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莫扎特传:幻灭(第4章)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7-12-12   

从意大利回来后不久,1772年初,一件事情改变了莫扎特以后的生活:仁慈宽容的大主教西吉斯蒙德死了,他的继任者柯洛雷多来自于一个名门望族,是位心胸狭隘又刚愎自用的亲王;在音乐上,他和约瑟夫二世一样,把意大利喜歌剧奉为正宗,并把宫廷乐队中所有重要职位都给了意大利人。这位主教大人对莫扎特一家人非常冷淡,甚至充满一种莫名的敌意;尽管这位年青的作曲家在国外已有很高的声誉,但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名仆役而已,并且他越是听到别人称赞莫扎特,心里就越是觉得厌恶。他给了莫扎特一个首席乐师的职位,但薪金低得可怜,还不到利奥波德的一半,以此来表示他的不屑,这潜意识里可能是源于妒忌:一个仆人的声誉怎么能超过他的主人呢?他还严厉限制莫扎特外出旅行。莫扎特在萨尔茨堡度过了四年沉闷抑郁的时光,除了有两次受邀去米兰和慕尼黑短期创作嘉年华会的歌剧外,——大主教也是因为不想搞僵与其他宫廷的关系才勉强同意的,但这更增加了他的厌恶情绪。但莫扎特不免有些年轻气盛,两人的冲突愈来愈表面化了。有一次,大主教当众指责他,说他不无学术,应该到那不勒斯去重新学习音乐,不值得给他那么多薪水,这种侮辱几乎是毁灭性的。莫扎特却以顽强的沉默忍受下来了,他既不辩解争论,也不乞怜献媚。这更让大主教恼火,他就是想让莫扎特屈服,但他感觉到的只是越来越强烈的蔑视和仇恨。莫扎特再也无法忍受这窒息的生活:“萨尔茨堡让我感到无比憎恶。宫廷乐师的粗野、卑劣和放荡,使正常的人无法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这儿的人不喜欢、也不尊重音乐。如果我必须和他们共事,那么我首先必须享有充分的行动自由。关于音乐的事,皇室总管也不应该对我指手画脚。”连利奥波德最后对大主教也完全失去了信心,他必须尽快让莫扎特离开萨尔茨堡,而且永远离开!这位顽强的父亲一次又一次去向大主教求情准假,但均被拒绝了。被迫无奈,莫扎特只好以谦卑恭顺的口吻给大主教写了一封信:“由于我们处境窘迫,家父决定让我独自出门。……最仁慈的亲王大人!天下父母总想把自己的子女置于可以自食其力的地位……孩子们从上帝那里获得的才能愈大,一定会更多地利用他们的才能来改善自己和父母的处境,同时也会帮助自己,并考虑到自己的进步。福音书教导我们按这种方式发挥自己的才能。为特伏请体恤下情,高抬贵手,准予离职。……阁下曾慨然宣称我在萨尔茨堡没有什么可以指望,不如到别处去寻找机会,则此次提出请求,当不致引起误会。”没想到一个月后,大主教竟批示道:“为弘扬福音书精神,兹批准父子俩今后外出寻求幸福。”这等于父子俩都被解雇了,那一家人的生活也就失去保障了,而他们以前并未赚到足够的钱,为这次旅行还借了不少债。利奥波德惶恐不安地赶紧又去向大主教求情,好不容易才保住了自己的职位,但莫扎特获得自由了。


这次由母亲安娜陪着莫扎特出外求职,一路上照顾他的生活,这位21岁的青年仍像孩子那样被父母宠爱着。1777年9月23日,母子俩启程去慕尼黑。娜妮尔整天躲在房间里伤心地流泪,利奥波德独自送走了妻儿,一个60多岁的老人还要经历这样妻离子别的痛苦,心里悲伤极了,他写道:“这是我一生中最悲惨的一天。”一家人过去那种幸福美满的生活已被命运无情地粉碎了。只有莫扎特觉得快乐极了,挣脱了大主教的桎梏,就像一只鸟儿从笼中逃了出来,天地是如此宽广,可以自由翱翔!他写信告诉父亲:“我一直处在极好的心情中。自从摆脱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我心里就感到极其轻松!我甚至发胖了!”他还一再安慰父亲:“我们一切顺利。——我们像王子一样养尊处优。只缺少一个人——就是爸爸。好吧,这是上帝的意志。一切都会顺利的。我愿爸爸身体健康,像我一样愉快。我要尽力而为,尽到我的责任。”离开萨尔茨堡,莫扎特感到前途一片光明,他对自己的才能深信不疑,也深深懂得自己对家庭负有的责任。——这是父亲从小就灌输给他的思想。童年时代的辉煌记忆在他心里闪亮起来。他年轻气盛,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


但是,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顺利。到慕尼黑后,莫扎特就去拜访歌剧院经理策奥伯爵,两年前他的歌剧《假扮园丁的姑娘》曾在歌剧院上演,并获得成功,他觉得在这里谋一份差事是大有把握的。但天真的莫扎特不知道,他和大主教柯洛雷多不和的事已经传到这里,选侯帝马克西米利安对他已经心存芥蒂。在策奥伯爵的帮助下,莫扎特觐见了选侯帝,但他求职的请求被拒绝了。在给父亲的信中,他描述了第一次求职的情况:


“选侯帝走到我跟前时,我说:‘大人,请允许我最恭顺地匍匐在您的脚下,为您效劳。’


‘这么说,你是从萨尔茨堡来的啰?’


‘是的,大人。’


‘为什么呢?不是答应给你增加薪金吗?’


‘完全不是这样的,大人。我只是请求允许我外出旅行,可他拒绝了我。因此我只好采取这一步骤。虽然我早已想离开,因为萨尔茨堡不是我久留之地。我已三次去过意大利,写了三部歌剧,成为波伦亚音乐研究院院士。这可以证明,我有能力在任何一国的宫廷里效劳。但是我唯一的愿望是为大人您效力,因为您酷爱……’


‘是的,我亲爱的孩子,不过现在没有空位。我很遗憾,要是哪怕有一个位置空缺也好。’


‘请大人相信,我一定不会让慕尼黑丢脸。’


‘是的,但这没有用。我们一个空缺也没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走开了。”


莫扎特并未感到多少失望,他还未尝到生活的艰辛,对前途充满自信。他举止温文尔雅甚至谦恭柔顺,但神态间仍透露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力量。天才的光辉总是灼人的,它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尽管朋友们再三挽留,他还是决定离开慕尼黑。他对轻佻华丽的宫廷歌剧越来越反感了,看到剧院里总是上演那些粗制滥造改编的作品,心里就燃起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热烈愿望”,他渴望写一部真正的德国歌剧,而不是为生计而到处奔波忙碌。尽管前途未卜,但他的头脑里充满了乐观的憧憬:“如果我能为德国国家剧院出一把力,我的声望该有多大!在我的帮助下,它一定能够获得成功。……我热切地渴望着写另一部歌剧。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但在我真正动笔写以前,可能还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以前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我想我应该接受它。如果那时我还找不到一个职位,那时我可以返回意大利。我曾为那不勒斯作过曲,到处都需要我。……不要写得太多倒是真的,但反正要写出一些东西来;它们会给我带来比在德国开一百次音乐会成就更大的荣誉和名望。当我有音乐可写的时候,我会感到愉快,因为这毕竟是我惟一的爱好。”他渴望再到意大利去,在那里他获得过真正属于音乐本身的荣誉,但这个梦想却未能实现。时过境迁,但他还沉浸在过去甜蜜的记忆里。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莫扎特传:幻灭(第4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莫扎特传:幻灭(第4章)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