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行吟大地的诗人---读姜桦诗集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7-09   
行吟大地的诗人 ---读姜桦诗集有感雨;夏日的麦浪万顷、芦苇青青;秋天大片大片的向日葵野菊花,如大地金光闪闪的灯盏,那沿海滩涂的红蒿如火,麋鹿、牙獐在灌木丛自由地奔跑;冬天可见由黑龙江迁徙而来的千只野生丹顶鹤在雪地引吭高歌,或者翩翩起舞。通过那些诗句,从此让我记住了,一个美丽而诗意的“东方瓦登湖”! (二) 《老吉他》与《男朋友》是姜桦最早出版的两本书,时间分别在1990年和1991年。与最近的诗集放在一起。仅仅是外观上就有着很大的差别,更别说内容上的不可同日而语,毕竟是相隔了近30年作品集,两本书,看起来都是小巧而单薄,纸张也早已经发黄,书脊上锈迹斑驳。但是,当我小心翼翼地翻开那些写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我的心是欢喜的。因为在这里,让我重温了一种叫做青春的情怀。
按时间推算,那时候的姜桦才二十几岁,正是朝气蓬勃的时期,很多人在年轻时候,都会有一个或大或小的文学梦,只可惜到后来不是半途而废,就是渐行渐远。在那个年龄段,我惊叹于姜桦对诗歌的天赋与热爱,那些朴素自然的语言,流淌着一个少年纯真而执着的梦想,并且笔耕不辍,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对于一个业余诗人来说,成绩是显著的,同时,时间也见证着一群热血青年在狭窄的人生路上拼杀出一条灵魂与现实的诗歌秘境,以及历久弥坚的高尚友情。他在每一篇诗歌下面几乎都记下了写作时间与地点,详细记录着自己的成长轨迹,这不仅是一种写作方式,更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这些一定与一颗细腻柔软的心有关吧?
翻开《老吉他》,第一章的“长笛独奏”,在《听雨江南的某个夜店》里,诗人写道:“无意间却将鼓鼓的行囊碰翻 / 油污的衬衫流浪的袜子/ 还有我脚上的水泡 / 在疼了。呵不听雨体会不到这等寂寞 / 不流浪谁知道这世界有一种病叫思乡。”他写“百年之后 / 我独自对着一杯茶 / 远山的景色苍苍如黛 / 乡思泡在水中渐浓渐深。”(《独自饮茶》),回首,当我们羽翼日渐丰满,怀揣梦想与激情第一次离开家乡走向远方的时候,总有挥之不去的乡愁与进退两难的徘徊;当豪情万丈被严酷的生活消磨殆尽,不得不挣扎在理想与现实边缘的时候,总有一些青春的迷惘与失落的忧伤。
《莲荷心事》是一首爱情诗。诗中,寄予着姜桦对爱情最美好的憧憬与渴望。“我努力把自己羞涩成花的形状 / 一只花瓣是一片芳唇 / 渴望开启 / 又无从诉说 / 于是干脆造一座金灿灿的宫殿/那么多小房子 / 只住着 / 一个英俊的王子 / 一个美丽的公主。”是啊,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
而那篇写于86年4月的《感激》,寥寥数语,却让我感慨不已,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长这么大第一次哭了,而且是为了诗歌。“为了给身边的惊异做出解释 / 我亮出了诗集上 / 我的名字。”仅仅是有人说了句“这小子,可以!”在急功近利的现实生活中,为了坚定的信仰,一个把诗歌当做圣洁的精神境界追求的人,最大的欣慰莫不是有人对自己付出心血后的肯定,哪怕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 (三) 《大地在远方》与《灰椋鸟之歌》以及《纪念日》是诗人1992年至2011年4月期间的作品。一个十年过去了,又一个十年过去了,许多东西都在变,唯有诗歌依然保持着最初的纯净。比起十几年前()的作品,那个怀抱老吉他的他走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正以清纯而嘹亮的歌喉吟唱着乡村与城市生活的沧桑巨变,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些隐藏于生活中的微小细节,从故乡到滩涂,从农村到城市,从少年到中年,20年的生活里有过多少难忘的人和事!那写爱与非爱。生命中,那些最美的风景总是走得最急!山一程水一程,转回头去看看时,早已物是人非。天空飘逝,大海走远,亲人失散,爱情消遁,以及阴雨连绵的日子,清晰而又模糊地留存在岁月的痕迹里。