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今天我碰到了老同学,有一对要结婚了呢,好羡慕~。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8-26   


  再往前一步,我们就能看见冰雪消融的春天。谁曾这样告诉我,只要心中珍藏一枚春日的绿叶,那便如携一缕阳光在身,眼前处处是旖旎的风光。四季交替,本属天道自然,我们却常自愿沦陷在某个季节,不甘醒来。直至一季轮回,时针再次回到原点,才惊觉早已星移物换,嗟叹不已。  每一季自有其特点,是轰轰烈烈的美丽还是宛如秋水的哀伤,是汗水浇灌了土地抑或天空挂满了诗行,美好的事物无需刻意找寻。一次次的找寻,其实也就意味着一次次的失去。行走在命运之齿转动的边缘,俯拾即是的是来不及解答的疑惑与迷惘。如果人生也分四季,我已步入阳光浓烈的夏日。  不由自主地回头,看着那渐行渐远的细柳微风,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雁阵斜阳,心里总是一阵一阵,茫然若失。曾想行到水尽处,安坐一隅,以手支颐或眉头紧锁,也许能有某种顿悟
  路上不见了讨厌的灰尘,有的是一个个流动的水纹,我们没有打伞,他背上的小包袱已经被淋透,昏黄的灯光拉长我们的身影,我们的身影却固执的要走向远方,远方是一片漆黑,漆黑的夜里有清寒的雨,不知道我思念的人儿,她那里是否也在下雨,她会思念着一个淋着雨的人吗?  六  为了方便称呼,我就暂且把这个流浪者称为同路吧,我不会叫他朋友,因为朋友是一个适用范围很广的词,人往往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当面叫别人朋友:  朋友,这是一个误会。  多么卑怜的乞求。  
/mob/nanhuixian.html">南汇县新生活,颇有些“活在当下”“在路上”的潇洒姿态。而人的记忆,就像道旁盛开的野花,星星点点不太起眼,却一路绽放伴随一生。有哲人说,人类最圣洁的时候是婴儿,因为与外界隔绝,没受世俗的侵染,而人类关于那段时期的记忆却是空白,所以我们永远也无法回归本真。然而,我们却在回归本真的路上,有鲜花相伴,有芬芳相随,亦不美哉。  这个季节还未见大雪,总觉有一丝缺憾。料想一个月光洁净,星光动人的夜晚,踏雪寻梅,煮酒论诗,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登上扣扣就和他说话,可他的头像却好久没有亮过。  -----今天我去学校逛了一圈,我们当初刻的东西还在呢。  -----今天我碰到了老同学,有一对要结婚了呢,好羡慕~。  -----你不是说要娶我的么?你什么时候把我娶回家呀?发到这里,敲击着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动了起来。从此“情”字长眠,来生再也别对我说:今世有缘。断了的弦,别再弹;斩了的念,就让离弦的箭射向天边。回眸的瞬间,把你的名字一遍一遍默念,然后随风放逐消散。往事不堪回首,皆是一场云烟……
  
  如果可以不流泪,就把痛藏进宽大的袖口,从此以后,我会伪装成冬天里的一缕红色娇羞,只是不再醒来,不再等候。一个人的路,似乎拉长了时间的卷轴。思念没有理由,如同花开的无声无息,只是漂移的心事让眼睛染上了迷离。这冬季漫长冰冷就像绝壁,稍一触碰,就让身躯凝了霜。我缩进笨重的壳里,不停喘息,不是病了,我只是怕冷,忘记了心没有穿上棉衣。
  
  我不参禅,也不信佛,更不相信前世今生轮回的因果,此生无憾,我即成佛。没有什么会永恒,永远我看不见,天若是流泪,海也会呐喊,被吞没的瞬间,我已看见了渡劫的黯淡。你说我是你 这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记不得是谁的生日,我们一家人到乡下去送礼信。经过一路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亲戚家,已经是中午,饭桌上准备好了丰富的午餐,热菜冷碟摆满了整张桌子。
  
  下席后,大人忙着收拾,而小孩就到处玩耍。大人们收拾完院坝在屋子里打牌。我站在午后的阳光下,尽情享受阳光,灿烂夺目的光笼罩整个空间。突然,从邻家院子里传出瓷碗相碰撞的声音,随后跑出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往竹林里跑去了,跟着跑出来的是一位年迈的老人,那是他的祖母。那位祖母只跑出门槛便停下了脚步,嘴里碎碎念叨着,像是在骂些什么。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小孩,三四岁的模样,抽噎着踱出来,他的祖母摸了摸他的头,转身  ---为什么?  ---因为他爱我。

/mob/nanshanqu.html">南山远的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小孩儿由抽泣变成了哭出声来,我听得很清晰。看见妈妈从竹林过来,我开心的笑,并大声地呼喊着她,可是妈妈没有理我,而是走到那个小孩身边,轻轻地对她说了些什么。然后蹲下身来抱着那个小孩,将他拥入怀中。就像是我小时候她抱我的那样,轻柔的,摇晃着。阳光打在他们身上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是我的妈妈,她怎么可以抱别人呢?我望着他们哭,哭了很久,也许是几十分钟,也可能是几个小时。心里只是想着妈妈肯定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事而不再喜欢我了。
  
  傍晚,院子里架起了灯,澄黄的灯光把满桌的食物照得亮亮的。我却丝毫没有心情去吃饭。外婆问我,说你怎么了?我摇着头,不肯说话,只是极其委屈的望着妈妈。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带着我到一旁告诉我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件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啊!
  
  中午的时候,邻家也在吃饭,那个小孩夹着一块肉放到哥哥的碗里,笑嘻嘻的说哥哥吃肉。没想到他哥哥把碗一推,撞在菜碟上,他祖母感到很生气,于是说了这小子一通,只见这小子转身就蹦出了门跑向竹林里去了,为什么他的反应会如此激烈,过膝的门槛竟然都没能绊着他?
  
  妈妈说是在竹林里遇到的邻家的老人,听说了就来了。兄弟俩自小没了父亲,他 中国有句俗话: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嘿嘿
/mob/nanshaqu.html">南沙
  11。他总是喜欢望着窗外,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她喜欢他,却不敢说出口,只敢和他以兄弟相称。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我在等..."他出神的说。"等什么?""雨。"他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听过青花瓷吗?"她一愣,对上他含笑的眼眸。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今天我碰到了老同学,有一对要结婚了呢,好羡慕~。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今天我碰到了老同学,有一对要结婚了呢,好羡慕~。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