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在北京的日子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2-05   

“在北京的日子”,字里行间一看就是外地人写的关于“北京”的小自我“情绪”,嘿嘿。在北京,有很多人别井离乡的来到这个城市,有人在这里打拼、奋斗,有人把工作安放在这里,有人把爱情安放在这里,也有人把梦想安放这里,有人失去,有人收获,可依然有人存在着。在北京的定义众说是“北漂”,听得多了就渐渐有些麻木不仁了,就渐渐忘记了“外来务工者”这个标签。我在北京5年多了,我感觉更多的其实是不经意的,其中包括时间。说起来选择来北京,就是这样的。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北京的这些年,会有这么一天,让我终于重拾过往,串联起所有似水流年背后的那些经历。时光可能在不经意里悄悄的流逝了,但那些刻骨的点滴之间的,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关于家庭,关于感情,关于梦想和现实的,以及我在北京的日子里想的最多的,得失之间,一丝回忆一份总结,关于明天,至少是在路上的一面镜子。

一:那一年,疼在山西。

从学校步入社会开始踏入人生的转折点,记得那是2005年。第一次远离家乡,头一次坐火车随父亲去了山西晋城,做好了万分的吃苦准备,来到了煤矿上。虽然早已逾越心理障碍,但来到晋城还是着实吓了一跳。在一个叫上村的偏远山村里,一个私营煤矿上,我脱掉了颜色绚烂的衣服,换上了厚重的深灰色煤服(专门适于煤矿井下作业工人的一种服装),脚穿深茼水靴,腰跨灭火器、蓄电池,头戴安全帽和矿灯,我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井下开绞车。说起我工作,其实是井下作业最轻松最舒适最安全的了。从地面乘升降掉罐绞车下将至300米的井下,穿过一条2000米七拐八拐的半圆形隧道(结构类似铁路隧道,一不小心就会迷路的哦),经过无数个衔接支架的木头支架(因为煤矿开采用炸药炸开过后煤矿石被运出地面后,防止空旷断面二次塌陷,工人用木头简易支撑的木架,主要起固定煤层表面松动的作用),在隧道最尽头距离挖掘开采作业区300米处便是我的工作区域。

我的主要工作内容是这样的:根据生产挖掘进度,工作分为三个班组,我随父亲所在的班组是堂叔的队伍,因为有"关系",说起来我是饱受优待的,但尽管如此,每天的工作却跟所有这个工种一样。我工作的对象是一部绞车,其实如其说是绞车,还不如说是一个卷线机。两个直径1米的大圆盘之间靠一个铁制轴心衔接固定好,配上电机连接电源,通过墙上悬挂的按钮开关,将一根500米长的粗铁绳栓在作业区装好罐的罐车上(专门用于矿井下作业运送矿石的一种罐车,形似铁路上货车货罐,装满矿石重约3吨,一般随作业进展程度连接的数量不等,大部分7至10个罐构成一组,一趟车重约20吨至30吨),然后将这些满载煤矿石的罐车通过电力拉动绳索拉送到绞车后方备货区,再交付上一个绞车以同样的方式循环拉送运至地上。看似工作是简单的、甚至是机械性的,但操作重点却是难度最高的:因为井下隧道只有作业区才有电源灯光照明,其余隧道包括绞车提货区都是没有灯光的,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唯一用来照明的工具就是头戴安全帽上一根线连接着腰上蓄电池的那盏矿灯。矿灯是煤矿井下作业的工人的第一生命,所有作业指令、紧急信号传递都是由那盏矿灯来完成的。我每天工作就是接到作业区提货的指令后摁下开关,再手拿一根1米长的铁棍拨动绞车上的钢丝绳,因为钢丝绳遇重力拉引久了往卷轴上卷会打滑偏向一侧,这样会造成绳子打结,极易发生安全事故,也很容易罐车翻车带动钢丝绳连人一起被拉引卷进轴心里,所以通过拨动钢丝绳让其均匀缠绕在转动轴心上,这是一件看似简单却十分考验耐心和心力的一份工作。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让人觉得要命的是,在那样长的一条隧道里,湿气大温度低,黑乎乎周遭环境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别,人置身其中就会不由自主的只想睡觉。人一犯困精神就无法集中,又操作着一台可能随时会出事的装置,危险是无时无刻的。

常常自我安慰,我是偏远农村的孩纸,父辈们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勤劳踏实、默默无闻让我从小吃苦长大,上学。一想到为什么会去到山西,就会自豪的想起那段初衷。那年17岁,家在高山上,不通电,不通路,父辈们靠土地吃饭,土地却贫瘠荒凉,家里没有主要的经济来源,让我们兄弟上学,父亲每年都会随大多数人一样,去山西煤矿挖煤,父亲就这样支撑着家里全部的生活重担,条件艰苦环境恶劣,父亲却总能积极乐观.愈是这样我愈是觉得对不起家里,于是我毅然随父亲去了山西.那时侯我想,我走入社会了父亲母亲就不会那么辛苦了,我也会减少他们很多负担了.(尽管直到今天我依然不为当初这种选择感到后悔,但心里却时常因为上学上的少而甚觉遗憾,因为过后几年里发生很多事情,一想到没能好好的读几年书而心里有种隐隐的疼...).

在山西的日子,简单枯燥却一直都在坚持.虽然辛苦,危险但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或是难过.尽管在那我只停留了5个月时光,但那段经历是我社会经历的开始.依稀记得那年的秋天阳光狠暖和,上夜班早上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出矿井来到地上面的时候,全身上下除了眼睛里能看到瞳仁的半丁点儿白色之外,全身都是一层弹了落尘的黑色.连着饿了冻了八九个小时,意味着工作透支体力了这么久,这时候的早上如果各种机械设备不出故障的话,当爬出矿井的那一刻总能看到冉冉升起的太阳,每当这个时候是最幸福最温暖的时刻了,我们会无比轻松的卸下所有的装备随便找一空地迎着初阳躺下来就能睡着.那段日子里给我感受最深的,是太阳,这么说其实是有个心理原因的。记得有天下午一位年长的工友大哥在随我们一起乘升降绞车要下到井底的时候,太阳近于夕阳的余晖把那个下午的矿上染成满满的一大片金黄色,那时候太阳昏黄从远处的山峦慢慢往下落,我们"全副武装"挤在一起等着绞车的开动,这时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全部朝着太阳"掉下去"的方向望。这时那位大哥说"哎,一天这么危险,今天看到太阳落下去,不知道明早下班还能不能看到太阳升起来啊……"瞬间狭小的绞车间里变得安静起来,一片叹息声……

也就是那个晚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晚上。隧道里异常的寒冷,机械故障不断,导致开采作业面也迟迟没有货,我负责提货却守着绞车机等着,于是我跑作业面看了两趟回来继续苦等,漆黑的隧道里,静悄悄的,寂静加上潮湿,加上无所事事,再夹杂着些许不支的饿意,让我很快就依着绞车旁的煤层墙面睡着了。恍惚之间我觉得自己去了遥远的时光隧道……终于在凌晨3:00多接到了作业面提货的呼喊声及灯光信号,伴着极度不情愿的困意坚持的睁开睡眼,我右手拉下了墙上的电闸开关,仿佛在梦里看到绞车圈线轴上粗粗的钢丝绳渐渐随着牵引力被逐渐拉直……时间慢慢的慢慢的,我像是在梦里仿佛能听到表钟秒针嘀嗒嘀嗒清脆的回响。突然觉得左手被什么东西突然猛的推了一下,兀的极力的张开眼睛,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在北京的日子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在北京的日子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