世界苍茫如水,日子沉浮不定,只有诗歌才是照亮一生的灯盏!面对深深爱着的大地草木、父老乡亲,诗人用与生俱来的悲悯情怀抑制住那喷薄欲出的疼痛感,含着屈辱与欢乐的泪水,重新赋予了对生活新的认知,最终以诗意委婉,低回起伏的形式歌唱着对生命的感激与眷恋。那么多的诗歌,不管是描写故乡、滩涂,还是叙事、抒情,让人过目不忘的诗篇举不胜举。 比如:“早晨到暮晚,童稚成中年/ 趁着夜色,四月的油菜花 / 不停地朝着大地深处钉金子。”(《迷幻术》),此刻,金黄的油菜花仿佛一下子跳在我的眼前。 “多么好!想起你 / 一夜纷飞的雪,就一步一步停下来 / 鸟儿就出来 / 那些麻雀和灰雀就出来 / 那些山喜鹊、鹧鸪、布谷鸟和白头斑鸠 / 尖喙的戴胜和芦柴呱呱,相互指认并致意 / 蝌蚪和白鹅游来游去,一起推着水中柳色。”(《致春天》),一幅和谐美好的大自然似乎就在眼前,还有什么理由去计较俗世生活中的烦恼呢! “冬日滩涂有它持续的美 / 安静,内敛,朴素如一个村姑 / 在阳光里拍打自己艳红的衣裳 / 她的身体,有黄昏柔和的曲线。我站在流水般的时间之上 / 模仿一朵芦花的安静和沉默 / 学习沼泽里的鹤,草丛中隐身的鹿 / 整个冬天,我要尽量减少说话。” (《持续的美》),在诗人的眼里,美不仅仅只在春天,也如人生的季节,每个阶段都有不一样的美,冬天更有它独特的韵味与寓意。 “祖国,今夜我将你放进一江月光里 / 放下你的大地和天空、森林与河流 / 江水清洗着岸边的野花 / 白胖胖的婴儿,在梦中吮着手指 / 月光里,祖国,你水灵如一支嫩生生的茭白。”如此动情的诗句,如此美丽的(《祖国》),如同绸缎一般柔软的句子滑过我有些粗略的手指、心间。 “灰椋鸟是大海永不陨落的尘土 / 是万顷滩涂秘而不宣的语言 / 尤其在黄昏——晚霞尽散 / 你看它们把自己留在天空。”(《灰椋鸟之歌》),那一群群鸣叫着压过天际的灰椋鸟该多么壮观的场景啊!它们是大地的子民,也是人类的朋友。 [!--empirenewspage--] “ 芦苇瘦削的根部,有我偶然发现的铁锈红 / 从远处,从海堤的另一边流过来 / 那曾经无比清澈的小河/ 一根行将折断的大地的盲肠 / 在平阔的滩涂上——蠕动。……这些日子,多病的滩涂 / 总是一声接一声地咳嗽。”一首(《铁锈红》)写出了诗人内心深处的担忧与对维护生态和谐的呐喊。木心先生说:“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地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秋天的更深处,你还会遇到一些人 / 你叫不出他们 / 叫不出小路的名字 / 你只能叫出草木和花 / 只能这样让夜色引领 / 你还会看见野兔和牙獐 / 看见一只白枕鹤和一群星星 / 它们相互打量了一下 / 就在路边的草丛隐去。”这(《通向远方的小路》),不经意把我的思维一直延伸到远方。那秋天的黄海滩涂,玉米露出洁白的牙齿,向日葵缓慢地转动着沉重的躯体,阳光在秋天的诗歌里生长。可以想象,诗人在不同的季节,一次又一次地行走在广袤的滩涂,倾听风声鸟鸣,看大海潮起潮落,追寻麋鹿和丹顶鹤悄然走过的脚印。多年以后,当那些遮天蔽日的灰椋鸟突然很少见了,那些灌木丛出来的牙獐目光里充满了对人类狐疑的神情,许多美好的事物在渐渐消失,诗人唯有用文字记录下这片恩泽自己却渐渐远去的大地,以便多年后还记得那些曾经爱过自己与自己曾经爱过的人或事。 德国诗人歌德说:“艺术家与自然有着双重关系:他既是自然的主人,又是自然的奴隶。他是自然的奴隶,因为要让别人理解他的作品,他必须以人世间的材料进行创作;但他又是自然的主宰,因为他让人世间的材料屈服于他更高的意图,服务于他的这些意图。”而我读姜桦的诗歌,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没有刻意的铺排陈设,每一个词语都是来自于平常生活的真情感悟,让人一读就深入心底,或许这正是诗人不易觉察的高明之处,天衣无缝地暗和了这种集现代性、传统性、民间性于一体的艺术效果。与常人不同的是,诗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着一颗鲜活的心,用一双寻找美的眼睛,将原本平凡微小的自然现实提升到艺术境界微妙的精神高度,并且不断地成长、蜕变,用自己独特的诗意语境、哲思妙句,在这个剧烈变化的时代天马行空。面对新的时代一些日渐式微的粗俗,诗歌或许是最好的救赎方式。三毛说过:“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流逝的是岁月,带不走的是文字记录的温暖。