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她是一尾鱼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6-01-07   

“鱼为什么不会溺水死掉?”

“因为它有腮,它用腮呼吸不用肺啊。”

“不对哦,你说的不对。阿聂叔叔。”

“那是因为什么?”聂方群抬起头看向茉莉,茉莉的侧脸被一缕长发切割成了柔软的两部分,他试图从茉莉的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端倪,但茉莉仍旧专心致志的看着水族馆里海蓝色的水,玻璃的那一侧,一尾一尾的鱼游过去,又游回来。茉莉被映成一个薄蓝的瓷娃娃,她安静的几乎没有难过也没有喜悦。她看似专注实则空洞的像是什么都没有的眼睛令聂方群柔肠百转又疼又爱几乎欲罢不能。

聂方群有一瞬的恍惚,他想伸手拂开茉莉额前的发,念头刚一浮现,手已经不自觉的扬起来了。茉莉突然说:“我们回家吧。”聂方群的手停在半空,随即不着痕迹的收回。

茉莉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是生意人,最疼茉莉的除了茉莉的姥姥就是聂方群。聂方群年长茉莉十岁,是茉莉姥姥家的老来子,茉莉十二岁开始就叫聂方群阿聂叔叔,怎么也不喊舅舅,但没有人苛责茉莉——她只是一个据说活不过二十岁的可怜的病孩子。

回家的路上聂方群背着茉莉,茉莉环着聂方群的脖子。她轻轻地问:“阿聂叔叔,你喜欢那个姐姐么?”“哪个?”“今天跟你约会的那个,高高的,瘦瘦的,长长的卷发,长得很漂亮的那个。”“漂亮么,怎么会有人漂亮过茉莉呢?”聂方群清笑,身后的茉莉突然安静下来,聂方群扭头看,茉莉正扮着鬼脸望着他,相视一笑,茉莉重新伏上聂方群的肩,午后的巷子只有明晃晃的太阳和聂方群的步子。

刚一回家,就看到姥姥板着脸坐在沙发上:“茉莉回房,方群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茉莉顺从的从聂方群背上滑下来乖乖进屋,聂方群看着茉莉的推开房门回过脸来问道:“妈,怎么了?”

“别叫我妈,你眼里有我这个妈么?今天陈阿姨介绍过来的姑娘多好啊,你呢?你都二十七了,妈妈左托右托,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根本不想结婚?”

聂方群趴过去撒娇道:“妈…哪能呢,我这不是工作忙……”

“忙忙忙,就知道应付我,你都多大了,啊,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姥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气恼,“妈年纪不小了,别耗着了,成天儿的就知道带着茉莉出去玩,多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

聂方群有一瞬慌乱,匆匆看了一眼茉莉的房门,门轻轻地合上,聂方群敷衍道:“好好好,我明天就去相亲,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匆匆出了门。

聂方群在楼下抽了根烟站了一会儿,朝着茉莉房间的窗户看了一眼,看到茉莉的身影一闪而过。

聂方群大学时期交过一个女朋友,上海姑娘,精致,优雅,待聂方群真心,两个人之间也没有矛盾,但最终还是分手了,姑娘喝醉了酒满脸泪,那是她唯一一次失控,她说:“聂方群你长得帅、体贴、善良,有上进心,家境好,对我好对我爸妈也好……简直是完美,但你知道么,我特别羡慕身边的情侣,他们吵嘴,生气,然后和好,(读后感)我们从来没有过,我没法对你撒娇,没法同你吵架,你一直那么温文尔雅,毫无错处,这是不对的,爱情不是这样子的。事情的真相只能是爱你这么久的我从未,走进你的心。”姑娘指着聂方群的胸口说,“你都不动心么?你的心是什么做的?也是有血有肉的么?”

(说说心情)

结束了那段感情之后聂方群迷茫了一段日子,之后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一切平淡而真实,如果有什么开心的事情,那么就只有茉莉了。聂方群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抽了一夜的烟。兴许是因为茉莉胸膛里那颗不能正常跳动的心脏吧,他太怜爱她了,他想。

茉莉上高二,是个聪明的姑娘,虽然不常上课但成绩还说的过去,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有其他的爱好,所以茉莉喜欢做的事情是画画和看书,除此之外她最喜欢的事情是去水族馆。她说自己是尾鱼,她告诉聂方群她像鱼一样,在蓝色的海里游,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盯着水里一尾鱼,那尾鱼自己在一小片水域里游来游去,没有任何的同行者,聂方群看着茉莉,而茉莉突然对着聂方群回头一笑,那笑容里该有落寞的,聂方群想,但是他的小茉莉,却笑得纯粹的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

之后的日子里聂方群开始了不停相亲的生活,他见了各色各样的女孩,他谦逊而有礼貌,见了一次面喜欢他的女孩儿不在少数,但是见了几次之后往往就不了了之,他老是跑神,记不得女孩儿的名字,女孩儿兴致盎然的话投射过来像是投射到了软绵绵的虚空中,任何情绪都得不到该有的回应。

“你特别喜欢金鱼么?”

聂方群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人,好像是个女医生,长得还算可以,此刻女医生正含笑看着聂方群,“哦,是。我喜欢鱼。”聂方群回应了一句开始搅动面前的咖啡。

“我叫张静一。”她伸出手来,目光径直而坦荡地望着聂方群:“我猜你一定忘记了我叫什么名字。”

聂方群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张静一的手:“聂方群。”

“我知道。“

这之后两个人联系一直没有断,零零星星见过几次面,一切好像开始朝着健康完好的事态发展,姥姥脸上笑意也多了起来。聂方群无知无觉的已经将张静一当做了朋友,他喜欢张静一这样的姑娘,她整个人闪着自信而乐观的光,在她身边会不由自主的忘掉所有的烦恼和不愉快。但想到此,聂方群又有些不忍心,他觉得自己的心不纯粹,担心会耽误了姑娘。他把玩着手机坐在转椅上晃来晃去,张静一的电话打了进来,他略一犹豫接起来。

“方群你现在方便么?能过来帮我个忙么?”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她是一尾鱼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她是一尾鱼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