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读后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读《回归真教育》有感

发布时间:2014-12-04   来源:读书笔记

牛旭毅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过的话。这句名言道出了教育的真谛。然而,在具体的教学工作中,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做这种“真教育”呢?梁好先生的《回归真教育》一书为我们做出了回答。

梁好先生是安徽省的小学高级教师、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宿州市政府首届兼职督学,他从特殊教育做起,用一种天然的博爱情怀打量着当下的教育,最终成为了一名教育专家。在这本书中,梁好先生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为我们道破了真正的教育是什么,而不是什么。

“真教育”要符合青少年成长的规律,不揠苗助长,要让孩子成为孩子。正如法国著名教育家卢梭所说:“在万物的秩序中,人类有它的地位;在人生的秩序中,童年有它的地位:应当把成人当做成人,把孩子当做孩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秩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成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

但是反观我们现在的社会,又有多少个孩子能够安安静静地做个孩子?君不见,那些在电视选秀节目上穿着成人装束有板有眼地演唱爱情歌曲的小男孩;君不见,那些在某些老师的指导下用成人口号式的表态进行演讲的青少年;君不见,那些网上疯传的两三岁就开始看新闻联播、七岁读《人民日报》的五道杠少年······而又有多少家长将孩子的童真当成幼稚,又有多少老师讲孩子的可爱看成平庸?正是看到了这些现实,梁好老师呼吁我们要让每一个学生获得自由的成长,没有人为的修饰,没有刻意的雕琢,要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成为最好的最真实的自己。

“真教育”要求教师成为淡泊名利、热爱教育、一心装满学生的真实的教师。梁好先生给读者讲述了两位在孤岛上坚守教育三十余年的老师的故事。他赞扬她们说,教育对她们来说是一种责任,一种良知,也是她们最大的价值体现。但是现在,由于市场经济和社会思潮的冲击,又有多少人像那两位老师一样简单地从事着这高尚而伟大的教育事业呢?

不可否认,现实的教育环境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也许制度有缺陷,也许管理不足,也许条件有限制。然而,只要教师心中的教育理想不灭,那么一切都可以改变。梁好先生呼吁,教育是崇高而神圣的事业,容不得半点懈怠和玷污,在社会急剧变化的今天,我们的教育应当去除杂质,出淤泥而不染,回归本真的简单与朴实。

“真教育”呼吁学校成为真正的学校,成为一片鸟儿自由飞翔的天空、一方鱼儿自由生长的清澈池塘,而不应是应试机器的加工厂。梁好先生从学校标语、口号的细节出发,呼吁学校在校园文化方面为学生提供自由成长的土壤,而不是应试教育的氛围。比如“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励志口号,虽然可以激励学生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但是这样的“死学”其实是应试教育的真实反映,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教育行为,违背青少年的身心发展规律,不利于学生的全面发展。

其实,类似的标语在我们四中也出现过。去年入职培训,在高三某班听课时,无意中看到了这样一条雷人标语——“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能长眠”。尽管它的初衷是让学生珍惜时间,但是这样的表述方式和语气也未免太重了吧?难道到了高三就不能劳逸结合,为了高考,宁可累死也值得?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以摧毁身体为代价取得高分的教育,是科学的教育吗?

后来我有意识地观察了八角楼的标语,不出所料,又发现了一条有意思的标语——“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也许在古代,这样的励志标语无可厚非。但是在现代化的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这样一条标语:在无人问津、寒窗苦读十年之后,通过一次成功的考试被天下人知晓,这就是我们所倡导的幸福观吗?这样的幸福固然可以激励学生努力学习、备战高考,但是仔细想想,成功就是为了出名吗?这样的标语,是不是功利化的色彩有点浓?国家前不久公布的新高考改革方案明确指出,以后的高考要淡化成绩指标、注重综合素质,这无疑也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

读罢此书,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梁好先生从我们习以为常的现象出发,用第三只眼看出了其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这些问题,也许我们曾经也发现过、痛恨过,但自己有时候却不自觉地做过这些事。东晋诗人、辞赋家陶渊明有句话说得好——“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那么,就让我们从今天开始,摒弃杂质,去伪存真,不忘初心,遵循教育规律,顺应学生成长,做一个纯粹的真教师,让教育回归它的本真面目。(郑州四中2014年读书比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