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烟花。拾梦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2-08   

?

烟花。拾梦

天还是忽冷忽热的,长沙的大街还是有人穿得很单薄。艺考的日子大概是一段难忘的回忆了。所谓的高三生活,艺术生总要过得不一般的轰轰烈烈。凌晨还醒着的思维,是不该错乱在高三这段争分夺秒的日子里。偶尔弥留在噪声滂沱的KTV,一觉醒来,大街上扑来的冷气封锁堵在眼角的失落与愧疚。我们是一群疯狂的孩子。所谓青春大概就是这样吧。

(一)

“最近学习怎么样。”妈说,“你爸挣钱很辛苦,学编导是需要用钱的无底洞。放弃吧!”

我知道爸爸每天起早摸黑的工作,就像古人说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日的劳累使爸爸原本乌黑的发鬓变得些许斑白。可是,他从来不说什么辛苦,爸爸只是满怀期待地对我说:雨烟,你要努力。不管怎样,爸爸,都会支持你。

我说:“好。”我妈就是那样,刀子嘴,豆腐心。我每次都要哭。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就像妈说的:“哭什么哭,又没有让你出钱。”

爸的电话打来了:“雨烟啊,最近学习还好吗?要好好努力,爸爸永远支持你……”

哽咽着什么也说不出。什么心情,什么念想。当时就只希望自己的生活与钱划开界限。那种看破红尘似的干净,无所欲求。可我终究是个俗人,宁可懦弱给人看,也不会轻言放弃。我,邵雨烟!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二)

阿杜老师说,编导生要写影评、写故事、写叙事散文,要写得简单,不要太多华丽的句子,不要天马行空的词藻。我坐在下面安静的听着,就像是说得我一无是处。可我不知道,文字去掉那些华丽的外表,赤裸裸的还剩下什么,干净亦或是更丑陋的……

“阿杜老师,文章不需要太华丽,那怎么吸引人,怎么去打动读者啊。”夜晓叶很不服气。其实,我蛮欣赏她的。有自己的想法,有追求,笔下的文章更是让人赞不绝口。或许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志同道合,用“朋友”这个词来形容我们有点低估了,就像晓叶说的:生死之交。

“写文章,只要用心去写,带着感情走,那绝对是篇好文章。”阿杜老师扫视了每个同学,最后,把目光停在我的身上。他是说给我听的,我知道他对我抱有很大的期望。我微微一笑,点点头,目光坚定。

“阿杜老师,用心去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总有写不完的话。”陌凤雅人称“凤姐”终于忍不住了。

“你还说呢,你要学会把握重点,学会刹车。”阿杜老师有点生气。

凤姐就是那样,喜欢长篇大论,但每次都抓不到重点。也难怪阿杜老师生气了,如果凤姐改掉这个长篇大论的毛病,注意重点。我相信她在现代文坛上肯定有一席之地。可是,唉!“朽木”不可雕也。但是她善于写故事,悬疑紧张的叙事风格,浓厚的神秘色彩,写出的故事让人惊叹。顾名思义,被我们称为“故事家”。

晓叶说,梦想很廉价。她买不到空闲也看不到简单的感情。可我们仍为着这些廉价的东西不顾一切。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充满骨感。

(三)

我不知道和他怎么走在一起的。只记得那天他生日,他叫我去吃饭。一个人穿过几条街,来到他告诉我的那个酒店。

“呦,这你女朋友?诗宇枫,你小子不错啊。”一清秀的男子冲我笑。

“我……”我正要解释的时候他打断了我,“是,怎么样?她是邵雨烟。”他拉过我的手,紧紧握着,还冲我笑“我女朋友!”我不但没有反驳他的话,更没有甩开他的手,只觉得一股甜蜜涌向心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许,十七岁。雨季般的年龄,每个女孩都渴望一份爱情,不希望简简单单,只求轰轰烈烈吧。

和他认识是在去长沙的汽车上,我们从头聊到尾,谈人生,谈理想,还开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个男生有张俊俏的脸,笑起来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身上的穿着很有品味,嗯,一定是个不错的家伙!后来,他要了我的电话,我们经常联系,伤心时,他讲故事逗我笑;遇到挫折时,他在电话那头鼓励我要坚强;考试得了最高分,他在那边比我还开心……虽然我只知道他叫诗宇枫,其他的,对他一无所知,我没问,他也从未提起,但我知道,他对我好。他懂我。

和他莫名其妙的开始,但我们的生活依旧是以前那样,电话成了我们彼此的牵挂。或许是习惯了吧,习惯看他的信息才能入睡,习惯等待他的电话……

(四)

下雪了。冬天确乎是来了。我其实并不懂,日子来回往复会蹂躏成何等模样。8号联考了,与苍穹一样空白的还有被填空的大脑吧。租住的房子很小。和晓叶翻来覆去抢被子,翻来覆去的坐错车。

那次坐到长沙郊区还心平气和的买了零食往回坐,谁也没觉得着急。

“雨烟,你说长沙大部分地方都被我们熟悉了啊。”晓叶倚在窗口,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若有所思。

“是啊,四面八方都去了,都是我们做错车的成果。”回忆着每次坐错车的狼狈样子,我情不自禁地笑起来马拉松

“嗯,不过,幸好有你陪着。”突然来的感动让我措手不及。或许我就是那样一辈子也只能在心里口舌如簧,嘴上却木讷寡言。现在的我们依然如碎影般迷离斑驳,我不曾忘却,我们并肩走来的韶光年月。

偶尔会躺在小房子里听new summer 很干净的声音。白白的墙被晓叶画得乱七八糟,小小的电视机时不时没有信号,早中饭一碗简单的盖码饭解决。晓叶突然问我满足现在的生活吗?我却不知如何回答,不是自己选择的吗?当初辗转回旋,当初仅仅因为喜欢文字,义无反顾地来到这里。我不知道来这里是不是像原本那样不会辜负爸妈,不会后悔。日子过去了才发现那时的自己有多单纯,不去思考太多,像一张未经污浊的白纸。我们不是还年轻着吗?有什么理由活得这么颓废。也许,我们是要面对很多了,即便不堪重荷。

“晓叶,从明天起,要做一个幸福的人。看书、写文章、记文艺常识。我们有同一个梦想,面向大学,春暖花开。”
“好耶,艺考必胜。”

(五)

遁入冬的脚步渐进,道路旁的树渐次掉光了叶,像是书上说的:“落叶是近冬最浅显的祭祀。”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烟花。拾梦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烟花。拾梦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