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散文:小野鸭的生活/茶烟/素面

发布时间:2016-01-21   来源:读书笔记


快乐一轻舟:小野鸭的幸福生活

“看,东边又有几只小野鸭!”

老伴儿一边用手指着东边不远处,一边颇有些兴奋地告诉我。

真的,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六只。哈哈,一共六只呢!

最近,虽然时令已在小大寒之间,但我们家乡却颇有小阳春的感觉,和老伴儿就经常走出家门,户外散步。走在万福河畔,微风吹在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寒意,总让人想起“吹面不寒杨柳风”。又因为万福河最近引进了黄河水,河水淙淙流动,全然没有结冰的迹象。这样的天气条件下,河里的小野鸭就不时闯进我们的眼帘。

眼前的六只小野鸭,在土黄色的河道里浮游,就像六团栗褐色的小精灵。一会儿聚作一团,一会各奔东西。各自的身后,荡起人字形的涟漪,在淙淙流淌的河面上,划下了七横八竖,曲里拐弯,缠绕纠葛的波纹。

时而,有一只,跃出水面,扑棱着翅膀,滑翔起来,刚开始,橙黄色的脚蹼还击打着水面,慢慢地,完全脱离了水面,在空中像鸟儿一样展翅飞翔,飞出去十几米,几十米,......乖乖!最后,一直飞到超过半里地,变作了异常模糊的一点,才意犹未尽地落进水面。眼睛追逐着它的飞翔,心也跟着飞翔,在屋子里宅得憋闷而沉郁的心也随之轻盈而飘逸。

有两个,像一对儿小鸳鸯,似乎是情深意切,难分难离,时而前后紧随,时而逶迤傍行,率意坦然地演绎着纯真的爱情。指着它们,我跟妻子开欢笑,“你看,它们像不像咱们俩?”老伴儿嘿嘿一笑,脸上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没言语。

不时的,会有一只,蓦然潜下水面,杳无踪影,只在水面上留下逐渐向外扩展的沦漪。过一会儿,才在远远的水面露出头来。刚露出水面时,头往上一仰一仰,脖颈往前一耸一耸,又往后一缩一缩,似乎是使劲吞咽在水底捕捉到的美味。

突然,有(名口碑)一只,有了更丰硕的收获。只见它露出水面,嘴里衔着一条小鱼。银白色的一条,在它嘴里使劲儿扭摆身躯,拼命挣扎。那只小野鸭,一边紧紧地衔着小鱼儿,一边脖颈一松一缩,使足气力,一连串地吞咽。银白色的小鱼的身体在逐渐缩短,一半儿,......尾巴,......终于,全被小野鸭吞进了肚子。吞进去之后,那只小野鸭又一松一缩的动作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停当下来。然后,在水面上缓慢地浮游,似乎是在优哉游哉地回味着捕捉到美味的幸福。

这让我想起了夏衍的《包身工》里提到的船户养墨鸭的事儿。那情景,我小时候也见过。“和乌鸦很相像的那种怪样子的墨鸭,整排地停在船上,它们的脚是用绳子吊住了的,下水捕鱼,起水的时候船户就在它的颈子上轻轻地一挤,吐了再捕,捕了再吐。墨鸭整天地捕鱼,卖鱼得钱的却是养墨鸭的船户。”据说,墨鸦的食管本来很粗,一般的鱼,吞进肚子里,没丁点儿问题。只是,船户在墨鸦颈子上绑了细绳,大点儿的鱼,墨鸦就根本吞不下去,只好乖乖地让船户从颈子上挤出来。

与船户饲养的墨鸦相比,眼前的这只小野鸭真的是无比的幸福啊!

它的幸福就在于脚没有被绳子吊住,喉咙没有被细绳绑住,可以自由地享受自己捕捉的猎物,而不被牵制,不被掠夺。不像船户饲养的墨鸦一样,只有在船户心情好的时候,才可以抛给一条小鱼以作赏赐,而辛勤捕捉的大鱼都让船户拿去赚钱。自己的劳动成果被船户掠夺,吃掉船户赏赐的那一条微不足道的小恩惠,还得对船户感恩戴德,甚至要“嘎嘎嘎”鸣叫一番,以示谢主隆恩。

仔细想想,不仅仅是幸福的吞咽一条小鱼的那只野鸭,这一群小野鸭——我最近经常见到的所有小野鸭,都是幸福的啊!

它们的幸福,就在于不被捆绑,不被掌控,毫无约束,自由自在。在自由自在的天地里,他们自由而随意地浮游,下潜,滑翔,捕捉,谈情说爱,尽情享受自己的自由而悠闲的时光。自由,是它们幸福的源泉。

我真羡慕这些小野鸭的自由而惬意的幸福生活。

年1月15日






(图片源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一案花香,一炉茶烟

(-01-18 19:10:04)

转载▼ 标签:

烹茶

花又开

一案花香一炉茶烟

摄影

原创

分类: 【烟儿。烹茶】


图文 似水若烟

近总有微恙。于我,倒也正常。

找相熟的医生,三剂中药几包中成药,一般便可痊愈。

但此起彼伏,也只能见症吃药。

天气不是太潮湿,便是太阴冷,不管怎样小心翼翼,总是无可避免。

吃药于我来说,倒也不算什么。难的是,吃药,便不想喝茶了。

无茶,这一日便索然无味。炉火不烧,这一天都觉得空落落。

所以,往往,喝药不能喝茶我便都知而不知,听而不闻,照喝照常。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