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矿军和矿梅不是亲姐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5-09-06   

陕北老农写于2012年4月8日下午

喜欢

矿军和矿梅不是亲姐弟!

上世纪七十年代,矿军和矿梅的父母是邻居。

矿军和矿梅的父亲都是矿上的职工,母亲都是家属。矿军的父亲是一名钻进工人,矿梅的父亲是一名卡车司机,他们都是五十年代进矿的老工人。当年流行一句话:方向盘一转,县长不换!因此,矿军家的光景相对要比矿军家要好一些。

矿军和矿梅同在矿里的子弟学校上学,矿梅比矿军大两岁,高一个年级。

矿军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三个弟妹。矿军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军人,所以给他取名叫“矿军”。矿军从小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父亲希望他将来能当一名工程师,做一个人人敬仰和尊(名口碑)崇的知识分子。因此,他们对矿军要求非常严厉。矿军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学习一直都很努力,成绩非常好。在学校,很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

矿军上初中的时候,矿梅已经念初二了。那一年,矿军十五岁,矿梅已经十七岁了。

那时候,国家实行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只上两年。而且,那个时候师资力量比较匮乏,矿军和矿梅两个年级的语文老师恰好是同一个人。

矿梅是家里唯一的独生女,因此,她的父母对她是百般疼爱,甚是娇惯,在吃的、穿的、用的诸方面是有求必应、尽量满足。正因为如此,矿梅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为此她还留过级呢!

矿上职工的住宅大都是因地形而建的一排排石窑洞,每排窑洞都住着十几或二十几户人家。矿军和矿梅他们两家住在同一排相邻的石窑洞里,每户两孔,一孔住人,一孔是储物间。

每到职工下班和孩子们放学以后,各处的院子里是非常热闹的。特别是夏天的时候,人们喜欢端着饭碗聚集在院子的某一处,边吃边聊着一天来的所见所闻、趣闻乐事儿;或是你夹我一块肉,我捞你一筷子面,你推我让,十分和谐。那时候,邻里之间的关系相处得特别融洽。

一天下午吃饭的时候,矿梅端着饭碗来到了矿军的面前,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碗里的红烧肉往他的碗里拨了一大半,然后笑嘻嘻地说:

“快吃吧!可好吃啦!”

矿军有些惶恐地说:“我……我不吃,你吃吧?”

“快吃吧!吃完了我还有事儿求你呢!”

“什么事?”

矿梅拉大了嗓门:“矿军!你知道吗?周老师今天在语文课上又把你写的作文拿到拿到我们班上讲评了,大家都夸你写得太好了!”

矿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当是什么呀,那又怎么啦?”

“我想……你的作文写得那么好,能不能帮我也写一篇呢?我的作文今天又被周老师给打下来了,明天必须交作业。你知道,我最头痛写作文了。所以,我想请你给我随便写一篇儿,帮我应付一下好吗?”矿梅越说越急,几近哀求了。

“这……”矿军犹豫了。

这时,矿梅的妈妈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走过来对矿军说:

“矿军!你就帮她写一下嘛!不然的话矿梅明天交不了作业,又该挨老师的训啦!”

这下,矿军不好再拒绝了,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矿梅见矿军答应了,高兴地叫了起来:

“太好啦!晚上我在家等你!”

说完,她把碗里剩余的红烧肉全部倒进矿军的碗里,转身跑开了。

当天晚上,矿军如约来到了矿梅的房间。

矿梅的房间就是他们家的储物间。毕竟是女孩子,即便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屋子还是被矿梅收拾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一点儿也不失女孩家闺房的整洁和温馨。房间的空气里中散发着女性特的味道,这让初进门的矿军感到有些眩晕。

那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年月,男女之间(特别是学校里的那些少男少女们),互相之间连话都不敢说,否则,就会有人说你作风有问题。因此,矿军和矿梅虽然是邻居,而并且天天见面,但他们平时还是很少说话的。所以,今天是矿军第一次怀着新奇和忐忑的心情走进了矿梅的闺房。

矿军和矿(日记大全)梅面对面地盘腿坐在了炕中间的小方桌前。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对方,矿军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给矿梅讲解写作文的要领时,语言总是有些磕磕绊绊的了。

矿军见状也就渐渐失去了耐心。他有些不耐烦的说:

矿梅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矿军的脸,一付很认真的样子。起先,她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地就越听越糊涂了,到后来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无精打采了。

矿梅一听喜出望外,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

“要不这样吧,干脆我来给你写好啦!”

于是,矿军埋下头来专心致志的替矿梅写起了作文。

突然间,矿梅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两腮觉得有些发烫,不由得脸红了……好在矿军正聚精会神地埋头写作,并没有发现矿梅异样的表情。

矿梅坐在矿军的对面,凝视着眼前这个天天见面的男孩儿,今天第一次发现,他其实还是一个非常英俊标致的小伙子:黑黑的头发,浓浓的眉毛,紧闭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自信和刚毅,紧缩的眉宇间透出几分机灵和聪慧,算得上是个美男子了。

矿梅轻轻的溜下炕,从箱子里取出一罐白沙糖,往缸子里重重地舀了两勺,然后用开水沏了一大缸浓浓的白糖水,端到了矿军的面前。

矿军接过缸子轻轻的呷了一口,方才意识到这是一杯糖水:好甜呀!

“来!矿军,喝点儿水再写吧!”矿梅的声音里竟然透着几分柔情。

对于家境较为贫寒的矿军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如此奢侈的糖水了。上一次喝糖水,还是在他生病后,连续发高烧两天两夜,妈妈才破例给他冲了一杯白糖水,而且,绝对没有这次放的糖多!

“谢谢……”,声音竟然有些发颤。

矿军抬头看了看微笑的矿梅,感激地说了句:

矿军放下缸子,继续埋头写了起来。

矿梅抢着回答:“快了!矿军正在给我修改呢?”

不一会儿,矿梅的妈妈推门走了进来,她来到炕前问道:“你俩写完了没有?”

妈妈说:“那好!写完了你俩赶紧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呢(读后感)!”

“知道啦!妈妈,你先去睡吧!”花花有些不耐烦了。

“哎!对了,矿军!以后你没事儿的时候,就经常过来帮忙辅导一下矿梅的学习吧!这死女子!脑子不开窍,考试老是不及格,害的我也经常跟着她挨老师的训……”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矿军和矿梅不是亲姐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矿军和矿梅不是亲姐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