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读鲁迅先生的《伤逝》有感――文·心若慢弦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5-07   

清末民初,各种封建社会的传统思想和现代文明思想相互交织在一起。特别是青年人,急欲挣脱旧思想的束缚,以追求个性的自由和思想的解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鲁迅先生推出了他唯一一部的爱情小说《伤逝》,篇幅不长,却能准确的捕捉到了旧思想与新思想的相互冲突而未能完全决裂的悲哀点。
鲁迅先生以倒叙的手法,一开始就让涓生以忏悔的方式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涓生是一个靠码字为生的小知识分子,是“五四”文化运动后衍生出来的、受过新思想启蒙的青年人。所以,当他跟旧时代过来、没有受过教育、传统思想还未彻底解放的子君“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孛生,谈泰戈尔,谈雪莱……”时,子君“她总是微笑点头,两眼里弥漫着稚气的好奇的光泽。”我在想,姑且不论子君能不能完全听得懂眼前这个知识分子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她一定会对他投去崇拜的眼神,一定会被眼前这个书生的才华所折服。而在我看来,涓生则是有点耍小手段了,他凭着自己读的一点书来忽悠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传统女人上了他的“贼船”。要是放在现代社会,女人们才没那么傻,不管你再怎么满腹经纶,只要现实中你是一个过得一塌糊涂的打工仔,也就是说没有豪车豪宅,没有以经济实力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女人们大多只会觉得你除了会扯大炮、吹牛,而一文不值,甚而会鄙视你,更别奢谈什么爱情了。子君不一样,这可能也与她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她虽说目不识丁,但骨子里就喜欢有学识的人,换句话说,当时的土豪不会入她的法眼,她的生活态度无非就是套用现代流行的一句歌词“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即便她没有念过书,也会有与生俱来诗意的一面。
关于子君的容貌,鲁迅先生并没有做任何的着笔,可我总觉得她一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至少不会很差,否则,也不会让涓生这个知识青年那么迷恋。因为,凭涓生的条件,虽然不是什么土豪劣绅,那也算是一个有稳定收入的打工仔了,这在一个功利主义还没有完全盛行的年代,他若想找一个与自己匹配的、有共同语言的知识女性,每天花前月下,吟诗作对也未尝不马拉松可,何以要找一个目不识丁的女人呢?据此推断,子君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所以,女人有时候有没有才华无关紧要,只要你长得好看,都可能容易引起任何男人的好感,包括思想上自命清高的知识分子。总而言之,在涓生不厌其烦的“教唆”下,子君还是上了他的当了,非但如此,她对于爱情的勇气和义无反顾相比涓生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她的那句“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无不让人感到震撼!在涓生的会馆里幽会的时候,涓生送她出门,“照例是那鲇鱼须的老东西的脸又紧帖在脏的窗玻璃上了,连鼻尖都挤成一个小平面;到外院,照例又是明晃晃的玻璃窗里的那小东西的脸,加厚的雪花膏。她目不邪视地骄傲地走了,没有看见”,说明了她对于旁人的异样的眼光的态度就是“没有看见”,当做不存在。在婚恋思想还很保守的年代,这样旁若无人的爱着一个人,得需要多大的勇气!特别是当他们决定私奔,离开会馆,到外面去找房子租的时候,涓生作为知识分子的怯懦的一面开始显现出来,“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眼光,一不小心,便使我的全身有些瑟缩,只得即刻提起我的骄傲和反抗来支持。她却是大无畏的,对于这些全不关心,只是镇静地缓缓前行,坦然如入无人之境。”从这里可以看出,涓生对于旁人的眼光还是有所在乎的,否则就不会瑟缩,就不会用私奔的骄傲来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而子君呢,可以做到如入无人之境。所以,爱一开始的时候,子君作为一个女子比涓生更是义无反顾。但是,别忘了,一开始爱得义无反顾的一方总是受伤害最深的一方。
私奔后,住在一起的日子一久,两个人的差异开始显现出来。子君虽然出于爱的勇气,能够从一下子从旧思想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争取到了自己爱的权利,但是,她摆脱旧思想的影响还没有彻底,传统的家庭旧观念还扎根于她的思想中,在她的意识里依旧认为家庭结构就是男主外女主内。于是,她开始买回鸡狗饲养起来,就这么打算心安理得地过着两个人的小日子。思想上还愚昧落后的子君并没有感觉到涓生心理的变化――涓生在读遍了她的身体以后,把先前以为对子君的理解变成了隔膜,为什么会有隔膜?――涓生所希望的“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很显然,子君并不是那个会时时更新的人。特别是在涓生遭到局长的儿子的赌友――就是前面提到的以前他住的会馆里的雪花膏的举报而被解雇时,作为男人的涓生更是感受到了随之而来的生活的压力,以及对于未来的迷茫。但子君呢,还在若无其事的喂养她的鸡狗,人都吃不饱,鸡狗倒是抢着饭食来了,直至后来生活相当窘迫的情况下,把油鸡杀了,狗也被拉去丢弃于郊外,子君也开始从表面上对涓生冷漠起来――真是应了那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
生活上的困窘,使得涓生不得不考虑开始寻找新的生路了。这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或多或少都有点觉得此时的子君只会是他新的生路上的累赘。他甚至不愿意回家,不愿意面对子君的冷漠,在经过一番的心理挣扎后,他还是决定跟子君摊牌。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涓生太负情负义,我却不这么认为。换个角度想想,涓生并不是陈世美,陈世美是在飞黄腾达的时候抛弃了与其共患难的发妻,而涓生却恰恰相反,他是在落魄不堪的时候放弃了爱情。涓生总还是爱着子君的,只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说的好听点,他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爱的人跟自己一起受苦。但是,涓生却又是可恨的,他没有考虑到当初子君不顾胞叔的反对,甚至断绝亲情,甚至为了置家当还卖掉了自己的金戒指和耳环来跟他一起生活,是抱着多大的决心和勇气来与他一同共患难的,是多么难能可贵的真情,却被他一手断送了。以至于后来当他知道子君离开没多久就死了的时候,他的痛苦和懊悔是可想而知的。在描写涓生的痛苦和懊悔这一点,鲁迅先生是下了重笔的,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作者言下之意是,涓生其实并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因为薄情寡义的人不会如此的纠结与痛苦。比如这一段,“时光过得真快,我爱子君,仗着她逃出这寂静和空虚,已经满一年了。事情又这么不凑巧,我重来时,偏偏空着的又只有这一间屋。依然是这样的破窗,这样的窗外的半枯的槐树和老紫藤,这样的窗前的方桌,这样的败壁,这样的靠壁的板床。深夜中独自躺在床上,就如我未曾和子君同居以前一般,过去一年中的时光全被消灭,全未有过,我并没有曾经从这破屋子搬出,在吉兆胡同创立了满怀希望的小小的家庭”,无不彰显出了爱人离开后物是人非的凄凉!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读鲁迅先生的《伤逝》有感――文·心若慢弦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鲁迅先生的《伤逝》有感――文·心若慢弦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