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梦中的你结婚了,可是婚礼上却没有我。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7-06-27   
邹文俊被内定分配到医学院附属医院,消息传出的第一天,纪波和尹杰都向他祝贺。虽然早吃过了散学宴,但同寝室的好友直接被分到这个省城的大型医院,他们由衷为邹文俊高兴,要他再请一次客,在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前几个好友单独聚聚,在他们看来,那也是必须的。
  同窗七年,他们三人一直同住一个宿舍。似乎从大三开始,纪波和尹杰就看出,邹文俊喜欢上了临床外科教授刘镇博的女儿刘筱婷。
  刘筱婷虽然脸型并不是十分精致,单从容貌上,很难让人联想到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样的形容词。但她属于耐看型的女孩,且身材一流,自有一股无人能及的独特气质及无以言表的亲和力,所以也成为众多男生倾慕的对象。不过刘筱婷似乎对男生们的追求绝缘,不管是谁,除了该有的自然接触,她对所有追求者一律免疫。
  邹文俊人如其名,长得白白净净,斯文儒雅,并且学习成绩特好。记得第一次上解剖课,很多同窗都被福尔马林泡过的标本恶心得直吐,邹文俊却没有一点反应地用戴着橡胶手套的双手,仔细研究着人体的每一个器官。从这开始,邹文俊就获得了刘镇博教授的好感,之后不管是在医院见习,还是亲自动手解剖标本分离器官,邹文俊总是站在离刘教授最近的地方。
  几年下来,作为刘教授最青睐的学生,邹文俊也多次去过刘教授的家,被他们家热情招待,却从没有在感情上被刘筱婷接纳,这让他极度痛苦,也极度失望。
  三人在校内的餐厅点了满桌的菜,喝着啤酒,述说以前在学校里度过的每一个快乐时光,以及对未来的期望,还有分别的怅惘。
  情到深处,纪波突然离席跑出餐厅,好一阵才回来,手里拿着两把木吉他,一把递给邹文俊,自己调了调音,做好了随时弹奏的准备,对邹文俊说:“文俊,来,今日难得一回醉,不知哪日再相聚。让我们对酒当歌,再和凑一曲。”又对尹杰说:“你和我们一起唱。”说罢起了个音头,琴弦随之发出清冽的响声: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无声无息的你,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分给我烟抽的兄弟,   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   摇摇头说这太神秘,   ………………。
  面对离别的惆怅,多愁善感的大男孩们,泪流满面的大声唱着,让这高亢激昂的歌声,穿出包厢,回荡在整个餐厅。好在这是毕业季,餐厅老板也见怪不怪,早已习以为常了。
  一曲唱完,沉默了好一阵,尹杰擦了擦眼角道:“纪波,你好歹和文俊在同一个城市,想要相聚,不过只要花上一小时车程,我却……。”
  尹杰在他父母帮助下,进入另一个城市的机关单位,在卫生局当了个小科员。
  纪波的眼角还挂着尚未干涸的液体,却对尹杰打趣道:“在我们这三人中,估计只有你最有前途,说不定啊,以后我们还要靠你发达呢。”
  尹杰装了个蔑视的表情:“就你们这两个家伙,以后没混出点名堂来,千万别说和我是同窗哦……。”
  三人哈哈大笑,轻快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时光如梭,转眼大半年过去了。作为毕业没多久的临床医学毕业生,邹文俊需要在每个科室轮转,再过几天,就会轮转到泌尿科。
  没出邹文俊预料,刘筱婷也被分配到这家医院,只不过她似乎有意在躲避自己,连轮转的科室都刻意与他错了开来。
  有时,邹文俊会特意到下班的点,等在医院门口,手里拿着玫瑰,想一搏刘筱婷的欢心。或者每个节气,都会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探望刘教授一家。只可惜,除了该有的几句只言片语般的客套,刘筱婷似乎并不愿对他敞开心扉。
  刘母可能早就知道了邹文俊对女儿的心意,在一次拜访后离开不久,刘母专门给邹文俊打了个电话,约到医院旁的茶楼见面。
  这次的见面,终于让邹文俊明白,刘筱婷为什么不愿接纳自己。按刘母的说法,刘筱婷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在她大四时,那男孩出国留学了。照说他们的关系应该非常牢固,之后也一直都有通讯往来,所以刘筱婷一直在苦苦等待,结果是那男孩为了拿到绿卡,在刘筱婷毕业之前,和当地一位华裔女孩结了婚。这让刘筱婷失望之极,也对爱情丧失了信心,自然不肯接纳任何异性。
  都说天下父母心,刘母之所以约见邹文俊,也是希望他能帮她走出困境,重建刘筱婷对爱情及婚姻的希望。
  这次的谈话,让邹文俊期望值剧增的同时,也觉得想要打开刘筱婷受过伤的心灵,难度非同小可。不过他有这个信心,他绝不希望看到心爱的女孩,为了一个能舍弃至爱而不择手段的渣男,而继续排斥接纳深爱她的人。
  还未到泌尿科时,邹文俊就听科室的护士传言,泌尿科住院部新来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病人,只是这病人高冷异常,除了主治医师及女护士,拒绝其他男性医生为她检查身体,否则恶语相向。
  邹文俊刚听到这话时,觉得这病人挺搞笑,心想不管这女士有多么美丽,可她毕竟还是病人。在现代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封建思想,假如整个医院全是男医生,难不成连会诊都不用做了么?
  不过想法归想法,作为一个还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新晋医生,每一种疑难杂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学习样本,都必然引起邹文俊的重视,当然也包括这位患上肾功能衰竭的美丽女士。
  邹文俊是在泌尿科副主任韩娟老师的带引下,见到这位女病人的。从病历上看,她叫侯霞,今年25岁,家庭住址是某个县级市,已经在当地医院住院两月,于前一星期刚转进这个省级医院。
  侯霞的确长得很美,细致白嫩而稍显苍白的脸庞,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长长的睫毛下大大的眼,乌黑的齐耳短发向内微卷。她没穿病号服,而是穿了一身时尚的衣裳,且似乎早上起床后精心打扮过,让邹文俊看她一眼几乎以为不是站在病房,而是哪个时装秀的后台。
  查房时的医生护士较多,与邹文俊一同进来的除了韩娟老师,还有两个负责隔壁床病人的医生,以及几个拿着血压计的护士,一时间把病房的走道塞得满满当当。
  侯霞站在自己的病床边,似乎很排斥这热闹的场面,双眼只看着她的主治医师韩娟老师,谨慎地回答着她的每一个问题,对一旁记病历的邹文俊没瞧一眼。这让邹文俊十分泄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真怀疑自己还是不是白衣天使了。好在他还记得韩娟老师带他进病房时对他的嘱咐,当着侯霞的面没有说一句话,他可不想惹了这位爱美又冷漠的病人,引来一场让自己不痛快的咒骂。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梦中的你结婚了,可是婚礼上却没有我。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梦中的你结婚了,可是婚礼上却没有我。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