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读后感

读袁枚《子不语》有感

发布时间:2018-07-23   来源:读书笔记

其实如果要真的追究中国的鬼怪来,还是有据可考的,比如《山海经》,比如《玄怪录》,但如此追究下来,就会发现中国的鬼怪规模太过庞大,这当然还没算上蒲松龄的聊斋。中国的神鬼背景如此的强大,自七雄归一,古中国却未曾出现类似西方的神权大于皇权,相反神权几乎一直都是皇家统治下可有可无的附属选择,于是想到这里就真的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状元除了文天祥是一品宰相外,其余大多起初也就是个四品从五品,那些Level低的鬼怪马拉松见了状元往往就要磕头下跪,高呼一声“文曲星下凡,小仙有礼”之类,级别再高一点的官就常常日审阳夜审阴了,宰相没事干的时候也不闲着,动不动就举着刀剑去砍龙王,至于皇帝就更不用说了,号称“天子”,天的儿子,这定是极大的头衔,天子之怒,陈尸百万血流千里,鬼怪见了直接要被龙气秒杀,去个地府,阎罗王屁颠屁颠的伴在左右,搞得跟上级领导视察一样。所以仔细想一想,这倒也在情理之中:除了商是因惹怒女娲而亡,秦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没听过那个朝代是因为惹恼哪个城隍土地而亡国的,之多就是个倒行逆施,触怒上天。   至于中国为何神权如此羸弱,除却其他原因,我觉得两个人大概是功不可没的:   第一个当然是秦始皇了,嬴政统一六国,加强中央集权,皇权被无限放大,这还不算完,他还自称帝,帝可是远古大神,这就导致了后来的神直接在辈分上就输了皇权一截,马瘦毛长,辈低气短,虽然贵为神灵,其中酸楚,唉,啧啧啧。    第二个人就是袁枚了,身为文人骚客,除了写诗外,这货爱生活爱美食,写了本随园食单讨论菜肴,诸如小龙虾的蒸馏炸炒炖等各种吃法,他还堪成中国八卦花边杂志之祖,写了一本《子不语》,这还不算完,他写完了感觉意犹未尽,又写了一本《续子不语》,这两本书流传于世后,神鬼自此节操全无。   清代乾隆年代是个风清景和的淡雅年代,连村外的小土桥都似乎有飞虹的气势,那些年发生了好多故事,贤臣近侍明主,书生连登高科,才子偶遇佳人,红肥绿瘦,白发渔礁,秋月春风,江月何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虎豹,狼狈,犬狐,女巫,怨灵,家叟,缢鬼,城隍,僵尸,刑天,鳖鼠,河獭,地仙,阎罗诸如此等,亦不甘其后,日夜出行,奔走逍遥于江湖之中。神鬼妖谈,开始以为是惊悚骇然之事,实则时而劝人向善,时而举书奇谈,时而更像是真实记录,只是记录而已,作者不定评论,震惊抑或错愕只是留给后来读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