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写作技巧

为内心写作——答《新作文》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07-05   

《新作文》:你认为中国现、当代诗人中有谁对你产生过或者正在产生着不可忽略的影响?当下活跃于诗坛的诗人中,是否有谁给予你的写作以一种根本的指引? 昭:如果从十三四岁开始算起,在写诗过程中,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诗人触动你,读中学的时候,我读到的是徐志摩、俞平伯的诗,继而是汪国真的诗,上大学前后,开始接触海子、西川、骆一禾、昌耀、李瑛、韩作荣、林杉、余光中等人的作品。在这里,我不想对他们的文字有任何的褒贬,也不能说谁对我的写作起到了根本性指引,应当说,他们的诗在不同阶段满足了我内心的需要,这其中,还包括一位不著文字的诗人——阿炳。 从新诗的发展史中推举出一位领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成就历史的是时代,而不是某一个人。我认为,中国新诗始于胡适,兴于郭沫若、徐志摩,成于穆旦,而他们又是时代的产物。 《新作文》:你读过哪些外国诗人的作品?在外国诗人中间,你有自己的“偶像”吗?外国诗人的作品对你的影响大还是中国诗人对你的影响大?外国诗歌对你的诗歌写作有大的帮助吗? 昭:外国的作品很少读,艾略特、里尔克、华兹华斯的诗接触过一点儿,但只是蜻蜓点水,谈不上影响。相对来说,中国诗人对我的影响要大得多,从最早的《诗经》、屈原,到王维、李白、杜甫、李商隐、苏轼、秦观、陆游、姜夔、辛弃疾、谭嗣同,乃至昌耀、海子、骆一禾等人的作品,我都很喜欢。我想,这可能跟内敛的性格有关。 《新作文》:你在大学所学专业为何?你阅读过大专院校里的现当代诗歌研究的相关作品吗?它们对你产生影响了吗? 昭:我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文学史和文学研究、文学作品占课程的一大部分,它可以让你看清楚文学发展的来龙去脉,但这与文学创作是两码事。 《新作文》:你出版过诗集吗?你的作品读者为何?你心目中的读者是谁? 昭:在20岁的时候自费印刷过一本集子,那时侯我还在大学读书。当时,只是想为自己10年校园写作生涯画上一个句号,也是对起伏跌宕的心路历程的记录,正如这本书的名字——《江河有岸》。至于读者,如果你的作品有价值,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不一定仅仅是“活在当下”。 《新作文》:你如何评价海子?如何认识当代层出不穷的诗歌团体? 昭:关于海子,已经有太多的人指手画脚,我不想过多地述评,其中,燎原先生的《扑向太阳之豹:海子评传》,是我所看到的关于他最好的一本书。我认为,诗歌在当下的落寞是正常的,真正的诗人从来都是落寞的,市场化的炒作与此无关。而诗歌团体属于社会活动的范畴,对诗歌创作本身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新作文》:你以何种方式接触当代诗歌?你阅读过《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正规”文学刊物吗?你认为它们能否反映当下诗歌现状? 昭:接触诗歌无非是几个渠道:在书店购买或者通过邮局邮购的诗集、杂志、诗歌爱好者自办的诗歌报刊。我第一次发表诗歌是在16岁的时候,那时还在中学读书,进入大学以后,陆续在《飞天》、《青春》、《星星》、《绿风》、《鹿鸣》、《诗潮》、《六盘山》、《扬子江》等纯文学杂志上发表了一些作品,如果评价这些杂志的话,应该说,这些“正规”文学刊物就像所有的评奖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奖项是绝对权威的,同样,这些杂志所反映的,也只是浮出水面的“诗歌现状”。 《新作文》:你诗歌写作的理由或者说你诗歌存在的意义为何? 昭:我的诗只为内心写作。 《新作文》:你是否想过有朝一日加入类似中国作家协会的组织?你认为自己目前的文字与自己过去的中学语文教育有联系吗? 昭:加入天津市作家协会是在大学读书时的事,好几年了,由于离开了这座城市,也很少跟他们联系。至于以后会不会加入中国作协,就要看以后的发展方向了。至于中学教育,应当说有联系,但联系不大吧,因为写作是一种个人行为。 《新作文》:你对八零后诗歌写作有何感触和评价?你对八零后诗歌写作有何瞩望? 昭:目前来看,八零后诗歌群体太浮躁,但急功近利未必就是好事。首发2007年第12期《新作文·中国八零后诗歌写作报告》,责任编辑:麦坚)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为内心写作——答《新作文》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为内心写作——答《新作文》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