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写作技巧

最后一张纸

发布时间:2018-05-24   来源:读书笔记

北大培文杯语文大赛作品~阳阳的第一篇小说

白回家了,看着桌上的一叠白纸,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臭小子,愣着傻笑什么呢?得个奖就得意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算你以后有头有脸了,我还是你老子!去,洗碗去。”父子一向无话,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父亲一眼,正要张口,却又被父亲浑圆的双眼逼的退了回去。
白在学校举办的作文大赛中得了一等奖,这一叠白纸是奖品。一叠白纸,在那时是多么珍贵啊!白平时只能用大黄纸,白纸,他只是见过,知道这个东西罢了。
白洗净了碗,走出厨房:“本来还想让爹高兴一下呢!”白这样想着,“臭小子,你那桌上一摞白纸,留着也用不着,应该挺值钱吧,明天卖了去。”白父漫不经心的说道。“可那是我的奖品啊!”白急切的说道。“臭小子,你怎么这么没追求?别人给你几张白纸片子你就满足了?我还指着你出头呢,你就这么容易满足?这事儿没商量!”白父的声音渐渐严厉。“可是,好……好吧。”白垂下眼,应允了。
晚上,趁着白父睡意正浓,白蹑手蹑脚地抽出一张白纸,藏到了自己的柜子里。
接下来的一天里,一向认真听课的白,第一次走神了,“在那张白纸上写些什么呢?”白脑子里不停思索着这个问题,他想在上面写下自己的理想,想在上面写下自己写过的最好的文章,想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心声。晚上回到家,白迫不及待的坐到桌前,准备用白纸写下自己所想,可当白拉开柜子,登时愣在原地,白纸不见了!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走近,白下意识的看向门口,竟是一脸怒容的父亲,手中是那张洁白的纸。“臭小子,你过来,敢背着你老子藏东西,这白纸是怎么回事?”久久得不到回应,白父看向儿子,发现儿子此时竟微微颤抖着,大滴大滴的泪滴落在地上,看着一向坚强的儿子竟如此伤心,白父声音渐渐缓和:“小白啊,爹是不想看你只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奖励就……“”我才不想听你怎么想,我只知道你卖掉了我的奖品,甚至连那最后一张也不肯让我留下!“白声嘶力竭的吼道,说罢夺门而出。
一切似乎渐渐回归了正常,正如暴风雨后的宁静。
白每天白天上学,晚上回家休息,成绩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学校的写作比赛,他还是每次参加,只是奖品,他不要。白父呢,总自己一个人抽着闷烟。那最后一张白纸就像一个屏障,隔开了父子俩,白也想跟父亲谈谈,但奈何父亲那边白花花的一片,看不真切;白父呢,也想和儿子谈谈,奈何眼前同样是白花花的一片。
儿子渐渐长大,父亲慢慢变老。
“喂,老爹。“白在电话一端叫道,”儿,儿子。“另一端声音明显有些苍老。”嗯,是我,老爹,我的作品在省里拿了一等奖,全国三等奖。“白淡淡的说道。许是因为童年的遭遇,白对奖项和头衔看得并不重。一阵长久的沉默,老人笑了,似乎已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臭小子,不愧是我儿子!我等着你拿全国一等奖!咳咳咳……“。”爹,你怎么了,没事儿吧?“”咳咳咳……不碍事,老毛病了,不碍事,呵呵。“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爹,你自己保重,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挂了。““好好好,你忙你的。”挂掉电话,泪水几乎同时从这对父子的眼中流出。那层横亘在父子之间的屏障,在此刻终于被打破:儿子又一次看清了自己的父亲,父亲也又一次看见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 …
“下面宣布本届大赛获得一等奖的作者,他就是白先生!”随着主持人宣读结束,新一届大赛的全国一等奖获得者已然揭晓,白此时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蹭“地的一下从座位中站起身,看着手中的奖杯和证书,白在心中呐喊着,”爹,我拿到了全国一等奖!“
当天晚上,白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电话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可还没等他打过去,却是父亲打了过来,白接起电话,激动地道“爹,我这次拿到了一等奖!”电话另一端并没有传来熟悉的声息,而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是白先生吗?您父亲走了请您节哀。”白楞住了,他跌坐在地上,任泪水打湿衣服。
白的天塌了——上次有这种感受,还是因为那张白纸。
再次走进家里,看着泛黄的墙,老旧的家具,一切都是以前的模样,只是,物是人非。白走进父亲的房间,目光落在方桌上,那是一张白纸?是的,虽然边角已经泛黄,但那确实是一张白纸。白轻轻拿起纸,阅读起父亲写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小白,爹知道你心里苦,爹没文化,你还能这么优秀,爹真的很骄傲。这张白纸是你第一次得奖的时候留下的那一张,爹当时其实很高兴,但爹不想你止步于此,爹怕这几张白纸限制了你的未来。小白,我知道你恨过爹,也知道解释也是徒劳,所以我写下了这封信。希望将来有一天你能理解爹,原谅爹。其实臭小子你一直都是爹的骄傲!”
带着这封信,白回到自己家中,开始了自己的写作之旅——他要写一本书,纪念在他心目中最伟大马拉松的父亲。
一年后,作家白的作品《最后一张纸》畅销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