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读《返璞归真(纯粹的基督教)》有感之七----基督教的婚姻观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6-25   

《返璞归真(纯粹的基督教)》有感之七----基督教的婚姻观。刘易斯说:基督信仰为性立了一个道德标准,称之为贞洁,属于德行。贞洁是基督教的诸德行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件。但圣经对此规定得相当严格:"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来13:4)人若结婚,便须对终身伴侣百分之百忠实。我们人在本性上似乎很难做到,若非基督教的教训有问题,便是我们的性欲本能已被误用,逸出了轨道。从基督徒的立场来说,今天的确是人欲横流,逸出了轨道。许多人不能认真遵守基督教的贞洁规定,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无能做到(没有试过就这样想)。我们都知道,要做到完美无缺的贞洁,就像完美的爱一样,不能全靠人力来达到。你一定得求上帝的帮助。即使你祈求了,你会觉得你所要的帮助迟迟不见来;即令来了,也远不够用。别担心,每失败一次,应求上帝宽恕一次,再鼓起勇气来试。上帝给我们的帮助,常常不是我们所求的德行本身,而是不断去尝试的那股力量。因为不管贞洁(或者勇敢、忠诚等别的德行)如何重要,这种不断尝试的过程成了锻炼我们灵力的机会。坚强的灵力比什么都重要,它可以消除我们对自己的幻想,教导我们倚靠上帝。我们一方面学习到:即令在我们自以为坚强的时刻,也不可以倚靠自己;另一方面也可学到:即令在最软弱的时刻,也毋需灰心失望,因为上帝不会因我们尝试失败而责怪我们。唯一不可挽救的失败,是我们放弃努力,满足现状,不再追求完美。有人误以为基督徒视不贞为最大之恶;肉体的罪是恶,但不是诸恶中最大的。最坏的取乐全属灵性上的。坑害人,作弄人,摆架子,扫人家的兴,背后说人长短,乐此不疲,玩弄权力,以及以仇恨为乐都是。我们里头有两种力量,在我们力图做个"人"的时候,不断来破坏我们的努力。一个是动物的我,一个是"魔鬼"的我,后者为二我中更坏的。这是为什么一个冷漠、自义、外表一本正经的人,尽管常守礼拜,会比娼妓更近地狱的道理。但最好是两者都勿为。没有从贞洁的角度探讨这个摩登看法前,我们应该先从公正的角度来讨论。公正包括守信用、守诺言。凡是在教堂里结婚或公证结婚的,都庄严地公开承诺过,愿意和他(她)至死不分离。信守诺言是一个人应尽的义务,和性道德无特别关系。婚姻方面的诺言和任何其它诺言一样,必须遵守。也许有人会说,教堂里许的诺言无非一种形式,无意当真。那么,他作出这种不算数的诺言,到底想骗谁呢?欺骗上帝吗?那就很不智了。欺骗他自己吗?同样不见得聪明。难道想欺骗新娘、新郎或者对方的父母?那简直是大逆不道!据我看,这对新人(或者其中一位)希望欺骗的是大众。他们不愿付代价,却想得到那份面子,那个随结婚而来的地位。他们是骗子,蓄意骗人。要是他们厚颜无耻,以骗为乐,我无话可说。对根本不想诚实做人的人,何必跟他们谈贞洁的大道理?要是他们恢复理智,想、诚实做人,那他们已许过的诺言应有拘束力,而这便进入了公正的范围,不再属贞洁。一个人若不尊重婚盟乃一生之事,那最好别盟誓旦旦;与其不打算信守,何不干脆同居做对野鸳鸯!说婚姻关系能维持下去的原因只是因为"在相爱中",则结婚便非盟约,也非信诺。要是相爱等于一切,诺言有无毫无关系。如果毫无关系,何必作此婚诺。奇怪的是,真正彼此相爱的恋人,比只谈谈爱却不真爱的人,更明白这一点。英诗人兼史家契斯特顿(GK0 Chestert>而一个人恋爱时作出的诺言,因为是相爱而作,便应向所爱的一方信守至死。即令他已不爱对方,也有义务持守。一个人做得到才承诺:没有谁能承诺长保某种感情,那等于答允人永不患头痛,或者永远感到饿。你也许会问,既然两个人不再相爱,让他们留在一起又有什么用处?有,有好几个正当的理由:可以给子女一个家。