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读《华夏美学 美学四讲》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1-07   

老师要求阅读的两本书中,说实话,我更偏向于这一本书,这本书不仅仅是描绘了一幅华夏民族的伟大画卷,更是不断的拉扯你,好像要把你拉进书本所描绘的这幅画卷中去一样,不仅让人反复在脑海中描绘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那种朦胧的,带着禅意带着孔孟学说带着儒学色彩的神秘的美,更是让人不断的去思考马拉松,美,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在这里我先给美下一个定义,漂亮,使人产生愉悦之感。在汉语词汇里面,美是最经常被使用的一个,比如我身边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同学总喜欢说:“这腿,好美!”究其字源是许慎在《说文解字》里面采用“羊大则美”的说法,“羊大”之所以美是由于好吃的缘故,数千年下来“好吃”便成为“美”的一个说法。而在没有文字之前,在“好吃”之前,美从何而来?在狂魔乱舞的旧石器时代,原始人在打猎摘果之余会从事神秘的巫术礼仪,狂热的舞蹈,并在洞穴里面刻上壁画来表达自我。通过这一系列的夹杂着原始冲动与文化象征的活动,人类逐渐获得了自我意识,形成一套属于群体的秩序,这时候审美交加在原始狂野与巫术活动之中。与此同时,人类的动物性由于社会文化因素的渗入而开始转化为人的心理,智力活动开始产生,感知愉快和情感宣泄的人化就是美的起源。

原始图腾歌舞、巫术礼仪的进一步完备和丰富化,就是所谓的“礼”“乐”。这一系列的礼乐传统在殷周革鼎之际系统完成,也就是大哲人孔子所一直提倡的周礼。由巫术礼仪所演化而来的周礼同样地有一套秩序,到了周朝便从巫术礼仪的规范转化成维护上下尊卑的统治体制。“礼”对于各种动作、行为、表情、言语、服饰等有着一系列感性秩序的建立和要求,“乐”同样也有其一套符合其体制的规矩,人的情感在与礼乐教化的交融的矛盾和统一中进一步发展起来。

美是一种深情。儒道给人的感觉似乎没有喜怒哀乐一样,即使有也是不咸不淡的样子,若此下去华夏美学就失了些许色彩。以“香草美人”自喻的屈原在这一潭波澜不惊的湖水上掀起了巨浪,有别于庄子,屈原顽强地追求世俗的真理和忠实,他把儒家的仁义道德深沉真挚地情感化了。“自古艰难唯一死”,就在秦国攻破了楚国国都郢都后,不舍昼夜的汨罗江成了屈原最后的归宿,他用死来证明忠君爱国。屈原的死将礼乐传统和孔门仁学对生死、对人生、对生活的哲理态度,提到了一个空前深刻的情感新高度。这极大地震撼了知识分子,他们深刻地了解了生命可承受之轻,生命可承受之重,屈原式的情感操守影响着一代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司马迁为完成《史记》忍辱负重,嵇康的悲愤哀伤,近代王国维自沉于昆明湖。

深刻的生死内容赋予了儒学炽烈的情感,审美突破了伦理道德的范式,更加注意于情感自身的意义和价值。艺术作为情感的形式,由远古那种规范性的普遍符号,进到这里对本体探寻和感受。人们开始将情感灌注到无意识的自然当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在其他人眼里,春水只不过是水,可到了李煜这边,春水已经变成了真实的情感存在。

孔子以“仁”为核心的儒学,其后孟子,荀子继承丰富。楚文化及屈子的深情,从另一方面保存并发扬儒家的思想。在第二章中作者论述“仁”,他说“仁作为一种社会实践,在概念上就包含美学,因为它促成了周代礼乐外在化加以内在化,这种内在化变成了自觉的人性和人文情感的适当目标,并产生被圣贤的主题人格,这种人格类型是儒学的人文核心。人类智慧和善良赖以积淀和更新。” 儒家从仁学开始,以人际关系为轴心,厚人伦美教化。

儒家文化是非酒神型文化,虽然经庄子 屈子的精神和禅文化的渗入却并未改变,它不排斥感性欢乐,又同时要求节制,即使是自由的庄子,深情的屈子以及禅宗心空万物,求超脱又现实的精神,这些仍然是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儒家规格。

“儒道互补”是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是李泽厚创造的说法。他说,从表面上看儒道是对立的,一个入世,一个出世;一个乐观进取,一个避世消极。但它们相互补充而协调,两者在艺术上的关系是一体两个面。因为儒家的“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经常是后世士大夫的互补人生道路,而“身在江湖”和“心存魏阙”也成为中国历代知识分子的心理和艺术意念。庄子尽管避弃现世,却并不否定生命,更是对自然生命抱有尊重和珍惜的态度。

就审美理想而言,儒道都以“和”为理想的境界,儒家主要在人和,与天地同构也基本落实在人际关系的谐和。道家和庄子美学强调“天和”,是人对自我和天地万物同一的体验。对儒家而言,或可称庄子为纯艺术精神,庄子所追求的道:超形质而重精神,弃经世致用而倡逍遥抱一,与一个艺术家所呈现的最高艺术精神在本质上是完全相同的。当道家的的思想在社会意思形态中占主导地位,该时代文艺创作在内容上便呈现出一种尊重个体价值,渴望或美化非功利主义,形式上呈现出一种强调自由,蔑视法则的清新而淡泊之美。 从孔子至孟子荀子的儒家思想构成了中国文化的理性精神,它的“外王”的功利策略,使人进取济世,但儒家又“穷则独善其身”,指出了一条修身养性的“内圣”的路径,找回人间情味。

“ 儒道相互渗透,将审美引向深入,使文艺中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创作欣赏,蕴含着表现着对人生的超越态度。有了这一份态度,就给现实俗世增添了圣洁的光环,给热衷与人际伦常和名利功业者以清醒冷剂。使被种种异己力量的奴役所扭曲者回到人的自然,回到真实的感性中来。”

明中叶以来,《金瓶梅》《肉蒲团》开始挑逗人的欲望,性爱欲求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情欲性的趣味成为当时的一种风尚、风气和风流。以孔孟传统儒学的“异端”而自居的李贽,对封建的男尊女卑、假道学、社会腐败、贪官污吏,大加痛斥批判,主张“革故鼎新”,反对思想禁锢。与李贽间接相关的一批人物,如徐渭、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读《华夏美学 美学四讲》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华夏美学 美学四讲》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