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长篇小说《黑红》4-5章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6-04-22   

3月。惊蛰已过,但似乎还看不见春天的影子,树木懒洋洋地伸展着光秃秃的漆黑的枝丫,乡村城市都像一部黑白片,色彩单调。天空间或飘落雨夹雪,但春回的大地已不喜银装了。雪花落地即刻融化得无影无踪。空气仿佛受潮过度,几乎可以捏出水来,或隐或现的生命想要破壳而出,却因潮湿、阴冷而在地下隐藏着。

李则徐归心似箭,下火车,倒中巴,再坐摩的,舟车劳顿,几番辗转,终于回到了冀南平原上的村子。他魂牵梦绕的故乡,只是冀南平原上一个极其普通的村庄。九个小时前,他还在繁华的都市中游移在女生丛中,九小时后的现在,时空切换,他置身于寂寞荒凉,与现代化相距甚远的乡村之中,时间的步伐似乎一下子慢了下来。李则徐下了摩的,背着包,沿着马路,心事重重地向村口走去。

没有太阳的天空灰蒙蒙的,像一片惨白的布幔笼起在大地的尽头。天地相接处,弥漫着忧愁的薄雾,远处的山川也是一片苍茫。连绵不断、一眼望不到边的葱绿的麦田在微风的推动下,偶尔涌起层层碧浪。大地上散落着一个个村庄,仿佛一个个港湾码头,在期待那些长年漂泊在外面的游子们回家。望着星星点点的村庄,李则徐感到有些亲切。走完马路,拐上村道,李则徐老远就看见了他的村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枣树林。几百棵一人合抱那么粗的枣树,沧桑斑驳的树干擎着光秃秃的枝丫,寂寞地伸向天空。那一棵棵秃头秃尾的枣树,宛若一个个秃头歌女,排排站立,黯然神伤。上大学前,每年的七八月份,枣树上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李则徐时常爬到枣树上偷枣吃。一看见那些枣树的枝枝叶叶,他便条件反射地咽口水。

远远望见西枣村了。房屋高低错落,仿佛铅笔素描似的勾勒出交错的轮廓,青灰色的屋脊在树林的掩映中时隐时现。火柴盒似的房子沿着两边构建,中间留出南北交错的街巷。十字街心矗立着两根巨大的电线杆,杆子上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安着四个大喇叭。村里每逢重要的事项或通知,都是从那几个喇叭里播出来的。见了大世面又转回来的李则徐,虽然觉得他的村庄有些寒碜,但毕竟这是他的故乡是他的根啊!所以看见自己的村庄,还是觉得无比亲切。

进了村子,他发现甬路上有人用荞麦皮撒了长长的一道。他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甚至来不及跟路上遇到的熟人打个招呼,就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向家里奔去。然而李则徐还是回来晚了。

他看见自家的大门上贴着一副白色的挽联:一生勤俭留典范,半世贤良传嘉风。院子里摆放着纸人纸马。从敞开的大门进去,白衣素服的亲人们在四合院里忙碌着,间或有号啕的哭声和哀乐传出,他感到犹如晴天霹雳!

他迎面撞到了身穿一身孝服的父亲李和平。父亲骤然之间苍老了许多,两鬓飞霜,皱纹深似刀刻,双眼红肿。见到他,父亲有些悲喜交加,低沉的嗓音从他的嘴里发出:“孩子你回来啦,快去看看你奶奶吧。”李则徐放下背包,直奔堂屋。堂屋正中设了一个灵堂,中间挂着奶奶的遗像,奶奶在照片里慈祥地微笑着。黑纱飘飘,烛光闪闪,花朵簇拥,哀乐凄婉。李则徐明白,他迟了一步。他心里堵得慌,忍不住扑通跪在灵前哇哇地哭出声来。躺在棺材旁边木板上的奶奶好像睡着了,双目紧闭,神态安详。她穿戴一新,银发整整齐齐,面容清癯,躺着一动不动。母亲杜梨花穿着白衣白裤,戴着白头巾从厢房出来,循声来到中堂。她见儿子哭得伤心,心生怜悯。她去拉儿子起身,也忍不住潸然泪下,结果母子抱头痛哭一场。杜梨花边哭边说:“儿呀,你奶奶临终前一直不肯瞑目,念叨着‘我的孙子啥时才能回来啊’,要见你最后一面才走,可最终还是没见上……”

几位婶婶伯母扶起了他们母子。泪眼婆娑中看到了躺在棺材旁边木板上最疼他最牵挂他的奶奶,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李则徐仍不相信奶奶已死。杜梨花泣不成声地说:“孩儿啊,你奶奶最疼你了,她吃不下饭,喝不进水,有一整天了,直到前天晚上,她还在念叨着你……”李则徐泪如雨下,记忆中奶奶的往事片段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奶奶每次见到他总能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块糖果或点心;他上小学一年级时,几乎每天下午放学,奶奶都拉着拐棍站在院子门口等他;那一次他犯了错,父亲李和平拿着棍子撵着他要揍他,他跑来跑去没处躲,就跑过来找奶奶,奶奶把他拉进怀里,夺下了父亲李和平手中的棍子,并斥骂了他一顿;上大学前的暑假,他在枣树上偶然听到爷爷是被人害死的,他拿着爷爷当年杀过鬼子的大马刀从屋里往外冲,准备为爷爷报仇时,奶奶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不让他去杀人闯祸……而今天他和奶奶永隔阴阳两界,最疼爱他的人走了,远去了。他轻轻地抚着奶奶的手和脸,想好好看看奶奶最后一眼。奶奶睡得太沉了,任凭他怎么呼唤,她都不答应一声。想到再也见不到奶奶了,他悲痛欲绝。

傍晚,堂屋大门洞开,灵堂烛火通明,放大的相片中的奶奶定格在微笑的瞬间。黑纱缠绕,蜡烛燃烧,香雾袅袅,哀乐齐鸣。

李则徐的父母亲、大姐二姐及两个姐夫和李则徐都为奶奶守灵。这几天,他们一家人都哭累了,眼睛红肿,声音嘶哑。他们都席地而坐,通宵不眠,整夜守在灵前,为奶奶默默祷告,希望再送老人一程。

陆续有一些远亲近邻前来吊唁,有的送票子,有的送粮食,有的送花圏,有的送纸人。李则徐的父母张罗着接待吊唁的宾客,女眷们则以荡气回肠的啼哭向来客鸣谢。

黑纱和白花,香火和蜡烛,哀乐和哭声不绝于耳。人影晃动,忙忙碌碌。

奶奶走了,世界上最疼他的人去了,永远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牵他的手了。李则徐两眼红肿,到最后,已经哭不出来了。凄凉婉转的哀乐,像一把匕首在李则徐的心里割来刺去。他心里不只是痛苦,更是憋闷。他吃不下饭,可是胸口仍然很胀痛。他哭得太累,不知何时,竟趴在草垫子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长篇小说《黑红》4-5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长篇小说《黑红》4-5章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