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刘先生(改编)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1-06   

来不及收起我惊慌失措的目光,骑着单车走在前面的你突然扭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嗨。

我想是那个灿烂的笑容点亮了我年少时光的每一个夏天。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中学的一次考试,按照上一次考试的名次排座位,你坐在我前面的位置。每当我遇到不会的题抬头思考的时候,你的背影就像是一面白色的墙,宽阔且绵长。于是我的目光就只能在这面墙上翻腾跳跃,寻找着似有若无的灵感。

几年之后我曾经多次笑着跟你提到过这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说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能把T恤穿的一个褶都没有的人,每次都毫无例外的换来你声势浩大的爆捶,拳头落在身体上却总是轻轻的。

有的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也许是因为那近两个小时目光的聚焦和倾注,也许那件白色T恤上有我喜欢的淡淡柠檬香,也许是那墙一般的后背给了我一直以来都在寻找的安全感。从此你的背影就像是一方黑洞,每当出现在我方圆几公里内,我的目光就会毫无抵抗力的地为之吸引,再难逃脱。

那一年学校为了备战中考拿出好成绩,决定为年级前60名成立专门一个补习班,每天在大家上完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会多学习一个小时,周末也会额外补课。这一次我们的成绩没有巧合到只差一名,而是差了十几名。但是由于补课的时候采用的是横排的龙摆尾,所以我又被不可思议的安排在了你斜后面的位置。

我们的故事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理所应当的展开。那时候的我正在经历内心最煎熬的一段岁月。身体和心灵的发育成熟让我苦恼又难为情,脸上丛生的痘痘和低哑的声线让我自卑的不敢抬头出声,对自己取向朦胧的意识更是让自己惶恐的不知方向。那时候的我没有几个朋友,到了快毕业的时候和同班的同学有的都没说过话。就像是一羽轻飘的浮萍,渺小到只能随着湍急流水向前飘着飘着,偶尔睁开双眼,嘴巴却干涩的发不出声音。

所以在那就算保持前后座不到半米的距离两个月,就算每天那额外的补习时间都在默默注视着你,我依然没有勇气跟你打一个招呼。在路上偶尔碰上的时候,心底明明早就绽开了温暖灿烂的笑容,早就千百次演习预备好了想要对你说的那一声好,脸上竟还要挂着冷若冰霜苦大仇深仿佛在告诉你别来理我我不认识你的样子,擦肩而过后却都会缓下脚步,听着你的脚步来确定你真的已经越走越远。

“明明是你偷走了我的心,但每次目光相接的时候却总是落荒而逃,仿佛我才是那个小偷”

喜欢看你打篮球的时候自信阳光的笑,喜欢看你认真做题的时候严肃专注的浓眉,喜欢你因为人缘好总是被大家簇拥着走路的样子。我以为这种喜欢会默默地保持不被打扰,直到那天习惯性地仰望着看着你从我身边经过,又突然被你从单车上递过来的那声“嗨”和那张无比阳光的笑脸撞个满怀,我关于初中的所有记忆就全部沉溺淹没在那耀眼明亮的斑斓阳光里,片刻不曾挣扎。

中考结束,我顺利考进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级,你却失利了,只考到了一个普通的班级。

有想过给你打电话安慰你,但是总是觉得很突兀,即使鼓起勇气拨完号码,也总是在第一时间扣掉了。我们只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也许朋友都算不上。我运气好考得不错,现在的安慰会不会被你理解成嘲讽或者其他的不怀好意。经过内心旅途的千回百转,末了还是幽幽作罢。

只是随着自己慢慢长大,我变得比以前勇敢了一点。整个高一,在路上遇见你的时候我会假装很熟络地跟你打个招呼,尽管每次都会紧张的手心冒汗。依然记得第一次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你满脸的错愕,哈哈。之后你跟我说过,没想到内向如我的人竟然会跟他打招呼,也没想到在他考试失利,跟很多原来关系不错的同学因为班级不同都渐渐没有联系的时候,会是我笑着跟他攀谈。每每听到这我一脸都是快乐,内心充溢着的是对自己的勇敢的满满感激。

就这样,高一过去了。你杀进了我们班级,在那个很短的暑假,我做了一个我做过最勇敢的决定。

“喂,你好,请问是XXX家吗?~XXX在家吗?”

“哦,你就是啊,我是XX,额呵呵嘿嘿,就是那个,嗯,初中的时候那个补习班坐在你后面的那个男生啊”

“哦,记得就好,嘿嘿,那啥,你考到12班了哈~嘿嘿,挺好的”

“恩恩,也没有啥事其实,嗯就是,你能跟我一座吗?!”

“好”

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同桌。在同一片天空下,分享着同一个课桌,在最好的年纪,认真地学习着我们最应该学会的东西。成长,面对挫折,和面对懵懂的那一份喜欢。

年少时光的我们都是那么的年轻,所以一点点情感涟漪也会显得那么的惊天又动地。在那旷日持久漫不经心的一次次拼凑与粉碎之后,我才终于承认那个梦里低声啼哭的孩子是不肯服输的自己。

你总是这么体贴。冬天我咳嗽的厉害的时候,是你趁下晚自习溜到校外的药店,然后在上课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把一瓶川贝枇杷糖浆塞到我的桌洞里。

你总是那么粗心,总是记不住我家里的电话。经常上上课扭过头来认真地问我,你家电话多少号来着? 可是我的生日你却总能记得住。

你总是这么了解我。在我考试成绩特别差心情难过出去走走的时候,你竟然能察觉到我微妙的变化,不一会就在操场找到了我,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静静地陪着我,回去的时候还会在我的肩上轻轻的拍一下。时至今日,那仍是我受伤时能享受的最大慰藉。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刘先生(改编)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刘先生(改编)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