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写作技巧

李郎:李郎荷戟彷徨,关山怎堪我度

发布时间:2018-05-10   来源:读书笔记

李郎摄影作品:《承德普宁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

依稀往事已无踪,今朝难与昔日同;
人生如梦岁月匆,李狼有情大爱生;
秋风尽扫百花红,傲迎冰霜看梅松,
经风历雪换妆容,马革裹尸风雨中。

我是把哭泣和血液沉淀在文字之中了。在我走过的路上,这些文字像雨,润沃着我的路边的土地。于是,路边的灿烂一个片断、一个片断。匍匐的草花或金黄或玉白或血红……我常常回过头来,很欣赏也很伤心地凝望着这些并不起眼但却十分生动盎然的小生命,我总是被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曾经在很长的年月里急于倾诉自己痛彻心肺的情感过往。这些回忆犹如毒蛇般咬噬着我的内心。而最终又以一派神性的光照,慷慨地赐予我天地间无与伦比的善美、崇高和隽永。博大的赐予使我内心变得清澈、充盈而滚烫。一种极其纯粹的渴望表达和宣泄一再地使我不得安生。

于是乎,属于我的文字一篇接一篇地在北方南方的报刊上出现了。编辑们每每很欣赏地把这样文字编发在刊物的头条和报纸的显著位置上,他们称这些文字是“很动人的诗歌”和“很优美的散文”。此后,人们便开始注意到一个有着狼一样名字的“粗人”,连同他那桀骜不训的文章。再后来,人们称他为“作家”。这就是李狼,一个比文人还文、比武夫还武的边塞的精灵。


李郎,行者,歌者,生于承德,长于边塞。在塞外小城如山上的一束野花,不自恋,也不自卑,兀自开放。


这个世界那么脏,谁有资格说忧伤;李郎心机通神鬼,悲天悯人好文章。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