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雨墨】匆匆那年(小说)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8-04   
那青春的岁月里,谁曾静静驻足;那曾经的流年里,谁曾静静聆听;那消失的季节里,谁曾为你停留;那逝去的美好中,温暖了谁的思念…… ——题记
  (一)  冬天走得很急,没有等我和它告别,春天就迫不及待地来了,那脚步伴随着逐渐演变的色彩,行走在步行街的青砖路上,忽然想起了陈寻说的那句话:“喜欢回忆的人,脚步总是比别人慢一些。”然后开始仔细观察,看那些行色匆匆的人们,都有着怎样的特性?站在报亭的旁边,看人来人往,初春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明媚。渐渐地发现,走路快的多是一些年轻人。虽然早春的空气中还有一丝丝的清寒,但她们却早已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春装。  两个女孩在我身旁叽叽喳喳地走过,穿着浅绿色的半袖衫,我仿佛能看到她身上的鸡皮疙瘩。耳边隐约传来柔柔地一句:“春天要捂,秋天要冻。”四处张望,却寻不到人影,淡淡一笑,我知道,说这句话的人一定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那温暖的目光与熟悉的味道,我能感受到。  时光如一弯溪流静静从我身边流过……  当我的目光与他触碰的一刻,我能感觉到他那瞬间的抖动。身旁的女子好奇地打量着我,嫣然一笑过后,问好,挥手再见。望着他挽着妻子远去的背影,心里莫名地凄楚,那种心情很复杂,他是个好男孩,一定会收获属于他自己的幸福。但心中的那缕落寂,或许只有我自己能体会得到,那些远去的岁月里,我们用青春书写下太多的故事,而我此刻却因为他的出现想起了青春时代的最好朋友何雨晴。  我和雨晴是在大学里认识的,我们考入了同一所学校,来自同一座城市,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当我们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那种依恋与亲切让我们两个走得很近。经常在一起回忆家乡那些有名的小吃,还有优美秀丽的南湖风光。那时候的同学都会以为我们是亲戚,是姐妹俩。  雨晴比我要开朗,短短的头发显得清爽干练。如一缕晨起的阳光,她总会用她那热情温暖着我,大学四年的生活,因为她的存在,让我并没有觉得孤单与寂寞。雨晴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会引人注目的女孩,教师世家的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书香气,而我每次走在她的身边,总会觉得她那强大的气场压制着我,好在我是一个比较随遇而安的人,有了她的照顾自己落得清闲自在。  大三的时候,雨晴的种种举动让我感觉到有些异常,她似乎在谈恋爱。但我从来没有问过她,因为我觉得如果她想说,一定会告诉我,如果不想说,即使我问了,她也不会告诉我。当有一天我们两个在晚自习回来的路上,她告诉我让我先回宿舍她还有点事的时候。好奇心促使我走了几步后偷偷回头去看,我看到在操场旁站着的男孩,但因为离的远,光线又不是很好,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个男孩是谁。  那段时间的雨晴,每天一脸的阳光,风一样的女子,那是我偷偷写在日记里的话。而我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疑问,那就是操场旁的男孩到底是谁?班里的男生被我逐一地排查着,最后因为一个细节,我发现坐在我右侧的刘世鹏有些异常,不经意间我总能看到他对雨晴的眼神里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里窃喜,觉得自己真是做侦探的材料。  后来在一次说话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刘世鹏竟与我和雨晴同是一个地区,虽然并不在一个城市。当有一天雨晴终于忍不住和我说起她与他的故事的时候,我笑了,告诉她我知道,只是不想戳穿你。她显得很惊讶,她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其的完美,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刘世鹏从远处跑来,微微一笑的时候,我用有些蔑视的眼神看了一眼雨晴,这家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不得不佩服她修炼得如火纯青。  喜欢用文字来刻画岁月,如今想想,那只不过是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朋友总会说读我的字,里面有种淡淡的忧伤,而我却似乎没有体察到一场大的变故正向雨晴走来。雨晴是在吃过晚饭后,觉得不舒服的,当我把她送到校医那里的时候,校医急忙通知班主任,我和班主任王昕桐一起把雨晴送到离学校最近的市医院。    (二)  或许人的一生中都会留有太多的沉痛记忆,让心境与文字开始失去了最初的那抹明媚。走在早春的街道上,因与故人的偶遇,让那曾经的过往再次浮现在脑海。感觉到累,于是,走进街边的一间小店,或是时间尚早,小店里没有客人,于是选择了靠窗的位子坐下。服务生是一个很干净的男孩,看上去不会超过二十岁。那甜甜的笑容与礼貌的话语,似乎让冰冷的空气中多了一份温暖。  望着窗外满树的樱花开始绽放,我的思绪再次选择逃离。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医生的面目表情有些沉重,告诉老师说,要通知这个孩子的家长。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学校,早已经记不清楚了。我隐约感觉到雨晴的病一定很严重,而我不知道我能为她做点什么。急忙跑进教室,喊了刘世鹏出来,并且告诉他,雨晴住院了。我能看出他的紧张与不安,他问我什么时候去医院,他想和我一起去看她。  当我和刘世鹏晚上来到医院病房的时候,雨晴正靠在床头看书,听老师说,她的爸爸妈妈已经在来的路上。刘世鹏把买来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我看了看雨晴,又看了刘世鹏告诉他们俩,我出去打个电话。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外,我犹豫着,我不知道要是我去问医生,那医生是否能告诉我关于雨晴的病情。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胆怯地站在给雨晴检查病情的医生面前,小声地问道,医生,何雨晴得的是啥病?  医生看了看我,笑了笑说,你不是她的同学吗?她的病情暂时还没有确诊,这要等她的父母来了后,再商量复查的事情。我默默地退出了医生办公室,脚步很沉重,我不相信雨晴这样一个阳光的女孩会得什么严重的病,一定是医生搞错了。站在病房门口,我听到里面传来雨晴和刘世鹏的说笑声,刘世鹏正在给雨晴削苹果,雨晴笑着在给刘世鹏讲着什么。  探视的时间过了,小护士站在门口等着我们出去,我拉着雨晴的手说,雨晴,好好休息,我可等着你早点回去上课。雨晴拍了拍我的手告诉我说,放心,没问题的,在等化验结果,没事了就可以出院了。在我刚要转身的时候,雨晴叫住了我,我看着雨晴,她欲言又止,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告诉刘世鹏去外面等我。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雨墨】匆匆那年(小说)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雨墨】匆匆那年(小说)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