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一年生]我不是他番外-wardXplame 表白(上)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7-03-06   

  今天是学长们的毕业典礼。

  转眼间,他们竟然也已经在这个学校里度过了两年的时光。

  大学大概是人这一生中最轻松惬意,最丰富精彩的一段路程,只是却也同样要在其中面对各种各样的分离。

  原本想要一大早就过来给学长庆祝的他,最终还是迟到了。

  恐怕等下见面,学长又得一通埋怨。

  大一刚入学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每每相对便剑拔弩张的他们竟然会转变成为现在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更想不到那个凶悍到不行的学长,竟然也会变得那么软萌。

  那么讨人喜欢。

  “哦豁,毕业典礼的花竟然送这么简单粗暴的红玫瑰,你这是准备跟哪个学姐表白吗?”迎面走来的人是同班的Tiw,“ward,动机不纯哦!”

  拿着一大捧红玫瑰在校园中穿行的人,正是ward。

  ward一向高冷,就算跟认识两年的同学,也鲜少露出笑容。不过今天他的心情明显很好,竟然对着Tiw笑了起来:“是啊,动机不纯。”

  承认得这么干脆利落。

  Tiw拍了拍一旁M的肩膀:“春心萌动竟然这么可怕吗?ward竟然在对我笑?”

  M眯了下眼:“我也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

  ward无奈地摇摇头,直接捧着花束与他们告别,没走多远,却又碰见了另外两个认识的家伙。

  kongphop算是他在这个学校,唯一熟悉的朋友。

  他向来不喜欢与人交往,但与kongphop却意外地相当投机,偶尔约着一起打打篮球,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地就熟悉了起来。

  即使他从来没说过什么表明关系的话,但在他眼里,kongphop也已经是他为数不多的哥们之一。

  此刻,他的哥们儿正厚着脸皮赖在Arthit学长身边,硬搂着他的肩膀,让对面的摄影师帮他们拍照。

  Arthit学长一脸的嫌弃,但却还是挣脱不了似的,乖乖地被他搂着拍了好几张。

  任谁也能看出来他并不是真的拒绝。

  ward站在一旁看了没多久,Arthit学长便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不自在,一把把kongphop推开。

  kongphop也不恼,反而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嗨,ward,你怎么才来,刚才plame学长找你好久。”

  听见那个名字,ward脸上的表情也不禁柔和了一些。

  “哦咦……还捧着玫瑰,今天是来表白的吗?”kongphop冲他挑了挑眉。

  以他们之间的关系,kongphop当然不会再误会他这束花是要送给哪个学姐。

  ward看了看Arthit学长怀里还捧着的那一捧与他手中这束娇艳程度不相上下的玫瑰花,无言以对。

  Arthit学长却在下一刻就把那束玫瑰扔到了kongphop怀里:“跟你说了不要买这个!神经病哦!”

  “kong哥,你们的朋友吗?”那个一直举着摄像机的人凑过来,ward才发现,这个人竟然跟kongphop长得说不出的相像。

  相似的眉眼,相似的轮廓,只是看上去比kongphop小了两岁,满脸带着笑。

  一向对别人的事都不太关心的ward都免不了升起几分好奇:“这是……”

  “我表弟singto,从小在国外生活的,最近刚回泰国准备定居。”kongphop简单地给他们介绍了下,“这是ward,我的好朋友。”

  “萨瓦迪卡,ward哥!”刚刚从国外回来的singto似乎对这种泰国的传统礼仪很感兴趣,打个招呼还特意把手中的相机放了下来,毕恭毕敬地对着他双手合十,弯腰行礼。

  ward捧着玫瑰,不方便回礼,也只是对着他示意了下。

  “你们知道plame学长在哪里吗?”ward迫不及待地转回正题。

  “哦,他……刚刚好像说和Not学长有事要谈,去教室那边了吧,刚走。”kongphop指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Arthit学长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伸手拉住即将转身的ward:“那个……他们应该很快会回来,不如就在这儿等会吧?”

  ward笑着摇摇头,便再次迈开了脚步。

  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那个人。

  这一路上,许多穿着学士服的学长学姐们正在与家人朋友合影,他不知道被收进了多少镜头当中。

  但不管哪一个镜头,能拍下的大概都只是他步履匆匆的身影。

  ward一直都不太懂得表达自己的情感,就连与plame学长的相处之间,也大多都是对方主动。

  plame学长其实……一直都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除去最开始的冲突,plame一直都有意识地想要拉他融入身边的朋友中间。

  ward明白,或许最开始,plame学长会那么做只是出于一个学长的责任感。

  因为看他性格孤僻,身边连个朋友都没有,才会忍不住做什么都带着他,妄图让他融入集体。

  不过幸好,后来学长也像他一样动心了。

  ward修长的手指不由得抚上自己的唇,他还记得上面那温润的触感。

  昨天下午,他趴在plame学长公寓里的书桌上,懒洋洋地闭目养神。

  plame大概以为他睡熟了,趴在他的眼前,小声咕哝:“毕业之后……恐怕也没理由缠着这小子了吧。怎么也得保个本。”

  ward虽然听见了,但却仍然闭着眼没有动静。

  他想知道学长到底要怎么保本。

  事实证明,学长终究没让他失望。

  那个吻虽然轻得好像蜻蜓点水,但那触感却让人终生难忘。

  只是,还没等他笑出来,plame就已经慌里慌张地逃进了洗手间。

  许久之后,才从里面出来,问他:“刚刚你……没发现什么吧?”

  ward忍住笑,挑了挑眉:“什么?”

  plame的脸上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只是垂丧地摇摇头:“没什么……”

  ward硬硬压下了摊牌的冲动。

  他们之间,向来都是plame主动,如果现在就揭穿刚刚的那个吻,便连表白,都算是plame学长开始的了。

  这一次,换他来。

  在毕业典礼这一天收到喜欢的人的表白,恐怕会多一层不同常人的纪念意义吧。

  如果现在有哪个熟人碰见ward,恐怕一定会被他脸上一直消不下去的笑容吓一大跳。

  千年冰山竟然也有融化的一天。

  终于走到了plame学长平时活动的教室,ward刚想推门进去,便听见了Not的声音。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一年生]我不是他番外-wardXplame 表白(上)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一年生]我不是他番外-wardXplame 表白(上)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