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写作技巧

王崧舟:作文教学三问之为什么写不出有意义的生活呢

发布时间:2018-06-12   来源:读书笔记
为什么写不出有意义的生活呢
但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写不出有意义的生活呢?这就是我的第三问。
朱光潜先生在《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科学的、实用的和美感的》一文中这样写道:
假如你是一位木材商,我是一位植物学家,另外一位朋友是画家,三人同时来看这棵古松。我们三人可以说同时都“知觉”到这一棵树,可是三人所“知觉”到的却是三种不同的东西。你脱离不了你木材商的心习,你所知觉到的只是一棵做某事用值几多钱的木料。我也脱离不了我的植物学家的心习,我所知觉到的只是一棵叶为针状、果为球状、四季常青的显花植物。我们的朋友——位画家——什么事物都不管,只管审美,他所知觉到的只是一棵苍翠劲拔的古树。我们三人的反应也不一致。你心里盘算它是宜于架屋或者制器,思量怎么去买它,砍它,运它。我把它归到某类某科里去,注意它和其他松树的异点,思量它何以活得这样老。我们的朋友却不这样东想西想,他只在聚精会神地观赏它的苍翠的颜色,它的盘屈如龙蛇的线纹以及它的昂然高举、不受屈挠的气概。
朱先生的这番话已经说得非常透彻了,对于生活,你至少可以用三种不同的态度对待之,一为科学的,像植物学家那样;一为实用的,向木材商那样;一为审美的,像画家那样。
那么,对于作文,我们当取哪种态度才是可行的呢?我以为,像画家那样,以审美的态度去觉知生活、发现生活的意义,当是最为可取的。因为,三种态度中,只有这种态度才是唯一彰显主体的,它是情感的,而且是带着想象的性质。而这,正是生活的意义所在,也是作文的意义所在。
有一年,《杭州日报》组织中小学作文竞写,有一期,他们让我起一个竞写题目,那段时间杭州老是下雨、老是下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我随口一说:太阳什么时候出来。记者很敏感,就说这个题目好。这就有了一期以《太阳什么时候出来》为题的竞写活动。
我们来看一篇二年级学生写的作文。
太阳什么时候出来
这几天都下雨。每当下雨的时候,我最难过的就是妈妈送我去学校。因为我还要背着重重的书包躲在妈妈的雨衣里,很不舒服。
晴天的时候,我可以坐在后面,而且书包像羽毛一样轻。这让我觉得晴天很舒服,又干又温暖。雨天很难过,又湿又冷。我想雨天是因为云姐姐哭了,晴天是因为云姐姐在笑。
所以,我好希望云姐姐笑啊,笑啊……这样太阳就能露出笑脸了。
记者希望我为这篇获奖作文写点评语,我是这样写的:
太真了!躲在妈妈的雨衣里,喘个气儿都费劲,能舒服吗?晴天多好,别说书包轻得像羽毛,坐在后面的你,不也成了一朵人见人爱的云宝宝吗?
太美了!“雨天是因为云姐姐哭了,晴天是因为云姐姐在笑。”我敢保证,这是天气预报的叔叔阿姨们想上一万年也想不出来的气象解说。
太善了!瞧,为了凑足“真善美”,我怎么着也得再为你找一个“善”出来。善在哪儿呢?善在“我好希望云姐姐笑啊”!谁不希望云姐姐笑呢?因为,谁都希望自己的生活充满阳光,哈!
我们再来看一篇四年级学生写的作文,题目叫《小狗有思想吗》。
小狗有思想吗
今天,我终于大大地残酷了一回——把小狗哈尼和聪聪送掉了!
哈尼和聪聪是我们家的小雪生的。以前,爸爸妈妈就说要把它们送人。家里已经有四条狗了,太多了!可我一直不舍得。直到今天,我想了又想,趁现在才养了两个月,感情还不是很深,送就送吧!如果以后送,会更舍不得呢!我真的是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后忍痛割爱,把它们亲手交到爸爸的一个朋友手里。朋友叔叔家里大,养再多的狗也不成问题。
那个叔叔走了,两只小狗狗被他扛在肩上。我远远望着小狗,不敢和它们悲伤的眼神对视。
回到家里,一开门,哈尼、聪聪的妈咪——小雪就扑上前来,看到两个孩子没回来,它不禁愣住了。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小雪都没胃口,没精打采的。刹那间,我领悟到了真正的母爱是什么,并开始怀疑狗狗是不是也有思想。
现在是晚上九点了,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哈尼和聪聪。于是我偷偷爬下床,开了台灯,写下了这篇文章。没想到小雪也醒着,悲伤地把聪聪和哈尼常玩的布娃娃拖到自己怀里。我想,狗是有思想的。
小雪,如果你有思想,能不能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呢?
狗有没有思想,我们可以存疑。
但是,很显然,小作者并没有从一个狗贩子的角度或者一个动物学家的角度与小狗建立关系,那种关系,要么是实用的,要么是科学的。在这里,小作者与小狗之间完完全全是一种审美关系。是彼此之间的情感让他们超越了人与物而显现为一种人与人的关系。
我们说狗通人性,其实这是要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人通狗性,所谓人通狗性,其实就是将人性迁移到狗上,从而以狗为镜,反照自己的人性。
这样一种智慧,就是我们常说的诗性智慧。而儿童,天生就有这样的缪斯心性,天生就有这样的诗性智慧。照亮作文意义的,也是儿童天生就有的诗性智慧。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为儿童的这一诗性智慧去蔽。在儿童的诗性智慧尚未打开之前,所谓的作文知识、作文方法、作文技巧统统都是一种遮蔽。
我们为什么要作文?也许,一千个写作者会有一千种回答。我以为,作文,终究是为了生命的成长!
周国平在谈到写作时这样说道:“对于我来说,人类历史上任何一部不朽之作都只是在某些时辰进入我的生命,唯有我自己的易朽的作品才与我终生相伴。我不企求身后的不朽。在我有生之年,我的文字陪伴着我,唤回我的记忆,沟通我的岁月,这就够了,这就是我唯一可以把握的永恒。”
是的,作文就是将易马拉松逝的生命兑换成耐久的文字。作文,既是一种学习方式,也是一种生存状态,更是一种生命成长。
所以,作文真的不只是“写”的事,更是“思考”的事、“体验”的事、“探索”的事、“发现”的事、“成长”的事!
为了生命,我们没有理由不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