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情系铁窗15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6-06-27   

1993218(被迫写下的遗书)

无缘无故的被卷进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之中,致使我别无选择写下遗书。

爸妈,不要怪女儿让您操了十年的心,而又空盼了一场,我实在被迫而别无办法,也许上帝就是这样安排的,十年的牢狱之灾并不能赎回我的罪过,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死了,你们不要伤心,谁也挣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在这法治的区域里,也无法保证我人身的安全。1228日我已经被人殴打一次昏死过去,卧床不起,为了改造身体还没恢复就挺着出工了。

出工后我却又遭到多次辱骂和威胁,我都忍了,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十年前我愤怒之下杀了人,有过教训了,我不想再错,我不想再让你们伤心,可是不行啊,以不容我再想了。也许命该如此吧?

爸妈养了40年的女儿,没为您进一点孝心,女儿想过,出监后哪也不去,就守在爸妈的身边,开一个小小的服装店,养活爸妈和自己,那么现实的事情,现在都变成了泡影,以往梦想的东西,我都想让它变成真的。时间好残酷啊!生命的尽头就在眼前,我喜欢知道死期这种形式,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爸妈不要过分的伤痛,女儿才能安心。

该走的时候谁也留不住,我活到现在已经是多得的了,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妈妈,此刻我多想扑在妈妈的怀里痛快的哭一场,诉诉我的委屈,都怨你从小就不让打架,连打架都不会,就吃亏。

有教养的人,在没有相同教养的人群里,只能受欺负,妈,你说这公平吗?

爸妈就此告别吧!记住我的话,不要悲伤,否则我死也不会安宁的。诀别!

女儿:文均 于监狱

写完遗书,读一遍泪流满面,真真假假也因永别哭过,我为什么非要写下遗书?

“来来来,咱们干了这杯”,三只酒杯,事情坏就坏在这三字上。究竟谁是这中间的第三个?那就得因情而定了。

我先说说喝酒的场面吧,三只酒杯,不!不是什么酒杯,一只茶缸,一个玻璃罐头瓶,一只塑料牙缸,但里面装的却真真是酒,“干”三只杯子有声有色的碰在一起,一饮而尽,一杯下肚,我已经脸红心跳了,坦白说,这种反应不仅仅是酒的魔力,是内心的胆怯不安。还有一份自羞,入监十年第一次干这种事。当然没人看见我的表情,因为是晚上,屋里关着灯,只有窗外大墙上探照灯的光亮色色迷迷的照进屋里。使我们辨得出哪碗里是鱼,哪碗里是肉,那瓶是啤酒,那瓶是白酒?这顿饭的花费大概要上百元,我可是一个子儿没掏的白吃。

这个时候的技术科,只有我和黑玫瑰两个犯人了。她很有能力,弄些米菜什么的。我俩每顿饭都吃的有滋有味的。生活的很愉快。我忙着写作的时候她也帮我洗衣服,洗被子,但是我和她绝对不是监狱中的那种大姐小妹关系,她知道我舍不得时间干这些事,就主动帮我。可是好景不长,她跟大中队的投料员秦辉好上了。这顿饭就是她请的。

我反对外中队的犯人到这来,不能让她们了解的太多,比如自己用电炉子做饭,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也不想让别人破坏安静的环境,就和黑牡丹说“别和她来往了,这样很危险的,让干部知道怎么办啊?进小号不值得。”她说“没事,在她们中队没人敢管她,躺在床上抽烟都没人敢告诉干部。”听她这么说我更害怕了,更了解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了。其实大中队的投料员就是一霸,安排生产流水线,犯人都给她上态度,不给就没好。我的态度更坚决了“不行,不能让她来”。她没说什么,但我知道阻止不了这事。

不出所料,她们又买来酒菜,又是一顿丰富的晚餐。一次又一次,越陷越深。我下决心和黑玫瑰分开。

她们的关系更加亲密,秦辉成了技术事第一个外来的主人,一日三餐在这里,洗澡洗衣服都在,就连上厕所也要来取一块手纸,这到还可以忍耐。

有一次我吃黄瓜,就给黑玫瑰一根,她还没吃完,秦辉就来了张口就骂“我看哪个贱逼再给你黄瓜的,愿意吃给你买,让你吃个够”。没头没脑的让她臭骂一顿,冤不冤啊?就这样在我们三个人中间形成了尖锐的矛盾。

有一次加班,我到大中队流水线上处理活,我回来时技术室的门上锁了,灯关了。我以为黑牡丹走了,就开门进屋,把电闸推上,她俩都在屋里,我傻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告诉我“你小心点,黑牡丹和秦辉要打你”。又有第二个人提醒我“你防备点,有人要打你”。

我心里明白,但是我想“也不应该呀,我还没告诉干部呢,她们这么做不是逼我吗?谁会这么愚蠢啊?

出工后,我去被服车间的路上遇见秦辉,她恶狠狠的骂我“小贱人你等着,让你过不去今晚上”。欺人太甚,我不理你,进去找中队干部反映情况。中队干部觉得问题严重,又不是一个中队的犯人,不好处理。就带我去找改造大队长,这个大队长老厉害了,举个例子,晚上监舍区犯人都在“中央大街”上玩,一看见她从二门进了,一瞬间人就全不见了,遇见她总有倒霉的人,说不定是谁,也许挨训,也许一反一正俩耳光,为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违纪的事没处理,看见你就想起来了,但绝没有冤枉的。

大队长听完汇报,让人把黑玫瑰和秦辉叫来,让我在外面窗下站着,大队长训她们一顿,又赏几个耳光,然后警告她们“谁敢动文均一个指头,我让她十倍偿还”。其实投料员秦辉在大队长那也是很有面子的,只要是犯了错误大队长不惯着任何人,在她这还真能找到公平。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情系铁窗15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情系铁窗15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