因为,过去的每一天,都是我们生命里最重要的“纪念日”。 (四) 2014底,姜桦几乎是在同时出版了两本书:《黑夜教我守口如瓶》与《靠近》。诗集《黑夜教我守口如瓶》是姜桦最近几年的作品,《靠近》则几乎囊括了作者30年来散文写作的全部。简约而不失厚重的包装,丰富的内容,像极了蓝天、湖水和茂密的草原。除了那些独树一帜关于吟咏滩涂的文字外,还有更多的人生感悟。人到中年,一生过半。回首那些用双脚丈量过的土地,用心血点亮的诗歌,诗人拥有内心的旖旎风光,沿着文字和思想的秘密通道,依然默默提灯赶路,一步步接近渐渐远去、却永远不会消逝的爱情和故乡。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无论世态炎凉,不管尘外喧闹,坚守着自己心灵的净土,以干净的情绪,写着干净的文字。在一次次期待和寻找中等待着美好情感的莅临。与草木大地亲近,同花鸟虫鱼对话,以真情吟唱生命,任灵魂独自起舞,感动自己的同时也感动着他人。虽然我只是一个文字爱好者,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行走在诗歌的字里行间找寻着一些什么,这不就是我一直在浮世中寻找的那一抹清香吗? “哦!记下!活着就是为了记下 / 那短暂的幸福、爱的笑声 / 那曾经的欢乐、荣耀和泪水 / 独独将内心的苦痛和仇恨忘记。”(《记下》)如果没有来自生活的真切体验,就不会有这么深刻的领悟。 “将这些梨花烧死 / 将这些油菜花和桃花烧死 / 将那风中残存的芦苇花和野菊花烧死 / 四月滩涂,去年的草根下钻出来的野茅针 / 梦里的针刺,那迎向天空的刀刃 / 不用火焰,就用我翻卷的舌头/ 将我满含罪孽的童年,烧死……因为燃烧,大地之上,一切在背叛中获得重生。”(《余烬》)。纵横驰聘的思想来自于生命的本质,诗人所有的愤怒、抗争都源于这片深深爱着的土地。是啊,只有极度的绝望,才会重获新生。或许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由此,我想到自己所经历的生活 / 那些保存与泥土深处的大地的秘密 / 面对秋天,一个人咬着自己的嘴唇 / 内心的苦痛,他从来不轻易对别人说出。”(《面对》)。由此,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我们始终都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了。” “中年日渐昏花的眼中,母亲突然在变小 / 仅仅是一个转身,一个毫不觉察的趔趄 /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突然 / 小成了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 许多年前母亲领着我来到这个世界 / 夏天的田野,开满雪白的荞麦花 / 母亲是花丛中挂着露水的那一朵 / 那时候,我是多么多么的小啊 / 我扎着长辫子的母亲多么年轻。” “ 除了我的名字再说不出任何话的母亲 / 满脸冻疮的童年我一直被她叫做心肝 / 多年以后我是你钉在骨头上的肉啊 / 那骨头上渐渐失去水分的最后一层皮肉 / 稍稍撕扯一下,就是刻骨钻心的——疼。 ”(《越来越小的母亲》),生老病死,生命的自然规律,有谁逃脱得了?读着这些只有中年才能彻悟的文字,泪水早已湿润了眼眶。 “ 所有的日子都将隐匿于这荒草般的白发 / 一盏路灯摇晃的一张寂寞的长椅。…… 爱你慢下来的脚步、渐渐变粗的腰枝 / 爱你泛白的鬓角、隐约的鱼尾纹 / 曾经细腻的手掌,突然粗糙、坚硬 / 中年焦灼,光洁的皮肤,缓缓松弛。 ”(《倒叙的爱》),世上所有轰轰烈烈的誓言最终都会变成平平淡淡的陪伴,当繁华落尽,多少人来了,又多少人离开,望着那个陪自己看细水长流的人,除了说爱,更多的还有亲人般的感激! “人群中的两个人,无法说清其雅俗 / 只有爱能还原,他们,多么不一样 / 向天空抛出最后一段破败的青春 / 面对生活,我什么都说不出 / 黑夜漫长,它教会我必须守口如瓶。”《黑夜教我守口如瓶》,有多少不该说的话都不经意说出来了,还有多少想说的没有说出来,却不料,岁月早已重新出题。面对这个世界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诗人在(《都是写过诗的人》)里面用心地写下:“诗歌与爱情 / 这人间的剧毒”。 [!--empirenewspage--] 《靠近》是诗人的第一本散文集,分成“何处是故乡”“少年忆”“亲人是一座碑”“一粒盐”“满湖帆影满地桑”以及“大地花开”六辑。