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信息
新浪网 如何指导 

旅行日志之四

e层楼   发布时间:2019-10-22   发布者:mmlook

16日

早餐仍然是和日本上班族一样,在便利店买了吃食,在酒店大堂接了二杯免费咖啡。

饭后,收拾干净,检查行李,退房。

刚离开酒店女儿就迎到了我们,于是一起去巴士站。

女儿先到区役所办理好居住确认手续后,来送我们的。日本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不高,但是认真细致,长期居住的手续不是一次办结的。要先到役所把各种手续办好,然后,工作人员会用邮寄的方式,给你发信件到留下来的居住地,你必须把信封送回去,确认收到,以此证明你的居住地址真实可靠。这样才能最终办理好所有手续。

日本政府机关我在名古屋看到的没有围墙,可以随便出入。

比较某些地方张口闭口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存在的役所,狼牙铁档,戒备森严,安检,登记。真是天壤之别,出入役所的除了仆人就是当家做主的人民,真不知道他们怕什么!?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用纳税人的钱却时刻防备纳税人,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统治利益。任何为其它的说辞都是谎言!

在巴士栄站和丫头分手。上车去中部机场,售票窗口十点营业,我们上车坐好,跟车售票员负责售票。售票员是一个穿红色马甲工作服的三十多岁小伙,高高的个子,一脸的笑容,每到一个人跟前都是半跪着出票收款。从栄站跟到东急酒店站大约有五百米左右,在东急酒店售完票,帮客人安顿好行李,售票员就下车了,等车关门,开动后,他站在能让车上人都看到到的地方深躹一躬,方才离开。

从东急到机场是直达的,出了东急酒店,车子上了马路,驾驶员开播放注意事项的录音,有英语、日语,我听不懂。汉语内容是:马上车要上高速,请把手机调静音,不要接打电话,在公共场合接打电话是不道德行为这段播报很伤自尊,大约是人家不胜其扰,才有了这样的提醒!但是听着总有吃苍蝇的感觉。

恰恰此时,有电话铃声,我四处扫了一眼,是后排的女士接电话。上车时我给她打过招呼,知道是日本人,这对我受伤的自尊多少还是有所安慰。

车子四十分钟左右到了第一航站楼,我们下车,驾驶员收走了车票,也许会重复使用,也许怕客户把费票随手丢弃,影响环境,这些细节真的值得借鉴。

日本进出机场非常方便,外部没有任何安检设备,这是填海造出的机场,从二楼出来有观景平台,很大,可以看机场停机坪和大海。

安检只在办过登机手续之后登机时过一次,也很简单,为了测试一下水杯带水是否可以通过,我在小包里放入了在机场接的冰水。行李自动在传送系统通过有问题的和正常的在旅客拿行李前自动分拣,没有问的顺着传送带过来,客人取走就可以了。有问题的被分到另一边,进行再次检查,我的水没有通过,被安检人员拿出倒掉,再次被检查了一遍行李,方才过关。总的来说安检很简单,绝对没有任何如临大敌的感觉。

登机前在机场卫生间小便,突然发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带着口罩从坐便隔断出来,匆匆走过到下一个隔断。日本人真的敬业,他们卫生间的保洁阿姨竟然忘了性别,毫不回避。昨天在栄站就愚到过这种情况,男卫生间工作室和小便处是敞口相连的,那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从工作室出来,我虽然惊诧,但是觉得六七十岁的人,可能并不在乎性别了,她工作她的,你办你的事,互相并不影响,习惯了也就不尴尬了。今天这个年纪稍轻的女工,也是她干医疗器械她的,你干你的,着实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日本的公共卫生管理真的无可挑剔,那怕路边仅容一人的公厕都清洁卫生,没有异味。回到国内,无论是在机场还是高铁站的卫生间,进去之后高下立判。

前天刚从新西兰回来的熟人,见面没聊几句,竟然也有同感。

日本人都很礼貌,机场的工作人员每次从公共场合进入办公室,都会转身向外,深躹一躬,再转回身推门进去。

在这里遇到的几个不太友善的人都是说汉语的,都是在机场餐饮和购物场所遇上的,一个是东北口音女人,我们进入了机场三楼她服务的饭店店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一遍一遍反复问我是否确定在他那里吃,让人感觉怕我吃不起的样子。也许在他眼里我像北海道的农民,也许是其它原因。我看她这样子,己没有了在她那里吃饭的欲望。换了一家店:

炭烤牛肉,非常美味,其中一个小黑碗里是绞开的生鸡,拌米饭吃的,我用小碟子放了一些米饭试着拌匀吃了,粘乎乎的,有点不适应。

吃饱饭,在优衣库,又碰到一个冷脸的小丫,一口流利的中文十分的不热情。我也没兴趣给她罗嗦,就去免税店购买些东西,花完剩下的日元。

在买表时,最初我看上的是一款西铁城的机械手表,很好看,当时一个服务人员,不会汉语,选定后他叫来了一个会说汉语的女孩,我让她拿块新的,日本女孩在柜子里拿出了几块,说汉语的女孩硬是说我们看的那款就一块。我没再多说,到精工专柜,给朋友带了一款2019新款机械表。

准备登机回家。

这只是简单的记录,抛开民族情续,抛开国家情怀,并无溢美之词,全是真实所见所闻所感所思。

几天下来,在这里没见过街道上哪里有垃圾桶,也没见过乱丢的垃圾。

从名古屋到大阪没有到一个乞讨人员,唯一见过的二个穿着像丐帮的人,脏兮兮的从名古屋地铁站的商业街匆匆穿过,这是我在日本见到的表面上看最不堪的人,只是从身边走过,也许是二个过客,没有见到他们影响任何人。



旅行日志之四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旅行日志之四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