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写作技巧

写作要有大格局才能拿高分

发布时间:2018-07-21   来源:读书笔记
写作要有大格局才能拿高分 语文乐学苑
  “行文有境界”当是对学生写作非常高的一种要求,这里的境界一般可为凝重的和清雅的两种,前者主要是指“忧国忧民”一类,后者则指“超然”于物外的一类。对中学生作文提出境界的要求,作为普遍的要求可能是太高了,但对一部分高材生来说,当是“恰逢其时”,因为关键时期得到人生最高的指点,当终身受用。
  作文的境界马拉松在何处最能体现出来呢?
  拟题上
  所谓“题好一半分”,对人生的理解常常从题目上就可以看出来,作文水平如何往往于拟怎样的题目便一眼见底。比如说,到茅盾故乡——桐乡乌镇去看过了,可能会有很多的话想说,有许多的情想抒,文章写好后,一个是“茅盾故居访问记”作题,另一个是“圣心永驻”的题目,两者相较,高下雅俗一清二楚——前者是小学生的境界,后者却是人才的境界。比如以“池塘”为话题作文,取“池塘”作题目,与取“生命的潭水”作题,给人的印象会迥然不同;如以“认真”为话题作文,你拟“认真一点怕什么”与拟“大象无形”的题目,境界便大相径庭,所以高分作文要在拟题上下功夫。
  立意上
  立意有高下雅俗之分,高分作文看重高雅。立意要多一点“大我”,少一点“小我”;多一点境界,少一些市侩;多一点旷达,少一点庸俗,多一点责任,少一点敷衍。要立生命的意,立天地的意,立情感的意。
  构思上
  境界是用文字通过构思表现出来的,构思如何,境界便如何。作文中有一些结构当是“黄金分割律”,如古人说的“凤头、猪肚、豹尾”,比如有人用“菊花”取象立意,下面用一个有关菊花小标题构思,不同一般。
  作者这样构思:当清爽的秋风将天空吹向更高远,当陌生的孩子望断最后一只南飞雁,当枝上的绿叶换上橙黄,当一点点微酸已着枝,便又到了菊花飘香的时节。下面便三谈“菊”:菊之淡,…… 菊之傲,…… 菊之殇,……
  这样的构思,文章有境界了。
  用料上
  用怎样的材料,既是体现眼光如何,决定境界如何。好材料能一石三鸟,在有限的文字里表达尽量多的信息。
  高境界作文示例
  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语言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爱人以德,是一种感化;爱人以血肉,是一种生命,这血肉就是德的载体。如果一个人生前的灵与肉,在死后犹能惠及他人,那他就实现了双倍的生命价值。泰戈尔说:要使生如春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一个平常人生能劳作,死能奉献,生前死后都有益于社会和他人,如果做到了这一点,就是进入了灿烂和静美的人生大境界。
  请就“人生大境界”这个话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1、所写文章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2、立意自定。 3、文体自选。4、题目自拟。5、不少于800字。
  例文:
  天涯心境 陈亚洲
  寒山寺的钟声流进枫桥边的泊舟,唐朝诗人张继正在为科举落第而愁眠,对着月落乌啼的寂寥,看着江枫渔火的温暖,他渐渐忘却了寒彻心扉的悲凉,与舟人欢饮夜语,与江潮共沉共浮。于他而言,何必执著于仕途,无非是“春潮带雨晚来急”的空欢喜,清楚了,明白了,但“野渡无人舟却自横”,释然后,官场少了一个过客,诗史多了一首鸿篇——《枫桥夜泊》。此时的张继化悲为喜,此乃心境第一层。
  “无尽奇珍供世眠,一轮圆月耀天心”,有过芳草古道的华丽,有过参军举枪的热血,有过裸体模特的争议,有过游历恒河的眼界,最后他终落发为僧,也许只有“天心月圆”才是他的向往,也许只有“悲欣交集”才是他的人生,弘一法师的世界是悲喜交响的,此乃心境第二层。
  他的诗没有《春江花月夜》那般华丽,却有古筝鸣翠的意蕴;他的词没有柳絮飞花的缠绵,却有黄花枯桐的沧桑。“大江东去”只是他在愤怒时的咆哮,“杨花点点”才是他孤独时的哀叹,没有“对酒当歌,横槊赋诗”的际遇,却有“把酒问青天,起舞弄清影”的才情。贬到黄州,泛舟赤壁,不经意间,与古人共乐,东坡雪亭上的孤鸿,在“鸿飞那复计东西”的旷达中,达到了“天地同喜”的境界,此乃心境第三层。
  张继化悲为喜,叔同悲欣交集,东坡天地同喜,循环着上升,是无数的历史寂寞铸就了强悍的历史传承,诗词是他们的语言,人生就是他们的宣纸,悲喜是他的颓笔,血泪是他们的文墨,在历史黄页中的他们同样铭刻在天地最深的记忆中,因为他们对生与死这一亘古的主题做了完美的阐释——生且不知喜与悲,死复何求悲与喜。他们选择一种姿态——忘却生死,释然悲喜。他们达到了一种境界——无我。
  天涯过客的悲剧感与崇高感让他们完成了心灵的进化,因为唯为天涯过客的大悲喜后,才有诗词中那空阔的大安静。他们没有绝对出世的勇气,没有静修佛道的运气,只因他们只是无情天涯的有情客人而已。走过天涯三心境,登顶人生大境界——忘却生死,释然悲喜,天涯过客而已。
  [简评]这样的文章,没有心的修养,没有广泛的阅读,没有高雅的情趣,是写不出来的,所以高境界之文就是心灵之文,就是人格之文。有的所谓“高分文”细读来,不过是材料的堆砌而已,空有华丽的外表,而无内在之境,这样的文章,难称为“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