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我們之間》

发布时间:2016-06-17   来源:读书笔记

我为了你丢弃了所有的失望,变成了一个永远只会笑的人。

你却向远处奔去,满心只有那人阴郁的眼。

果然,人没有悲伤是活不下去的。

痛得要死了,才能活下去。

------郑号锡随笔



[嗯嗚.....]

緊咬嘴唇也沒忍住的呻吟讓鄭號錫松了口,手指輕觸剛剛被自己咬紅的嫩肉。

[玧其哥是怎麼對你的?說說看嘛,他也會像我這樣做嗎...]

瞬間翻完一萬個白眼的朴jimin咬咬牙,[哥你對女生也會玩這種花樣嗎?]

[怎麼可能,我對女生可是很溫柔的~]鄭號錫呵呵笑彎了嘴角。

[喔,那我告訴你玧其哥才不會這樣,玧其哥是不同的]最起碼不會這麼差別對待!哼!

姿勢都擺好了,臉卻還是倔強地扭到一邊,鄭號錫聽著這回答也不惱,反而寵溺地蹭著有點潮潮的小腦袋,這一次他笑進了眼裡。

堪稱完美的手型,指腹從尾椎往上順著棘突一節節地摩擦,最後到了光滑的後頸,看到小孩不可遏制地縮了下肩膀,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貼了上去,性感的薄唇摩挲著向下繼續。安靜的屋子讓那本來就少兒不宜的聲音變得更加色情,直到牙齒在皮下磨出血點,鄭選手才依依不捨地起身。

[我可以滿足你想要被人需要的心理渴求呢,厚比很需要雞米妮哦,所以提不管什麼要求,雞米妮都不可以拒絕,知道了嗎。]鄭號錫盯著自己很滿意的傑作自顧自地說著。

不管做多少次朴jimin依然會怕,但是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他害怕的緣由,卻不得不強迫自己去擁抱,去接納。不停地用其實號錫哥平時正常的時候還是很疼自己的,號錫哥是很有分寸的,號錫哥不會真的做到一發不可收拾的等等來催眠自己。緊握的小拳頭動了動只是抵在了對方胸前最終還是沒有推開,鄭號錫在看不見的一邊嘴角揚起了得逞的弧度。

哥,既然你用溫柔留住了jimin的心,那我就用殘暴讓他的身體記住我吧。噓!可不能讓大家發現,不會絕望的鄭號錫其實是已經如此的心灰意冷。

朴jimin也許永遠不會知道當時選擇趕來搭救自己的哥哥,其實是鄭號錫。因為那件事就這麼闖進自己的心裡,成為最特別的哥哥,那個人本來應該是鄭號錫。

但他更不會想到的是,3年之後,鄭號錫又救了他。

正處於上升期的愛豆,超額的工作量可以想像,洗澡時候都不敢關門,怕一個不小心就睡過去著涼了,但是嘛,也並非所有人都累到如此地步。

「你這麼喜歡挑戰我的極限不就是想看我能寵你到什麼地步嗎」閔玧其沒有起伏得聲色,連呼吸都沒有變化,只是那深遂加重的眸讓人膽寒。

朴jimin看著他哥覺得世界末日真的降臨了,不停向後縮啊縮恨不得縮到消失的樣子也沒有換來閔玧其的一絲同情。

「哥??我錯了~我?我~」急得不知該怎麼辦,小嘴張張合合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為天然呆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剛到宿舍就被人一路扯進房間給扔床上了,力氣之大讓他覺得自己要被撞傻了,即使如此朴jimin還是馬上感知到玧其哥生氣了,瞬間當機,腦袋飛速咿D回憶著剛剛經過的人事物。每每玩的正好哥哥卻突然翻臉,他不禁自省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在潛意識裡玧其哥是不會錯的,可自己什麼都沒做難道也錯了?

「沒關係,我慢慢做,你慢慢想。」說完就一個用力將小孩翻了過去,大手強硬得掐著對方脖子讓人絲毫動彈不得。被按住後頸朴jimin有點喘不上氣,閔玧其的手很骨感大大的沒什麼肉,削尖的骨節壓得他生疼。

光滑的頸部有兩條粉粉的紅痕,毛細血管破裂得顏色很淡,說明弄上去的時間不長。一條斜著橫過肩頸交匯處,另一條垂直其下的末尾勾勒清晰,是一個大寫的J。

閔玧其深吸口氣,剛在更衣室瞄見時強壓下的火氣現在翻騰著,恨不得用手直接挖掉那塊後頸肉。

覺得真的快要窒息了朴jimin只能稍稍揚起頭微張著嘴以換得更多的氧氣,不敢反抗的欠虐樣深深刺激著閔玧其本就難以平復的怒火。於是團權爺爺決定轉怒為欲,拆快遞般兩三下就將小蠢雞給扒乾淨了。

[哥!~等下~~等等!]

閔玧其嘖一聲右手放開了對小孩的桎梏,左手依舊死死地按住脖子。

[雞米啊~這種事怎麼能等呢?不怕把哥的腎憋壞了嗎?]醉酒的語氣此時更顯沙啞低沉,輕而易舉地就將生澀的小孩給撩得滿臉通紅。

[那...先洗乾淨...]朴jimin感受到自己雙頰的高溫,不敢轉頭。

[你呀~]這麼自覺地被吃讓閔玧其控制不住露出癡漢笑容,大約是想著小孩不敢回頭於是放任自己面部表情,手上的力度也稍稍鬆動了些。

不知道哥哥內心只沉浸在自己腦內中的朴jimin聽著身後拉鍊和金屬碰撞的聲音,下一秒又被大手抓住翻了過來,並沒有感受到刺眼的燈光,馬上就被黑色蒙住了雙眼,這質感應該是玧其哥貼身的黑背心。突然意識到什麼讓身下本來很溫順的人兒開始微微掙扎,剛剛跳完舞的身上還有淡淡汗味讓人有點窘迫,朴jimin覺得這哥像在煎肉餅一樣翻來覆去的玩弄自己,此時身體大開著讓他不知該往哪邊多躲,結果就只能是不停扭動蹭著蓋在臉上的衣物,看起來又像是在索歡。

閔玧其緩了兩秒才出手握住了想要去揭背心的小肉爪輕輕地就給按了下來,他很滿意小孩只要稍稍一暗示就瞬間變乖的性格,無時無刻地想弄哭他,更何況聽著朴jimin的哭音簡直是世上最烈性的媚藥。一般情況下閔玧其的忍耐力還是不錯,當然是被這小妖精訓練出來的,仔細思考剛剛的衝動行為有點後悔,想也知道這肯定是鄭號錫那小子有意而為之。

對於鄭號錫這個弟弟閔玧其也瞭解得七七八八,像這種在對方身上蓋章宣誓主權的幼稚行徑是他想做而不敢做的。也太囂張了吧,平時雖然玩心重但很知分寸,肯定是想著最近小孩不用再穿背心就開始放肆了。

相較於最後加進來的小孩認識的時間更長,默契讓本來佔有欲都很強的兩人居然在混亂之中找到了一個迷之平衡點。不過主要原因有三:朴jimin很呆,鄭號錫也算尊敬兄長,而閔玧其始終覺得是自己有愧于鄭號錫。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