可以在男人厌倦了妻子时,保障这女人不遭遗弃(这女人很可能因为结婚而牺牲或损害了自己的事业)。但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这理由很充份,只是颇难说明。我们说人"在相爱中"是一种美丽光辉的情景。这情景在好些方面对我们有益,因为爱令我们变得慷慨,变得有勇气,不止让我们看见被爱的一方的美质,也使世界上一切都美丽起来。有许多东西不及爱来得好,也有比爱更好的事。你不可以将爱当成整个生命的基础。爱情是一种高贵的感情,但仍属感情。凡是感情便不能永保浓厚到极的状态,或者永维不坠。知识可以永存,原则可以永保,习惯可以长留,但感情之为物有起伏,有升沉。停止在"相爱"中,不等于停止不爱对方。因为不只是一种感情,而是有决心来保持,用习惯来加强的两情深深的结合。这种爱,若为基督徒间的婚盟,在双方都向上帝祈求而获得的恩典中,日趋坚强;他们即令在不喜欢对方峙,仍可以有这种爱,就像你不喜欢自己时,仍爱自己一样。即令在双方有与别人"相爱"的那种倾向中,二人仍可维持此爱不变,因为"相爱"所以能让二人盟誓忠贞;而现在这种更深沉的爱,则令他们信守盟约。婚姻必须建立在这种爱的基础上,"在相爱中"只是点燃这种恒久之爱的火星。关于基督教的婚姻为一生永远盟约的教义,已经说了不少,还有一些更不受欢迎的教义应该在此一提:基督徒妻子须答允顺服自己的丈夫;在基督教的婚姻观里,男人是女人的"头"。这就引起了两个问题:1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头,为什么不可以男女平等?2为什么由男人来做头?1婚姻需要一个头,是由于婚盟乃一生的永约。当然,只要夫妻双方同意,头不头的问题毋须发生。我们希望这是基督徒婚姻的正常状态。要是双方发生异议,结果会怎么样呢?大家坐下来谈。我现在假定双方谈过,却达不成协议。那么下一步该怎样走?不能靠多数票来决定,因为只有两个人。因此只有走下述的两条路中的一条:二人再离婚,各走各的路;要不然,二人中必有一个有权握有那决定的一票。婚姻若为一生之事,双方中的一方到最后必须有决定家庭政策之权;永久性的社团不能没有一个法规定。2假如一定要有一个头,那为什么一定是男人?对,第一,是不是真有人希望由女人来当头呢?我说过,我自己没有结婚,但据我所知,即令女人希望做一家之头,通常也不会羡慕邻舍由女人当家所出现的情况。她很可能会说,"甲先生真可怜,为什么让那个气势汹汹的女人来管他,她那种做法简直匪夷所思!"我甚至不认为她听到人家称赞她做"头"做得好时,会觉得有面子。由妻子来管丈夫,一定有其违反自然的地方,因为做妻子的觉得这样做大失面子,也看不起乖乖听话的丈夫。[!--empirenewspage--]不过,这之外还有一个理由,而我是站在一个未婚男士的立场坦白道出。因为由外面人来说这个理由,好过身历其境的人。一个家庭与外在世界的种种关系一一也许可以叫做外交吧一一到最后关头,必须靠男人;因为在外人眼中,他一向如此,通常都是如此,比女人更公正。一个女人主要会为了自己的子女和丈夫跟世上其余部份的人奋斗,因此,很自然地,也很合理地,子女和丈夫的利益高过其它利益,因为她是他们的利益的特定受托人。丈夫的职责是不让女人这种天性上的喜好太过露骨,他为了保障他人不受自己的妻子这种强大的爱家主义所损害,应该有最后发言权。若有人怀疑我所说的,让我向他提一个简单的问题:要是你的爱犬咬了邻居的孩子一口,或者你的孩子伤了邻居的狗,你立刻要应付的是那一位,是隔壁的男主人还是女主人呢?又假如你是位已婚的妇人,且听我这个问题:你尽管很尊敬你的丈夫,你遇到这种事,会不会说你丈夫的大毛病就是软弱,不能主张自己的权利和妻子的权利,不肯拚全力把责任都推到邻居身上?男人做的是和事佬的角色,不是吗?读后有感:仿佛人人都喜欢做头,头有什么好啊,离了眼睛其实就是个球,离了鼻子其实就是一段木,离了嘴巴其实就是块砖,离了耳朵其实就是个满是洞的锅。况且还要担责任,有啥了不起的,谁稀罕谁拿去。其实头是担当,是责任。男人是女人的头,这是神赋予男人神圣的职责,是不争的事实,是颠覆不破的真理。