那些笔扫千军、行云流水的词语,绝对不比诗歌逊色。我除了无比愉悦地欣赏就是爱不释手,唯恐我的辞不达义破坏了其优美的意境。这些承载了30年的散文集,散发出流年的芬芳,让我更加清晰地了解到一些姜桦的传奇经历,有关于童年、故乡、远方以及爱的记忆,那是铺在诗人心中的金牧场。一个自小在废黄河边长大的少年,带着对故乡的切肤之痛,走向一片更广阔的天空。当他从黄海滩头的军营走出来,第一次踏上滩涂,穿过八月金黄盛开的野葵花林时,就与那些风声鸟鸣、溪流小路建立了一种温暖而美好的关系,成就了他诗歌的精神起源和灵魂的归宿,从此,成为辽阔的滩涂大地上永远的歌手。许多年过去了,姜桦在咏叹滩涂的同时,故乡早已成为心中一处“不为人知的暗伤”,“一种不可触摸的痛”,而且这疼痛终将贯穿人的一生。 他在《何处是故乡》写到:“我亲手栽下的苦楝树早已被砍伐,那两间老屋已了无踪影,我熟悉的大河也变得狭窄而且几近干涸,村里的人已经认不出我,即使是老辈人也需要一番提醒才会回忆起曾经有过的关于我们的印象。”即便是这样被故乡遗忘,一些永远不会忘记的情怀,一些生动的画面,却清晰地跃然纸上。“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跟着人高马大的父亲背后,在烈日和暴雨中为命运奔走央告,但因为心中怀着一个无限美好的梦想,所以,前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只要踏上那条奔向县城的大路,我们都是一路高歌。”(《少年忆》)。“在夏日清晨薄而透明的雾岚中,我的父亲在岸上用长长的绳索吃力地拉着木筏,而我就站在木筏上扯着嗓子,对着远方的天空和白云托起了长长的淮腔,以一个十三岁的乡村少年的想象构画着自己的美好前程。”(《草香味的淮剧》)。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诗人因为抄大字报无意中让一首诗的传播者惹来了弥天大祸,穿着打着大大补丁接了下摆的衣裤,戴着来之不易的鲜艳的红袖章,低着一颗大头,眼含热泪,走在离两位先生最近的地方。带着时代印记的成长经历,如一幅经典的黑白影像,总是让人感慨万千,过目不忘。 “芦荻萧萧秋水凉。就像有一只手轻挽长风,那密密的芦苇身体弯曲却绝对不会倒下去。走过棕红的水杉林,远处是落叶缤纷的杨树林,树影下,高高的狼尾草一棵棵矮下去,露出一群麋鹿渐渐瘦削的脸庞,那麋鹿的脸似马非马,蹄似牛非牛,还有那似鹿非鹿的角,似驴非驴的尾巴……蓝天白云之下,一只只麋鹿在滩涂上奔跑,一只只仙鹤在蓝天下高飞。”(《秋天的鹤影鹿鸣》)。美丽的黄海滩涂湿地,在姜桦诗意盎然的散文里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那《飞过天空的鹤群》、《有十二只鸟窝的水杉树》、《生命像葵花》、《红草滩》以及《一粒盐》。每一篇都是波澜老成,扣人心弦。想到秋天的芦苇坡,飞过天空的鹤群,不由得记起那首歌,当年,为了寻找一只受伤的丹顶鹤,那个名叫徐秀娟的驯鹤女孩陷入滩涂上的沼泽再没有回来,这个地方就是盐城的黄海岸边,那一片不断生长的滩涂。行吟大地的诗人,目睹社会经济日新月异的发展,原生态的破坏,人类的贪婪,自然与人的关系的失衡,这惨重的代价让简单的汉字背负着多重含义的使命,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诗人在追求诗意栖居的同时对文明进步的向往,当灵魂与大地近距离接触以后,就再也分不开。所以为大地的悲伤而悲伤,为人类的幸福而幸福。面对大地,姜桦一定还有许多的话要说!正如他在《一个人的故乡》说过:“滩涂,故乡。之于我,一条小路的意义或许就是一首诗歌的意义。而对于一段感情,我郁积于心灵深处的焦虑尚未被文字说出,就已经是一个灵魂昨天和未来的去向。” 穿越岁月的河流,有些美好不需要刻意找寻,总有一天会狭路相逢,成就一场盛大的遇见。就像我与喜欢的文字。我也是一个远离故土的人,读着这些温暖又疼痛的长篇短章,思绪注定会长久地停留在这个夏日的午后! ——明日小暑。夏天将变的有些匆忙和短暂!而这个夏天,是否会和姜桦的那些巨大而沉重的诗歌一起,正将我严严地覆盖?!
(,7,6)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行吟大地的诗人---读姜桦诗集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行吟大地的诗人---读姜桦诗集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