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塔克创] 逢うたび好きになって

发布时间:2015-05-03   来源:读书笔记

幸平创真睡着了。

他就那样靠在电车内座位旁边的扶柱上,仰着头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上去睡的很浅。随着规律的呼吸他的身体也轻微地起伏,抵在椅背上的脑袋开始有了下滑的趋势。塔克米?阿尔迪尼坐在他的左边,不由自主地摆好姿势双手放置在大腿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塔克米挺直背脊,偏了偏头偷瞄幸平创真的脸——还在睡。他沉默的嘴角甚至开始慢慢成弧,睡梦中形成的温暖笑意让整个世界渐渐沉静。塔克米不禁握紧拳头屏住呼吸,生怕这样如梦如幻的时光在下一秒支离破碎。这个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就连吸入的空气都变的甜美起来。

空荡荡的车厢中,塔克米侧着身子向前方移动了一厘米,接着是两厘米、三厘米。他有想过这样的场景,但现实中遇到了果然还是无法让心脏平息下来。安在胸口中的这玩意儿跟钟可不一样,停了可就没办法再修好了。他知道这个样子的自己很可笑,但是此刻紧张的快要窒息的心情只有他一个人知晓。好的,在往前一点、就一点——

下一秒,视线捕捉到他们两人面前浮现出的人形黑影。自己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黑影的轮廓便渐渐清晰起来甚至自然地弯下腰去亲吻幸平创真的脸。随后幸平创真便缓缓抬起上眼皮,摸着被亲到的地方歪了歪头。

“——不快一点行动的话,就会被别人抢走哦?哥哥。”

“什、你——”

“伊——伊萨米?!”

塔克米?阿尔迪尼猛地从床上挺起上半身,刚才那可怕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他不停地喘着气,这回倒是真的要在现实中窒息了。 真是一个可怕的梦,惊悚程度不亚于在晚上看到美作昴浮现在窗边的脸。心脏的鼓动如同定时炸弹的倒计时一般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塔克米用手揉着头发,顺便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没事吧?哥哥。”闻声而来的伊萨米在门外打了一个哈欠,“大晚上的叫的这么吓人,不会是做噩梦了吧?”

“……”

简直是今年噩梦排行榜之首。

“怎么又没声儿了?哥——?不会哭了吧?”伊萨米敲了敲门。

“谁哭了啊!是的,刚才做了一个超可怕的梦。你竟然把幸平——不对不对,你这家伙竟然敢对幸平……唔啊啊啊刚才那是什么啊!”

“什么情况,'幸平'?幸平怎么了吗?噩梦的话,幸平被人抢走了吗?”

“是啊!等、不对!伊萨米你不要乱说,幸平又不是我的。”

“这样,可是我刚刚已经给幸平发邮件了耶。”

塔克米在房间内听到了邮件送信的声音。

“你是上一秒才发的吧!伊萨米!”

“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伊萨米偷笑的声音透过门传了进来,“哥哥就先好好睡觉吧,明天——嗯,今天早上还要和幸平出去呢,噗。”

莫名地感到无力的塔克米已经无心去理会这幸灾乐祸的发言,在听见对(医院点评)方离开的脚步声后便放松神经。他猜想着伊萨米刚刚敲打的邮件内容,心里只有不好的预感。看来,这都应该怪刚才做的那个梦。他听说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这种规律或许因人而异,如果只看前半部分的话,说来也不好意思,那确实是平时自己不着边际的臆想。不过后半部分就——自己平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身体向后仰去陷在床中发出扑通的声响,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时间流逝。浮现在脑海里的,偏偏又是幸平创真的脸。那个让自己的学园生活变得波澜起伏的男人,现在又会做着怎样的梦呢。塔克米叹了一口气,右手覆上自己的眼睛。怎么搞得跟个少女似的,再说了,先找上他的貌似是我这边来着。就这样,太阳在他的七想八想之中逐渐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由于整晚失眠,塔克米只好早早起床穿好衣服顺便打理仪容。如果伊萨米所说的是真的的话,那自己也只好勉为其难地跟幸平创真出门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顶着淡淡的黑眼圈,不由自主地拉低了帽檐。

“哥——?”伊萨米确认了门外的人后便过来喊塔克米,“幸平在外面哦。”

“……哦。知道了。”

塔克米起床的时候,伊萨米也差不多刚醒,所以两人便一起解决了早饭。然后伊萨米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嘛,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但现在看来——搞不好他是和幸平聊天去了。莫名其妙的,心情变得低落起来,明明被那个人所注视的存在,应该是自己才对啊。塔克米这次用右手覆上了自己的额头,心跳的频率开始不受控制地上升。怎么又来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转过身,再次拉低了帽檐,这样一来就看不见对方的脸了。他走到门口打开大门,刚准备向幸平创真打招呼,对方就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帽檐向上抬了抬:“哟,塔克米。”

接着幸平创真盯着自己的脸顿了顿,好像在思考什么般偏着头。由于几厘米的轻微身高差距,塔克米的视线停留在对方的锁骨上。并不是因为自己太过在意或是身高太矮,而是随着幸平创真越发地向前倾,领口也渐渐向前霍开着,接下来能够偷瞄到的,可就不只是他好看的锁骨——

“幸、幸平,你的领口会不会太开了一点。”塔克米干脆取下帽子侧身放回屋内,回过头后向前迈了一步,“身为一个料理人,平时的仪表也要好好注意才行啊。”塔克米条件反射般将眼前的人的领口部分用食指和拇指提起来向后扯去,直到领口的弧度停留在对方的脖子处时,他才满意地停手,“这样就好了,以后也要注意一下。不然的话……会、会很冷!”

“哈啊……”幸平创真低头看着被整理过头的领口慢慢下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半眯着的眼睛连眼角都是温柔的笑意,“可它还是滑下来了啊,这怎么办?”

“……”

塔克米怔了怔,随后用手背蹭了蹭发烫的脸:“那就没办法了,虽然很可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