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诱惑法国 读《非暴力沟通》有感 修心三不 女人出轨,我何去何从 理清概念之间的联系 开学三

读鲁迅先生《复仇》有感

e层楼   发布时间:2015-05-16   发布者:游客*

最近几年好像经常会在网络上看到这样的一些新闻:“老人倒地多时竟无人扶起”,“摊贩被无良城管殴打无人帮忙”或者这样的一些词:旁观者、冷漠之类的。有时候会想难道真的是社会进步了人情却淡薄了么?好像又不完全是。。。。。“看客”这个群体在鲁迅先生的文章中就不止一次地出现过。

记得中学的时候,不管是念几年级,每次学习鲁迅先生的文章前,老师总是会用很长的时间来介绍先生的生平,内容大致也都是一样的。不知道是因为先生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还是因为我潜意识里对于这种复杂冗长东西的拒绝,脑海里对于这些生平简介仅仅存有模糊的印象,只有“弃医从文”这四个字记得相当清楚,大概是觉得人生中拥有这样的一个情节实在是富有戏剧性吧…

鲁迅先生本是在日本学习医科,在医校学习一年以后,便从学校退学,他本人也曾在《藤野先生》一文中也提及此事。有资料是这么说的:“有一次,在上课前放映的幻灯画片中,鲁迅看到一个中国人被日本军队捉住杀头,一群中国人却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看热闹。鲁迅受到极大的刺激。这使他已经认识到,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要改变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悲剧命运,首要的是改变所有中国人的精神,而善于改变中国人的精神的,则首先是文学和艺术。于是鲁迅弃医从文,离开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回到东京,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筹办文学杂志,发表文章,从事文学活动。”鲁迅先生认为“救国救民需先救思想”,弃医从文是希望用文学改造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先生的一生也确实是在拯救中国国民的精神。

看客心理,是鲁迅先生文学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的主题,他把它作为国民性批判的一个切入点,写进后来的许多作品中去,看客将杀人、革命者遇害当成戏剧和热闹来看,将祥林嫂的痛苦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来对待,暂不谈理性,民众全无一点人性和温情,收录在散文集《野草》中的两篇《复仇》里面对这一主题也有很好的体现。

《复仇(一)》中首先出现的是热血奔流的两人“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见此情景,一群无聊的路人们“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抗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拚命地伸长颈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豫觉着事后的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鉴赏“他们俩”即将要进行的杀戮,然而他们终看不成戏,于是陷入极度的无聊之中,“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乐趣。”这一篇文章中对于战士和看客的描写实在是淋漓尽致,看客总是在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时极其兴奋,可以从各个地方聚拢来围观,无戏可看时,路人们“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而战士“干枯地立着;以死人似的眼光鉴赏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文章中鲁迅先生对于这两种人的爱恶偏向表现得也很明显,看客衣着华丽,不愁生计却有闲无聊,内心空虚,毫无思想,战士虽赤裸着,但是周身都有热血在奔腾。对于看客的描写,都入木三分地体现出他们的愚昧、可鄙以及对于世事的麻木和盲目,这些都让人感到可笑和担忧,而战士他们是觉醒的,有热血的,宁愿自己干枯也要警醒世人。

《复仇(二)》中对于耶稣蒙难的悲剧性描写,也批判了群众精神麻木程度之深。他把耶稣进行了再创造,面对死亡,临危不惧,“痛的柔和”,“痛的舒服”,“沉酣于大欢喜和大悲悯中”,这是一个勇敢却孤独的革命者的形象。

中国人从古至今好像都遗传着这个毛病,现代社会,社交网络发达,“围观”好像成了中国网民的一个常态,一旦有什么事件发生,“围观群众”迅速到达现场。

但是回头想想,战士和看客好像是所有社会形态里都存在着的两个大群体,一个社会或者说一个组织团体里面总有先知先觉者,也总有高高挂起者。鲁迅先生也还说过: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单是说不行,要紧的是做;空谈之类,是谈不久,也谈不出什么来的,它终究会被事实的镜子照出原形,拖出尾巴而去;杀了“现在”,也便杀了“将来”。先生对于看客心理的担忧,在当今看来也还是存在的,可我们以一己之力能怎么办呢?如果每一个人个人都开始对于“不关己”的事情多一点儿关心,默默围观之余多一点儿真心,大概就会不一样了吧……

发布者资料
公司名称:
联系人: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读鲁迅先生《复仇》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鲁迅先生《复仇》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