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写作技巧

张孝玉:通会之际 人书俱老——梁(山献)生平及行书创作研究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2-23   

通会之际 人书俱老

——梁巘生平及行书创作研究

清代乾隆时期,书法家梁巘声名甚著,与梁同书齐名,时称“南北二梁”。梁巘一生不慕功名,书法成为他的精神寄托,他一生都投入到了书法实践与书法教学之中。梁巘在他个人所著《承晋斋积闻录》中,勾勒出了一幅他个人心目中的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吾思构精室三间,中悬元宋名人书画,案头置古书、古帖数十种。清昼良宵,下湘簾,焚沉香,静坐凝神,便有无量受。”

书法给梁巘带来的不仅是艺术上的享受,更多的还是对人生的感悟。对书法的钻研使梁巘不仅看淡了官场上的沉浮得失,甚至是长子梁俊业、长孙梁鹤的早殇,也并没有让他因巨大的悲痛而一蹶不振。当前学术界关于梁巘的书法甚至是梁巘的生平问题,并没有太专题的研究,因此,本文即以梁巘本人的生卒及书风入手,分析研究关于梁巘的相关问题。

关于梁巘的生卒年代,至今尚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亳州人,乾隆二十七年(1762)中举。关于梁巘的生卒年代,目前学术界有如下几种阐释。

其一,以张龙文先生为代表的“生卒年不详”说。此种观点始见于张龙文所著《中华书史概述》(台湾中华书局,1983年版),而后大陆学者刘恒著《中国书法史·清代卷》(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杨宪金主编《中国传世书法》(西苑出版社,1999年版),黄惇等合著《中国书法史》(辽宁美术出版社,2001年版),陈振濂主编《西泠印社百年社藏精品》(西泠印社出版社,2004年版)等史学专著或书法作品集中,均沿用了“生卒年不详”说。

其二,认为梁巘“生年1710年,卒年不详”说,此说法见于胡传海发表在1999年《书法》第4期上的《劲而不野,清而不薄——浅谈梁巘的书法》一文,文中将梁巘的生卒年定为“1710—?”。

第三种观点认为梁巘“生于1710年左右,卒于1785年左右”,沈培方在1998年《学林漫录》第12期发表了《梁巘及其〈承晋斋积闻录〉版本考》一文,文中推测其生卒年为1711年至1785年后,而后吉林大学历史文献学专业2004届硕士段惠子在其毕业论文《梁巘〈评书帖〉研究》中,采用了沈培方所推测的1711年的生年,而推断梁巘卒年为1786年至1787年之间,随后王乃栋《中国书法墨迹鉴定图典》(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将梁巘生卒年定为1710年至1785年后,2005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了《清梁巘草书宝晋斋帖跋》,张飞莺在此帖的简介中将梁巘生卒年定为1710年至1785年,2006年7月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明清楹联荟萃》将梁巘生卒年定为1711年至1785年,而2008年4月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的《楹联碑帖》将梁巘生卒年定为1710年至1788年。

第四种观点则认为梁巘“生于1725年左右,卒于1784年”,宁文芝发表于《阜阳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会讯息》第2期(2003年7月25日)的文章《再认识梁巘新发现》一文,通过《清·宁问礼〈湖北巴东知县梁公家传〉》的相关辞语注解,推断出梁巘的生卒年为1725年至1784年。

近几年来,随着对清代书法史以及对梁巘的研究不断深入具体,不断涌现出新的论断。2011年1月,孙晓涛发表于《宿州学院学报》第26卷第1期的《梁巘生卒年新考》一文,认为梁巘生于雍正十二年,即1734年,卒于乾隆五十年,即1785年后。2016年6月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第二届全国邓石如与清代碑学书法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张朝阳《从几则题跋看梁巘与邓石如》一文中,将梁巘的生卒年定为1727年至1785年,此学术观点也是迄今为止关于梁巘生卒年相关问题的最新成果。

梁巘并非出身官僚世家。他的祖父名叫梁尔禄,据《亳州志》记载:

“以孙巘壬午举人,任巴东令,貤赠文林郎,性敦厚而意志旷达,遇事所待,济力所得,为者必尽力以终其事,尤其好吟咏,曾为小诗,有《梦中吟》一绝,江南北属和者甚多,曰:‘轻篙点破桃花水,白鹭惊飞过别川。’超然之至,自在言外。子接孟,候选经历,以子巘赠文林郎,佩服古训,言动不苟,素履粹然,为乡里所矜式,长子峰,岁贡生,次即巘。”

从这段文字可以得知,梁巘的家族,哪怕是在亳州当地都不能称得上有多显赫,他的祖父、父亲都凭借梁巘的仕途而受其沾溉,得以貤封。祖父梁尔禄,“性敦厚而意志旷达,遇事所待,济力所得,为者必尽力以终其事”,可见其人品之温厚端方,而梁尔禄在诗文方面也颇有造诣,有《梦中吟》诗集传世。梁尔禄的儿子梁接孟“佩服古训,言动不苟”,可见在做人、求学上都延续了父亲的庭训,梁尔禄在人品与学养方面影响了儿子,继而间接影响了梁巘,对其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梁巘个人的仕途也并不能说有多顺利,史书记载他为乾隆年间壬午科举人,曾受两淮转运使卢雅雨之邀,馆于扬州运署。梁巘至北京后考进士落地,继而考取了咸安宫教习,在此期间第三次进士再次落地,

“引见奉旨以知县用原选四川重庆府綦江县知县,具呈亲老奏明改补近地,今签掣湖北宜昌府巴东县知县缺。”

三次考取进士落地,使得梁巘对功名的态度产生了些许变化。清代的州县按照冲、繁、疲、难的标准分为四档,政府以此作为地区的参考标准来任命马拉松官员,从梁巘以“冲难中缺”任“四川重庆府綦江县知县”,而后“签掣湖北宜昌府巴东县知县缺”可以看出,梁巘候补知县缺的难度尚属于中等水平,相对而言是较为容易建功立业的职位,而他本人也确实做得不错,不然也不可能因为他的仕途而给家族带来莫大的荣耀,梁巘本人应该也对自己的政绩较为自得,不然也不会在书法作品的款识中多次将自己就任湖北巴东县知县的官职写上。但到了乾隆三十六年(1771),“辛卯岁,余自巴东回籍,课徒寿春书院。”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张孝玉:通会之际 人书俱老——梁(山献)生平及行书创作研究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张孝玉:通会之际 人书俱老——梁(山献)生平及行书创作研究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