但总有些人试图挑战圣经的真谛,许多女人总是问,凭什么?我不知道,去问圣经。女人要能担起这个世界,男人又何乐而不为呢。我想,应该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找一个太监般的奴才做丈夫,否则泰国人妖也无所谓“人妖”了。女人总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总喜欢指挥男人,总认为男人就该赤裸裸地坦露在女人面前,总是怀疑男人是否有隐私,是否在外面有情人,包二奶,藏小金库;总是将自己的丈夫与别人比,总是嫌自己的男人没本事,把面子看的比家庭更重要。所以许多家庭是被夫妻各自相互逼出来,推出去的。信是一个基督徒的基础,也是一个个家庭的基础,没有了信一切都无从说起。一个女人眼中无丈夫,心中何能有神。一个连自己家庭丈夫都不相信的人,谈何为头,谈何相信主、相信神。在女人眼里,男人、丈夫、家庭到底是什么?与其相比,头又算得了什么。家庭是神给人最宝贵的赏赐,我们应当珍惜和维护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在一个家庭中,其实男人或女人谁做头并不重要,因为他只是一种分工,一个象征,家庭没有上下等级。能者多劳,取长补短,互利共赢,搞好家庭才是重要。纵观今日社会,家庭里争头抢功、缺乏爱心。婆媳紧张,夫妻离弃、父子反目,兄弟殴斗,离婚率高居。教会内,教派横流,即使同一教派里的做“头”纷争也同样刺刀见红。人们都在为谁做头而争执着,但却又如一群无头的苍蝇,群龙无首,缺乏基督时代使徒般的领军人物和时代精英。有谁能真正成为领军教会和众教徒的“头”,唯有基督。几个女人不霸道,几个男人真为头。告诉你一个秘诀,千万别想改造女人,更不要希望与女人讲理,因为家本身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女人也不是讲理的人。彼此相信、互相敬爱才是婚姻成功的秘诀,才是家庭和婚姻真正的纽带。近期,江苏卫视《超级演说家》嘉宾陈铭的《女人永远是最佳辩手》中有段话:男人总是输,那是因为男人总是讲道理,我有一个饱经沧桑和血泪的小小忠告,告诉在座所有男士,就是()当你面对女人的时候,你永远永远不要试图讲道理。人生的辩场上,女人永远是最佳辩手,男人总是输,女人总是赢,那只是因为-----爱!女人撒撒娇,闹闹小性子,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但对明知有错,坚决不改的任性恶习,男人也要勇敢的说“不”,否则,一味姑息,必会重蹈亚当纵容夏娃犯罪的老路。当然,女中也不乏有巾帼英雄。今年春节,台湾出了一个 “武则天坐天”的国运签,令诸多支持者相信此签隐喻台湾将有史上首位女总统的诞生。目前年台湾大选已铁定国民党“总统”参选人洪秀柱PK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可谓小辣椒炒空心菜,台湾有史首位女总统即将诞生。武则天是67岁登基的,洪秀柱今年同样67岁,年1月台湾大选,也就是今年农历12月,按中国人的年龄算法,洪秀柱还是67岁,这样看来,洪秀柱是否真是“真命天子”,还看天定。近期,由著名战地摄影记者操刀的蔡英文黑白照片上了最新一期《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照片光影对比强烈,引起许多网友热议。从照片看,缺乏一种柔和感,缺乏武媚娘的秀气。但有着某种的霸气,倒有点像慈禧。无论怎么说,看来今年女人当家,“武则天坐天”已是定局。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读《返璞归真(纯粹的基督教)》有感之七----基督教的婚姻观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返璞归真(纯粹的基督教)》有感之七----基督教的婚姻观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