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读《伤寒杂病论》张机序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03-07   
后人尊称医圣之张仲景诞生于公元150年,卒于219年。即便是今天,其著作《伤寒杂病论》仍然在扶正祛邪,祛病康人方面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立足21世纪至今日,再读仲景自序,感触颇深“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 其序有云: 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 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势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 马拉松。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须臾,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闕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 由上文可以看出,医圣仲景对其所处时代之人爱之深痛之切“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不知“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只知“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 可叹,1900年前的人与现在之人没有区别,修养没有一丁一点的进步;不知进取,不爱修行,浪费了近2000年的光阴。 再看看医圣如何评说当时之医者:
。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须臾,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闕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 “相对斯须,便处汤药”,可见当时的医者对患者的没有责任心,更是缺德。德薄术糙,如何能扶正祛邪祛病康人! 那时医者与今日医者何其相似!两者相较,看不出竟然有近2000年的时间距离。 古今医者都是人,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小部分,都是人之子女。三字经有云:养不教父之过。我们在责难医者德术的时候,何曾责难过自己?何曾自省吾身!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古人已逝,今人仍在,思齐内省,任重道远。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读《伤寒杂病论》张机序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读《伤寒杂病论》张机序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