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此刻是否还有一趟爱的火车》小说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6-12-18   

《此刻是否还有一趟爱的火车》

人生该有很多重要的日子放在记忆一隅,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昨天,储三居然遗忘了——12月18日结婚记念日也是前妻的生日——那些消失的岁月,仿佛隔着积着灰尘的玻璃,看似朦胧却也抓不住。

晨间,打开机看到一条短信:你什么时候有空?想来看看你。储三踱步窗前,看到冬日阳光冉冉升起,似乎这和煦光芒影响他的抉择。遂短信回复百里之外的她:每天都有空!今天就来吧,等你!

上午,上课期间思绪纷至沓来。等待是一件美事,有翘盼的兴奋。似乎有了目标,于等待本身而言。储三早早去了火车站,在出站口抬头凝望,广场上几株葱郁的障树,一团团枝叶瑟瑟发抖。凌厉的风吹皱他额前的一缕黑发,脸容感到麻木,肌肉似乎僵硬,无惧和执著等待谜面揭开。陌生人的她乘车前有几次短信表露:这几天没休息好,有些憔悴,第一次来看你给你带些礼物。我照片你看过了,能认出我的。她的自白似乎给他预设底线,怕他失望,聪明的女子推己及人能理解男人是视觉动物。就好象储三和其他初识女子见面前的交谈,总是夸她们如何如何之美丽的恭维话,给对方一种放松和自信的力量,毕竟男女已过不惑之年,需外界给予些鼓励与安慰。

远处,她伫立人群,左右张望显得特别醒目,犹如一朵粉色山茶花,寒风中极尽地翘首绽放。储三忽然有些迟疑,面对意料之外的局面自惭形秽。男女双方这种情绪或显常态,一方优秀势必会给对方带来紧张与忐忑,只因在意与羞赧,这情绪在交往中此消彼长。紧张的储三打起精神迎上,见面寒暄,刻意营造松弛温馨的气氛,忙不迭地傻傻笑了:“你比照片更美丽,太出乎意料,呵呵。”边说边用手接过她左手上的手提袋。她有些尴尬,嘴角掠过不易觉察的失落,即刻恢复情绪,侧身摆摆手,护着右肩上的提包。

储三心中有些分寸,因她看过他弹钢琴的视频与他上发布的日志,给予中肯好评!亲切呼称其小名;小三。短短二字如弹丸击中他的左右心房,也像个透明人被一阵暖风轻柔掠过。乳名是母亲和家人对他的昵称。

两人来到储三简朴的店铺,在里间狭小空间里促膝长谈。随着谈话深入,她内心放下花容的矜持,储三留意她心理变化。其实他给她第一印象或许真有些失望。储三明白自己衣着与身高,“艺术家”平时不修边幅随便惯了。从动物学角度来说,所有雌性希望雄性骨骼高大,这意味着能得到保护和获取更多的食物,在进化中这意识遗传在基因里。用现在的俗语解释;女人容貌是她的钱财,男人的钱财是他的气度。

从半个老乡聊起直至天气冷热,无所不谈。储三展现口技,使出浑身解数。时而幽默风趣,时而言之咄咄,不置可否。倏而两人有了默契,似相交甚善之感。储三从内心分析,想用简捷方法能最快突破双方的阵线,每次约会都是一次艰难的挑战。他预备两种方案,探问是不是愿去宋明古建筑的老街,或者去他新装修的住所参观,谓之礼尚往来。

因为天气阴冷,两人感到阵阵寒意。逼仄的里间,他自然而然顺手从她腰身环抱一圈,紧住双手,紧贴她的耳畔稍用力嗅了嗅。起初他像只胆怯的小狗看见奶油蛋糕,不敢前去,只有两目张望贪婪地嗅嗅。慢慢地他又像一条孤独的老狗,厚皮糟毛。储三鼻腔呼出一串串热气,轻触她发根与耳际柔软处,她撇头弯腰一阵战栗,俩人不禁轻微摇晃。此时,本能的情欲犹如缱绻一处的枝条……

按照事态逻辑的惯性使然,储三还是邀请她去了他的住处,打开空调和铺面下电热开关,他俯在她身上,亲吻她白的面颊。她有些支持不住,顿了顿身体,轻语微颤地对他说:“小三,我们再多了解一段时间,好吗?”储三没顾没回话,像在梳理田间地头那一束束红艳好看的山茶花……他帮她脱下粉红羽绒服与线衫内衣,又站在她身后,伸出两个手指打开杯罩搭扣,两根带子小兔一样迅速回缩。她在胸前接住攥在手里,扭头冲他甩抛出一朵花,眉毛下弯,嘴角上翘……

窗外,零星汽车的喇叭声惊扰了梦境,天色已暗淡。不知睡去多长时间,他右手臂弯枕着她微乱发捎与洁肤颈脖,梦里依稀感到她和自己匀称的呼吸。醒后感觉很美好,恍如隔世般又回到人间。俩人说着话,一句悠然接着一句问答,他们彼此穿越了对方的身体,已亲密无间,没有顾忌地说笑。天帝伟大之处;性成为男女沟通的纽带,情欲是情感的源泉,甚至用来捆绑两个性格迥异或两个毫无相干的人。

此时谈话坦率而真诚,相互说起过往的家事,不幸家庭有各自不幸。哀叹之余储三手肘紧了紧,挪了挪她头颈和身体,好让散发温热的身体更紧密地贴近,顺手为她揶了揶被角。她面带感激宛尔一笑,他看到脸部那久违的鱼尾纹,心中掠过一阵心酸。每个人暗藏年龄的秘密与时间赛跑,不苟言笑面部还是平滑细腻,只在喜悦后不经意的笑容,泄露彼此已过不惑之年,自忖:她年轻时肯定是非常美丽的女子啊!又心想,这样相拥胜过任何浪漫的情节,两颗孤单的心好像得到长久的慰藉,储三多么愿意就这样忘记时间而长眠不醒。

之前,她说过晚8:48分乘火车回去,解释说最近工作还是很忙。就在这起身前的十分钟,他们回到现实世界,说起对方的生活,储三如实回答她的疑问。这让他有些担心,知道任何美好是不能回到真实世界,男女本质的爱恋在真实境况面前好像显得不堪一击。她默默无语又长叹一气。这些状况在他来看是失控的,为此手足无措。

储三决定用剩余时间来弥补对方的一丝憾意。牵手下楼,骑上新大洲踏板摩托车,后坐载着她,一路直行穿过灯火亮丽的街道,来至徽派古朴的老街。这地段他有一套二居室的公寓,储三半开玩笑半真诚地说:“以后老了,我们可以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养老,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时来这里居住。”她只浅浅一笑。他已经失去主动权,不能把握事态发展,一时间也猜不透她真实意图,面部神情似乎回到下午刚下火车那一种状态。储三挽起她手臂,刻意表露亲昵的神情,又走过城市的商业街区,街旁店铺,鲜艳衣装与各色灯光下的玻璃橱窗,让俩人看得目不暇接。在老街旧牌坊前驻足,环顾周边夜色下的灯影。储三心有感叹,虽以前居住的公寓离老街近在咫尺,也难得晚间玩味观赏,或许这一切场景在记忆里已司空见惯。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此刻是否还有一趟爱的火车》小说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此刻是否还有一趟爱的火车》小说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