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信息
新浪网 如何指导 

【史藏】愛·回家(17)-完

e层楼   发布时间:2014-01-04   发布者:sunday
本來計劃去年完成的,結果變成2014年填完的第一個坑……(17)水氏講的這些事情,很都日常瑣碎。簡單來說,就是史豐洲這人,平日是如何為人處事的。別說藏鏡人,就連史豔文都是第一次聽聞。父親史豐洲的英雄事跡在坊間、尤其是在他的故鄉雲州這片地方流傳很廣,說他如何智勇雙全,說他如何率領僅僅數萬士兵守護明朝邊關安寧十數年……各種傳說簡直神乎其神。但母親幾乎沒有對他談及過父親。當年幼的他問到父親在哪時,母親都只簡單回答:“你爹在外面打仗,很快就回來了。”而這所謂的“很快”,時常就是一兩年;若是前方戰事吃緊,便是三五年都不一定能見到父親一面。父親在家的時間很短,最多兩三日就有軍令來催;他和父親的交談也很少,無非都是在母親的要求下向父親彙報自己的功課進境,而不管好壞父親都會說好好好,然後勉勵他要當無愧天地的男子漢。
在他面前,母親對父親也幾乎不曾有過多少情感表達。就算那一次他初次隨父出征、最後卻扶靈而歸,母親的反應也很平靜,好似早就料到一般,一個人操持料理了父親的後事。二十二歲那年他準備離家赴京師,行前收拾行裝,母親在一旁看了他半晌,驀地好似自言自語般說道:“……生得越來越像你爹了,就差沒有鬍子。”當時他有些詫異,忍不住還往鏡子裡多瞅了幾眼。記憶中父親皮膚黝黑、面容瘦削清癯,儘管雙目有神,臉上總帶著洗不脫的滄桑——那時的自己,究竟是何處與父親相像呢?許多年之後他終於明白,母親用來和他比較的,是年輕時代的父親;就像現在母親對他們兩人說起的,大多也是她和父親成婚前後、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說他與部屬之間親如兄弟,說他在三年回鄉守制時又是如何打理家中的桑園、相助周圍的鄰居……史豔文愈發覺得父親是了不起的人,從平凡的小事中都能得見善良正直的品性和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氣概,怪不得能被母親記掛至今。
藏鏡人卻越聽越是蹙起了眉。儘管成長在敵國,但作為交趾的頭號大敵又是他幼時認定的殺父仇人,藏鏡人對史豐洲的傳說聽得也不會比史艷文來得少,甚至還有些許對強者的憧憬,一如對那位有交趾戰神之譽的無頭將軍羅天縱。可現在他覺得水氏描述的這個史豐洲……不但和他的憧憬相去甚遠、一點都不似一個英雄,而且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難道是親生父子所以天然就感覺親切?但這熟悉又不像是親切,反而有點無力……就在藏鏡人轉頭剎那,無意瞥見感動得眼泛淚光的史豔文……於是他終於知道,這份令他無力的熟悉感到底從何而來:還好他沒有遺傳到這種特質!
