到了看起来很有质感的头发。说到摩羯座,你总是欲言又止,摩羯座盛产女强人,也盛产好姑娘,虽然天蝎座属水象星座,摩羯属土象星座,但又因一些阴阳属性、宫位变换,这两个星座共通点挺多,比如慢热,比如高冷。那之后,我就开始研究起了星座,大多数的星座分析都是些模棱两可的话,我就学着自己看星盘、背星位,像我这种太笨的人,没有办法信命又没有准到哭的直觉判断力,只能信星座。

作心的日子也有,比如你会出去拍片子,一整天看不到你当天的白T是什么样子的;比如你在那边办公室蹭一天WIFI,我却因为不熟闷在剪辑室剪一天电影;再比如,中午在食堂吃饭总是遇不到你。

除去这些,都是些还算有趣的日子。有次,上班故意迟去了十分钟,坐了比平时晚一点的公交车,就在大门口遇到了你。因为前一天晚上你刚说过,去晚一点也没关系,就根据你平时签到的位置大概推算了一个时间,试试看能不能遇到你。后来,还是因为习惯早到总是八点十分就到车站,然后在门卫问了八百回是哪个栏目的之后才放我进去。还有几次,都是磨叽到差不多你要走了才拿包下班,然后,就可以和你一起坐电梯,下楼,然后说再见。其实每次能一起走的路,也就不到那么五分钟,能搭到和你说话的机会简直更少,所以,每次能同你说一句话,就乐得从说再见一直蹦跶到大门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容易满足,大概是因为生活太无趣,总要自己找乐趣。

慢慢和朝哥都混熟了,和你还是不熟,说过的话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不过,熟这个字到底该怎么定义,也说不清楚,感觉我在台里的最后一天进社区那会,和你还是不熟,后来,和你一起去吃炸烧饼、去抹茶餐厅也不算熟,微信里断断续续的超高冷聊天也不算熟,后后来,去成都,一起吃的那顿火锅,感觉更是像不熟,包括现在,我敲字的时候,想到你,还是觉得不太熟。想想还真是神奇。

看的最多的还是你扛摄像机的样子,手机里拍的也都是扛机器的你的侧面。有朋友拿我手机翻到你照片都问,这个人怎么只有侧脸没有正脸,我说,因为他扛着的是机器,能站在他正前面的都是主角,我这种跑龙套只能站在旁边拎相机包。不过,侧脸是真的还蛮好看,特别是认真工作的时候,好几次看着看着,就突然想伸手去摸摸你的头发。跟着去中医院穿高跟站整天也不觉得累,反倒是整天呵呵笑的挺带劲。笑点低到地平线的我,竟然发现还有比我笑点更低的你,“两条嘴走路”的梗被我笑了一个暑假之后,又从开封笑到了武汉。还有后来有次去喝啤酒,和你一起去上厕所,脑袋喝的晕晕的,和你在路上因为信斗战胜佛的问题感觉要笑成傻逼。那时候就想,能进电视台工作多好阿,每天拿着摄像机到处跑,能遇到各式各样好玩的人,能当主持人多好阿,能每天和你搭档去拍片子,能和你做同事多好阿,还能偶尔一起下班去吃个宵夜喝个小酒,怎么就当初没有拿着浙传的合格证去学编导呢。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名字不重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名字不重要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