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青春的上游(七十一)

发布时间:2018-05-09   来源:读书笔记

E330日,星期三,晴。

一直在上海干活的老谢因为太累而得了肺炎。中午打电话表示安慰,老谢说主要是因为他前段时间吃桔子时不小心呛到嗓子里一只胡,咳来咳去的一个星期了,感觉还挺厉害,又说现在肺里又很难受,得去医院。也不知道每天大家都在忙些什么,一晃连关系那么铁的人也又有很久都没有再见过面(上次好像还是在明星猪的一楼实验室,我教老谢如何用C 调用Matlab的接口进行plot画图,并且给他听了南阳方言版的《大学自习室》,当老谢听到“俺粑他大大哩蛋”时忽然全身一抖地暴笑,吓了我一跳):

“你这样不行啊,你得赶紧想办法把桔子胡弄出来,不然时间长了会从嘴里长棵大树出来的。”

其实最近我的身体也不太好,总是晕晕的,就像有一次明老师说的那样“颈椎病很严重,抬不起头,天旋地转”。似乎这一切都是从上周六和任志军在食堂喝完啤酒后发生的——那真是一瓶贴有罕见牌子的奇怪啤酒。

E331日,星期四,晴。

晴好的天气,新电脑终于到了,下午和大明等人拉着小板车去阴冷凉爽的主教楼去拉机器。装备更新,实验也可以更快的进展,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晚上跑程序早上看结果”。新的机器带了张奇怪的还原卡,每次开机时都会蹦出个倒计时的菜单让选择。任志军他们拿到电脑后就把卡拔了:“反正要这玩意也没用,上百脑汇还能卖四十块钱呢。”

E41日,星期五,晴。

过节,男男女女们又到了可以真真假假表白的日子,但是我才懒得管这些,我想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年少时总是对感情的付出太炽烈,恨不得燃烧整个自己,但现在——虽然他们都说暖男当太久容易成为备胎,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爱的人能够一直好下去。

然而这样下去总也不是办法,每天就这么拚命地在实验室静静坐着写程序调参数,过得没有想象中的幸福。同学们明天都要去春游,全班只有我和大龙没有报名。大龙没有报名是因为要回南京看他老婆(真的老婆),而我则只想着下一步的实验。也许在我的性格马拉松中,天生就有着一种安静的因子,那样并不总是件太好的事。“在人多时候最沉默,笑容也寂寞”。天气渐渐转暖,楼下的花儿全都开了,一切的改变仿佛都只是一瞬间。

E42日,星期六,晴。

大龙邀请我去南京,但我没有去。暖洋洋的周六,在实验室又坐了一天。很孤单,连一件好玩的事情也想不出来,放下手边的实验,无奈地翻看起周洁茹的小说。我想我应该给马姑娘打个电话,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春天终于来到,于感情于事业,总要留下点什么。

E43日,星期日,晴。

春游的幸福人们回来后,实验室从中午开始又热闹起来,我的心情也略微散开了一些。傍晚的时候和任志军看了会儿斯诺克,天才少年丁俊晖拿了冠军,大家都很开心——这种开心和解说评论里的“为国争光”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想不了那么远,烟火绽放后,生活依旧乱成一团黑烟。

不过今晚的确有些开心,因为我发现任志军真是一个很搞笑的人,他什么体育节目都看。这几天放台球,他会在自己开满了Matlab的桌面上,再设法扒出一个小小的realplayer窗口,对着里边撞来滚去的各色小球睁大了眼睛使劲地瞅,不亦乐乎,一脸满足,就像个小孩子那样。

回到寝室,困扰了两天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为什么C 版本的程序结果和Matlab的不一样呢?倒在床上正在郁闷,听见沈敏说他们马上要用VB做个事情。我一下子来了精神:“你们不是最看不起RAD工具吗?”

“呃,VB做开发还是很快的,今天和童强王伟研究了一会儿,比VC方便多了。”

哈,不管是VB还是Delphi或是其它,能有其他人也用RAD,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哎,我是一个多么容易满足的人啊,就因为RAD这个事情,从直博事件到现在,阴郁了十天的心情瞬间一扫而光。

E44日,星期一,晴。

岁月流转,从去年马姑娘说她放弃中医学校的调剂到今天,又是整整一年过去。在这座落寞的城市里,相同的剧本总在不停地反复上演。人来人去,总有二十岁的人,活在美好的季节里。但我却不会再年轻,我依然很孤单,我是一条孤单的、每天游来游去的一条鱼。

最近自己一直在感叹,时光如水,悄悄地带走一切,现在居然连研究生一年级——我提水瓶去二食堂水房打水的那些日子也都远去了,慢慢模糊在秋去春来的记忆里,和曾经熟悉的那么多人一起越漂越远、越来越淡,这真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情。天气转暖,春花烂漫,身边喧嚣依旧,他们逼迫着我不得不去思考一些事情,但到头来,不但午饭越吃越晚,甚至很多时候连个吃饭的伴都很难再找到。又想起陈小春拿着话筒怒唱的“一把年纪了连个爱人都没有”。我想我这会儿过得还不如本科时代,那时至少还能够提着水瓶和老谢一起打水上自习,而现在则只能从楼下买来炒饭拎回实验室,打碎牙齿,混杂着生活的无奈而一股脑地全往嘴里咽。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