之前一直安靜的亮節這時候忽然在搖籃裡哭鬧起來。“是餓了吧。”水氏說。史艷文一聽,連忙張羅著給孩子餵羊奶。水氏於是也站了起來:“小孩餓了,大人也該吃東西了。你們會住幾天再走吧?我去弄晚飯。”“——我來幫忙。”藏鏡人跟著站起,史艷文卻拉住他:“小弟你現在身體還沒完全恢復,還是等我來吧。”聞言,藏鏡人和水氏一起回頭,向他投去輕蔑的一瞥,異口同聲道:“你會嗎?”被母親和小弟同時藐視廚房技能,史艷文無法反駁,只得訕訕地繼續給亮節餵奶去了。
水氏對藏鏡人跟來幫忙卻沒什麼意見。藏鏡人跟著母親到了廚房,同樣不多說話,看著母親做些什麼就默默在旁邊打下手。水氏見藏鏡人手法熟練,頗有些意外:“你平日常做?”藏鏡人洗著菜,點頭說:“都是我在做。”水氏聽了,不由得歎息一聲:“那真是辛苦你了……”
這是水氏第一次說出關懷他的話語,雖然僅有一句,卻讓藏鏡人一時心有觸動:“母親……”其實他跟著水氏進廚房,不只是幫忙打下手那麼簡單。他有一件事,想要單獨對母親坦白,那就是父親史豐洲的真正死因。母親和史艷文,都只知道父親是戰死沙場,卻不知道父親其實是因他而死。
這件事是他心中一塊無法治愈的心病。在那段戰戰兢兢、唯恐自己的真正出身為人所知的惶惑日子裡,他不止一次地想過:假若當初羅天縱沒有將他擄走……假若他能更早知道自己的身世……假若在那場戰役之前他能有與父親相認、回歸中原的機會……——他的人生,是不是就會幸福平順得多;而母親是不是也不用經歷失去丈夫、失去兒子的許多痛苦?但這些可能都被打碎了——在看到那支長矛貫穿史豐洲身軀的剎那……就由他自己,親手打碎。
這件事他一直沒有對任何人提說,哪怕是史艷文……正因為現在更親密了,他才更覺得難以啟齒。他們待他越像是一家人,他就越忐忑、不安乃至恐懼……覺得自己不應該被這般對待。那是一種揮之不去的負罪感,使他本能地把自己排除在這個家之外。——即使家庭溫暖,原本就是他許多年來最渴望得到的東西。但剛才聽過母親水氏說完父親的過往事跡之後,父親在他心中不再只是一個符號,而是有了真實存在的感覺……於是他忽然有了衝動,想要對母親坦承自己的罪過。不為獲得寬恕和原諒,他只希望這一次可以鼓起勇氣、坦率地面對自己的內心。就算母親聽完之後要將他摒棄在家門之外,那也是他應該承受的報應。
“母親……”“何事?”水氏把洗好的菜放在案板上切,頭也不抬地問道。“其實……我有見過父親。”“……哦?”“是在最後,那次戰役……我就在他對面……他是因為看到我才會被、才會被……”藏鏡人雙手撐著灶臺邊緣,痛苦地低垂下頭。隨著刻意被遺忘的記憶重新揭開,歷歷往事放大成畫面,異常鮮明清晰地投射在他的腦海;那時的感覺,也在胸中漸漸甦醒:初次登上戰爭舞臺的激動與雀躍、見到敵陣中那個少年時的錯愕、身中流矢的劇痛……以及在看到那位敵方主帥因為失神而被長矛刺穿時,他所感到的難以置信的心痛……曾經有過的憤懣、不甘都已被洗盡,如今再次想起這段回憶,填滿胸臆的就只有悔恨。就因為他,父親不但輸掉了戰役,還輸掉了性命……成為父親人生中一個難以抹滅的污點。藏鏡人一生從不言悔,但如果可以,他情願用一切交換那一刻的時光倒流……“本來父親……是可以平安回來的……”
頭上,忽然有了溫柔的觸感。藏鏡人一怔,這才發現是水氏正用手摸著自己的頭髮。“……他有回來啊。”“有……回來?”藏鏡人不可置信地抬起頭,正好對上母親平靜的面容。像是回應他的疑問,水氏微一頷首,淡淡地說:“你相信‘託夢’這回事嗎?”
“……‘托夢’?”藏鏡人有些遲疑地問道,不知道母親忽然說起這個是什麼意思。“嗯……在你父親過世那一天,他來到我的夢裡,對我說,他在戰場上見到了我們那個失蹤十多年的孩兒。”水氏靜靜地看著、這個和自己擁有相同湛藍瞳色的兒子:“所以這些年……我一直相信,你是活著的。”
发布者资料
公司名称:
联系人: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史藏】愛·回家(17)-完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史藏】愛·回家(17)-完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