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读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水墨艺术花鸟作品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6-04-07   




江上,一九六八年出生于武汉,现为武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归元寺书画院专职画师。早期师从国家一级美术师江海河先生学习山水、书法,后又随禅意大画聚一先生主攻人物、花鸟。二十余年,画攻山水、人物、花鸟,或浓墨重彩,或水墨淋漓,有雄浑凝重之气势,有山空神朦之空灵,多元综合,苍茫含蓄,给人以无穷遐想。书攻汉魏,学古融新,隶碑相参,别具意趣。山水画、花鸟画、佛画作品,有的浓墨重彩,融合中西,大处见气势,小处见精微;有的则是水墨淋漓,轻描淡写,山空神濛,苍茫含蓄,给人以无穷的遐思。这些画作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植根传统别于传统,熔笔墨、装饰、物象、意象、心象于一炉,大开大合,大黑大白,粗犷细微,纵横交错,多元综合,以一种全新的构成关系和表现形式营造出厚重、空灵、迷蒙、高洁的禅意境界,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其书法作品,则上溯汉魏晋唐,下探明清近代,隶碑相参,错落跌宕,古韵今风别具意趣。江上是一位依靠自学成才并卓有成就的书画家,其创作的山水画《过秋红叶落新诗》入编中国书画研究院大型画册《中华传世书画鉴赏》,被授予“中华金奖艺术家”称号,山水画《禅境》《峡江风云》双双入选第六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荣获成就奖、优秀奖。






具有千年传统的中国画,历经二十世纪的变革,在这个多元开放的环境里,虽然它的一些原有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技巧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蜕变成了程式化的因袭,但它的与生俱来的能不断于现实生活中汲取新活能量的能力,又使它不断的推陈出新。中国的水墨艺术向来推崇写意,贵在画作中所体现的意韵情趣。艺术家重韵大抵始于魏晋,后来更发展演变为将作品分为逸品,神品,妙品,可见作品中的意韵是历代画家所推崇并一以贯之的。在这个艺术纷争,流派纷繁的时代,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的花鸟画所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古雅通明,神清意远的世界,恰与古意会为一流,一脉传承。宋代以后,中国的水墨艺术由于时代,环境等多种因素,自觉不自觉的进入了文人化阶段。画家也力求“蕴藉、灵和、冲淡”的意境,不以“奇”、“险”为追求,专求自是而已。画面的构成往往是以图的“简”和底的“空”遥相呼应,从而达到一种稀疏简远的意境,因此整幅画作给观赏者提供的往往不是丰富的视觉享受,而是以精神、心灵为归宿的感官体验。画作是要追求一种对心灵、精神方面的慰藉感。崇尚玄淡,乃寄兴高远。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作品风格古雅沉静,清新幽明,宛若一枝带雨的梨花,优雅,清淡,静谧,幽深,少一分太显苍白,多一分则过于庸俗。他在用现代人的情怀演绎古典的情调与意趣,与花鸟大师霍春阳的风格有同气连声之势。但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学古而不囿于古。他从霍春阳的“古”看到了其中的“新”,从而抓住了花鸟艺术发展的规律和本质,认识到了继承和发展之间的辩证关系,于霍师得骨得髓,而面貌无毫厘相似,可谓最见其活精神者。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画作潇洒清真,于世俗之中而脱尽世俗之气。他的画力倡率真、古雅,意韵沉静,追求故意,是对从古到今花鸟画作多种意趣法则的一种主观筛选,陶淬与熔冶,最能见出宋人尚韵的诉求,但同时又应和了宋代大书画家米芾“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的主张。可谓笔不至而神只至,笔尽意远

  


古语有云:画如其人,清朝理论家刘熙载也说过如其才,如其志,如其学,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一幅画作所折射出来的是作者本身的品质。正是因为作者寄至味于淡泊,深入古人而又能够从古人中走出来,具有深厚的艺术修养,扎实的笔墨功底,才能够勾勒出古雅沉静之作。艺术家的思维妙拟神仙,变化莫测,借助书画工具,流芳夜于笔端,创作出或足以“张皇当世“,或足以”轨范后人“的佳作,使观赏者或借以赏心悦目,或从中体味出宇宙变化的无穷奥妙。当我们看到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作品,被他的作品中所散发出来的古雅通明沁入肺腑时,我们不禁要惊叹,在我们习以为常的所见所闻当中,他又听到或看到些什么?但有一点,他的思想的触须是时刻都在我们所不曾熟知的艺术世界里不断蔓延,再蔓延的。历史是一台庞大的过滤器,在时间的推动下,它会让一切经典的东西成为永恒,让一切肤浅的东西沉入谷底,让所有对它虔诚的追随者名留千古,让所有虚荣的哗众取宠者被黄沙吞噬。文人画虽然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时不被认可,但随着历史大方向的发展,又重新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几点江山。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抓住了文人画作中的主心骨,从而使得“尚意,重韵”,追求古意这一水墨艺术的大精神清流不断。“古、淡、静”这一千百年来中国画传统中亘古不变的一股清流,在如今这个喧嚣浮躁的艺术界更显得弥足珍贵。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作品正应了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人们心灵的渴求,为烦躁的心灵于闹市之中求得了一片栖息之地。这种“古雅通明,神清意远”的格调将是这个时代精神的归依之所。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的花鸟画作放眼观去,神清气悠,舒卷笔墨写心境,裁花取鸟续古意。画面简静,笔墨温和,无半分挣折之险,反而多了一分冲和之态。花是闲花静放,蝶是幽蝶自在,雀是清鸟幽鸣,就连石头都是静态自得。整幅构图更突出了“简”,可谓形简意远。这大抵就是黄坚画作的独到所在。他的画作体现出来的“韵”在于含蓄而有余意,如大钟撞响,大声已去,余音复来,令人有无尽回味的余地。他的画所体现出来的“古雅”既是气韵质朴,醇厚,格调高尚,超逸,文化内涵深邃。这也许正是因为黄坚认识到了学画应“取法乎上”的道理吧。他的花鸟画简峭,孤迥。一草一木,一花一蝶,一石一鸟,这些物象本身很简单,但作者却运用艺术的思维使之不再如本身那样简单,而是赋予了这些物象更深层次的内涵。作者所取的不是自然物象的形,而是借助物象的形,运用笔墨,力图将所要表现的“势”翻倍再翻倍。这便是南朝王曾虔所说的“神采为上,形质次之”。这本身是作者心境的一种体现,同时也是作者艺术修养的再现。自然界中的物象都有着自己变化万千的美,而作者经过“仰观天象,俯察地法”,“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使自己的思想与自然相沟通,使自然美与精神美相融合。于是,这些物象一旦进入画面,便都具有了作者赋予的清幽意境,显得古雅通明,神清意远。 [!--empirenewspage--] 作者:韩伍、曹雕、谢天赐、刘二刚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读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水墨艺术花鸟作品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当代实力派书画家江上水墨艺术花鸟作品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