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防城港:说不出口想被人爱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01-20   

1)启程

结婚六年半,礼儿和阿醒的感情何止淡如水,简直就像隔夜的一杯水,尝起来总有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

五一小长假的第一马拉松天,阿醒还在赶公司的方案,原计划参加朋友在防城港启动的楼盘开盘仪式自然不告而吹,但他依然坚持要趁这难得的假期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虽然礼儿更情愿宅在家里发霉,但还是抱着兴许这次不用数人头的侥幸心情开始准备两人的行装。

他们有两个独立的专属衣柜,分别立于两个不同的房间,平日里,倘若阿醒迟迟不归,礼儿便会回自己的房间反锁过夜。

婚前婚后,阿醒的日常生活全由礼儿打理,很少进厨房,家务分数为负,至今不懂得操作家里的洗衣机。

大扫除、刷厕所、换灯管、接水管、通下水道这些脏累活儿对礼儿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只要她力所能及的,绝不劳烦日理万机的阿醒。

礼儿掌握着阿醒衣柜里每一件衣物的具体位置,背后有明显黑点汗渍或领子磨损发黄的老衬衫,破了洞的旧短袜以及开了缝的百年小内,都是她的首选,外出途中不便晒洗时更易舍弃。

礼儿的行李很少,也遵循着上述规则,夫妻二人一大一小两个背包很快便收拾妥当。

给花草浇足了水,给金鱼饱餐一顿,礼儿打开冰箱,用余下的东西做了简单的午饭,消除食物因时间而腐坏的后顾之忧。

阿醒没扒几口饭菜又继续赶活儿,声称胃口不好,不想吃肉。

个把钟头后,当他开车到琅东汽车站,买了一袋子KFC晃悠到她面前时,礼儿才明白天底下没有胃口好不好这种事,只有合不合胃口这回事。

2)夜车

因故晚点,开往东兴的汽车三点半才启程,正常情况下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生生走了五个多钟头才抵达这个人声鼎沸的边境小城。

从日光驶入夜幕的五个小时里,阿醒的手机陪伴着阿醒,礼儿的落寞陪伴着礼儿,仿佛一对素昧平生的男女坐在一块儿,却毫无搭讪的兴致。

阿醒不时发出的咯咯笑声似乎在不断地提醒着她,这个男人的快乐源泉早已转移。

她把耳塞的乐声一再调高,掩盖内心的低泣以及眼下的现实。

相对沉默的时光要么过得飞快要么过得缓慢,阿醒属于前者,礼儿属于后者。

他们唯一的一次对话得益于司机中途停车,众人趁机找公厕解手,唯独阿醒迟迟未归,礼儿连忙跑到驾驶舱找即将发车的司机交涉。

骂骂咧咧的司机不肯让步,让礼儿打电话告知阿醒赶紧跑到待会儿可以上车的路口,否则过时不候。

阿醒重新回到礼儿身边坐下,嘴里还喘着粗气:“幸好有你在,不然就惨绝人寰了。”

礼儿露出一抹助人为乐何足挂齿的笑意,瞬间的热络还难以打破之前僵持的局面。

有些人情绪越是低落,内心愈发冷静,礼儿可能是这些人里面的佼佼者。

而后,他们又似一对陌生人,静静地安坐在这趟开往东兴的夜车里,各自为营,仿佛谁先发出声响,谁便会失掉一切。

3)口岸

下了汽车又换环城公交,两人颠簸在这个全新的地理坐标上,好奇心渐渐驱走了先前的尴尬。

夜里八九点光景,东兴口岸车水马龙,煞是热闹。

阿醒买了越南的红牛和两个叫不清名字的小吃,礼儿挑了几盒越南豆奶和酸奶,两人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上草草地填饱肚子,继续融入到绚烂的灯火中。

礼儿对售卖香烟、香水和水果的越南妇女兴趣不大,手里的尼康总是对准阿醒。

阿醒更习惯用他的手机到处乱拍,若礼儿不主动要求,必无她入镜的机会。

越南风情街的一款大号黄花梨手串意外地获得了阿醒的垂青,但他拒绝将尺寸改小,走路时一整个手串便磅礴而松弛地垂在手掌上,好像时刻准备着向大地俯冲。

礼儿哀戚地笑了一下,和老板娘展开二十分钟拉锯战,终于如愿以偿拿下。

礼儿向来不喜贵重的首饰,戴得最久的手链是多年前在香格里拉一个小店里淘来的,简洁的编绳配以两条饱满的银质小鱼,仿佛可以轻轻松松地跟着她游走一辈子。

结婚对戒也只花了几百块,一度让阿醒爸妈觉得很没面子,千叮万嘱不要在亲戚面前说穿价格,没有人要理解戒指背后那些光与影交缠相会的文艺内涵。

那些来自妈妈的白银嫁妆以及表姐、嫂子的金饰礼物亦与她格格不入,久久地被她冷落在抽屉里,正如她自己一般,总被孤零零地遗忘在一个空荡荡的“家”里。

一个男人的成熟标志兴许是从对一块手表的渴望开始的,它们前仆后继地为阿醒塑造着干练、专业、诚信的职场形象,时至今日,却被诸如手串这样的装饰品夺取了地位。

阿醒三观的发展与工作环境密切相关,譬如,成功人士的秘诀之一是将时间调快至少十分钟,真正的有钱人多数时间都爱穿POLO衫而非衬衫,大佬们手上不是戴石头木头手串就是品牌运动手环,当然,昂贵而醒目的名表例外。

礼儿将之理解为一个大男孩过渡到大男人的必经阶段,模仿、取悦、靠拢,最后成功。

作为背后的女人,就得接受那位带领黑暗中的你通往光明因而凌晨一两点仍未归家的丈夫,并且还要笑意盎然体贴懂事地顾全大局不闹任何情绪。

4)旅馆

桥的对面就是另外一个国度了,礼儿望着镜头里的阿醒,这一程注定无心于风景。

“想必那就是越南人民的夜总会了!”

阿醒指着河对面的几幢建筑物,用他的中度近视眼仔细研读外墙上霓虹灯拼成的越南语。

“没看懂吗?”礼儿把他从幻想中拉回来,“河道只是顺着西北方蜿蜒了一下,从我们现在的角度看,那些浮夸的楼房像是屹立在对岸,实际上我们沿着河边走走就到了。”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防城港:说不出口想被人爱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防城港:说不出口想被人爱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