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读后感

爱上了你-----读《廊桥遗梦》有感

发布时间:2013-12-04   来源:读书笔记
看到这个名字,请你不要猜想,海航可能是个什么风花雪月的人。真实的海航,保守、传统。我这样说自己,是掩饰了自己的无能,说自己无能,是在看了美国罗伯特写的《廊桥遗梦》之后。
请你不要笑,海航把这部老掉牙的情爱小说来说事,除了在中学课本上读过几篇外国作品,例如莫泊桑的《项链》,我还经常把这故事教育老婆不要虚荣。再就是到妹妹家,趁妹妹不注意,从她家的书柜里偷回来几本外国的读本。有次,我鬼鬼祟祟地带回几本,放在塑料袋里。被老婆发现了,而且她还在我出门时,把一本好像叫《英国情人》的书翻完了,然后,等我回来了就开始收拾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无聊,整天看这些黄色的书,这就是文学吗?“这这这是吗?我还没看呢?”我搪塞,吱吱唔唔,书确实是没看,也不知法国的那个杜拉斯在书里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经常,听一些文人说起一个外国的卡夫卡,虽然我也看不大懂他那个《城堡》写得有什么好?还有刚中诺贝尔文学奖的叫什么丽丝的,名字还没记得住,这是我不喜欢看外国书的原因。他们敢大胆的写,能把不能示人的,令我们看得心惊肉跳的情节写出来,弄得一些中国的作家都在模仿,试图把段子写得流氓一点,以吸引眼球。也像今天我给这篇文字取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题目。看那些文字,我想起了有次跟领导们去本地的蓝堡酒吧,里面在跳脱衣舞,一个长得像俄罗斯的女郎,脱光衣服用啤酒洗澡,在吧台上作逼倒怪,引起一群亢奋的男人,用手机在那儿拍,恨不得把手机塞到那个裤裆里去,拍一拍,那个器官是不是跟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同样。
廊桥的故事中,男女主人公有了四天的婚外激情。相比而言,那个女的,比那个男的更放荡一点,男摄影师毕竟是个老光棍、人家未婚。偷看男人洗澡,把一个老光棍带进自己的私密洗澡间,还带上了自己跟老公睡觉的床。除非那个男的有性功能障碍,这样的撩拨,怎不能不让男人想入非非?假如,作家再接着往下写女的跟男的私奔了,那这样的故事就平庸了,估计没有人会看,也不会成为名著。故事的结局,还是把家庭责任放到首位上来,摄影师选择离开了。这样,才让这部作品有了点正当的普世意义,使之风靡世全界,让无数颠倒迷离的男男女女们产生共鸣。这位摄影师还算中情意,走后一直把这个女的放在心里。女的,也一直在地理杂志上关注着摄影师的行踪,思念漫漫,煎熬十几年。身为人妻,装逼了一辈子,心里惦的确是另外一个男人。最后,摄影师弥留之际,通过律师把财产留给了女主人公,女主人公呢,在死后,把自己的这段事,移交给不知情的儿女,让难堪的儿子帮她把骨灰撒在廊桥上,与摄影师的灵魂飘散到一起去了。故事变成是两个男女之间两厢情愿的,人们终于可以冠以一个绝美的名字,叫做爱情。

遗憾的是,看完这部小说后,我挺失望的。这不过是一个下半身的故事,一个女人重温了少女时代就萌生的幻梦。一个男人,遇见了一个令自己心动的女人。用他的话说,一生的感觉、寻觅和苦思冥想此刻此时都到眼前来了,于是,他爱上了她。事实上,也算中了一个骚妇的勾引。他们媾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男人强健的体魂和性感的肌肉。这点,我认为比那种卑鄙的功利性的勾引还是要好得多。一个五十二岁的男人,能做五十个俯卧撑。这个标准,在44岁的海航看来,已经是不可逾越的体能测试。年轻时,跟一个少林和尚学武,他叫我要先练俯卧撑,说要能做50个以上,才具备学练开砖劈石的臂力。于是,我苦练四年内劲红砂手气功,才可以勉勉强强把一块硬点的红砖劈断。以至于,后来,海航不再相信自己能成为武林大侠,中断了武林梦。做什么事,非得有天赋才行。
曾经有个很要好的中学同学,大概也和廊桥故事里的男的差不多。上高中时,每天黄昏在操场上锻炼,学校田径队,脱下运动服,一身的肌肉,引得学校的不少女同学们春心暗流,他偷偷跟我讲,说已经睡过初中部某某,并描述和一个个处女性交时的快感。他还吹牛
说,从女同学旁边经过时,就能感觉得出哪个月经来了,还说哪些女同学是假正经,别看不做声,也不瞧男生,那是装逼。
我没和他混到一起,上高中那会儿,我发育好像有些迟,还没有能体会到他讲的那些快乐。以至于,在18岁当兵体检时,脱光衣服,医生觉得我还没有成人,说,俺们不收娃娃兵,他娘的,老子现在儿子都要讨老婆了,部队不收我,绝对是个损失。
老同学,不停的交朋友,不停的痛断。最后,竟是大跌眼镜的讨了同班女同学,一个连我都不愿正眼瞧一眼的传统女人。我们两家人在一起吃饭时,两个男人心领神会,绝口不提上学时的那些烂事。后来,生子,过日子,平平淡淡,老同学终于不再有绯闻。我终于明白,有一种男人或女人,身上天生就具备一种特殊的本领,能招惹异性,我们把它叫性感,或是一双桃花眼,或是风骚,或是妩媚,或是一付坚硬的身子板。他们用下半身可以沟通,它们天生就是个情欲高手。
海航是个没有什么魅力的男人,所有的女人见到我时,绝不会诱惑到你跟我有上床的欲望。海航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在见了漂亮点的女人时,也会产生冥想。当然,也非指花瓶的那种漂亮,总得是有点阅历和味道的。但仅仅是偷偷躲在角落里悄然伤感,有时,还意淫地听一些色迷迷的情歌,连这点猥琐,我觉得也快要没有了。
一个摄影师,五十二岁的男人了,还暖饱思情欲,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八成是外国人的伙食比我们工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