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绿帽天后    文/小禾苗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2-06   

说真的,现在全天庭的人都知道我头顶这凤冠,是绿色的。

也难为西王母她老人家一把年纪,从昆仑山千里迢迢给我拖来了几车增进夫妻闺房情趣的药丸,她苍老如枯木的手握着我的手,给我絮絮叨叨地讲如何用手段重赢君心,怎么一举夺男重整妻风,她说:“辛儿,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这性子直率,可夫妻相处,就如用兵之道,不狠点儿,快点儿,准点儿,你怎么赢得了别人呢……哎,想当年我们天界是如何风光,只怪那次仙魔大战后,我们仙界伤了元气,又产嗣艰难,所以如今才落了下风,不过,只要你与帝殇有了后,天界就有希望了,就靠你们这支延续血脉了。”

我任由她捏着,嘴上殷勤回是,心里却一汪苦水,不知往何处流去。

要是西王母知道这成亲五百年,帝殇一根指头都没有碰过我,该是什么表情。

老人家远在昆仑山,平时仆人们口紧,所以她也只以为我与帝殇夫妻不和,却不知他夜夜留宿广寒宫日日与寡妇厮混的事,这五百年来,广寒宫是天帝外室的丑事,早已是众所周知。

我转身就借花献佛地把那车药丸送去了广寒宫,嫦娥她一身白衣,不胜清寒,她有些怕我,眼神躲闪。她低声道:“帝君……今日似乎去了狩猎场,要晚些回来。”

我装作不在意地笑:“今日给姐姐带了些补品来,这里没外人,姐姐是帝君的心头肉,不把自己养好点儿怎么行呢,帝君可是狼虎之年呢,哈哈——

我正欲再笑,却听后头有个冷似冰碴儿的声音突兀地刺来:“你说谁狼虎之年?”

来的人一身坠地华服,袖袍绣有繁复锦绣的龙纹,额间一抹朱纹,端得是美不胜收,清寒似雪,整座殿宇的仙人们唰唰地跪成一片,就连嫦娥也不例外。

他是天地间至高尊贵的,我站在原地,突兀的笑容甚至来不及收起,他眼神一扫,掠过我,定在了嫦娥身上:“起来,别跪着,赐座吧。”

地上冷寒,所以连跪一下都不舍得,我不想深思,转移了话题。但我们相敬如宾,话题甚少,能谈的也只是公事,倒是嫦娥坐在一边揪着手帕,视线苦意绵绵地徘徊在我与帝殇身上。

他温柔回视:“听闷了你就先回去,来人,服侍你家主子回房休息。”

夜晚,我做了个梦。

梦里,三界都对我指指点点嗤笑我戴了五百年绿帽,梦中帝殇手里揽着他的心上人,对我说:“伏辛,我们缘分已尽,你如今还是完璧之身,想要另嫁也是可以的,不过只怕没人愿意再要你了。”

梦醒后,我冷汗淋漓,吓得一夜无眠。

第二日,我让仙仆递出去了一封信。

与辰寰相约在一座孤岛之上。

当年西王母本意将我指给辰寰,可我对帝殇那个棺材脸动了情,然后颇不要脸地跟西王母求了这段姻缘。

我定了定神,心中犹豫不决,紧捏手心:“以前,你说帮我的事,还作数吗?”

辰寰是帝殇的亲弟,更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友,手起刀落,动作斯文,衣袂微动,却是一个杀人的姿势。

“阻你路的女人,我去解决,如何?”

我大惊,连忙按住他的手背:“这、这种事可不能乱说!”

辰寰的脸越发温柔:“你啊,就是心太软,刚刚逗你的。”然后低下头,凑在我耳边,低语说,“事情不是没转机。”

我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你说如何?”

辰寰耳语:“只要让他爱上你,一切问题,岂不迎刃而解,皆大欢喜?”

兵行险着,绝处逢生。

回宫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思考辰寰的这两句话。

我摊开手掌,掌心中有一滴凝泪状的结晶,辰寰告诉我,这是上古异兽动情后流出的眼泪,异常珍贵,服下它的人,会爱上他醒来后第一眼所见之人。

我回宫的时候,帝殇正黑着脸看折子,一见我的第一句话便是:“你今天去见了谁?”

他的样子倒像是个质问妻子晚归的吃醋丈夫,我冷笑:“你管我呢,我去见小白脸了啊!”

他一僵,眼神犀利:“你再说一遍。”

我脖子一缩,随即又硬着脾气道:“你、你凶我做什么,哦、哦,你去放火就行,我出去点灯就不行吗!”

他走到我面前,他身形高大,手掌盖在我脑袋上的时候,暖得让我差点哭出声。

“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袖袍宽大,盖住了我的脸,我闻着他身上的檀木香气,鼻子发酸,却听他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和语气平静道:“不要到处乱跑,你知道现在仙界局势不稳,处处是危机,我只是不放心你而已,你就知道跟我发脾气。”

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发脾气,是因为我只能这样,才会赢得他片刻的温柔。

后来我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房里悲从中来,掏出怀中的情泪,眼神闪烁:“来人,你们下去为帝君准备一碗杨枝仙露……不,我亲自做。”

看到那碗卖相极差的东西,他微微抿唇,端丽清正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状似尴尬的红色,我的心被吊得老高,生怕中途出了岔子,见帝殇很给面子地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松了口气。

走的时候,他在身后轻轻说:“谢谢你,很好喝。”

我心虚至极地落荒而逃,却没有看到那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温情笑意。

整整一夜我都没有合眼,等第一抹晨曦透过半开的窗户洒了进来的时候,男人眉头微皱,表情不似往日平静,我颤颤巍巍地探过身,旁边的男人没有如往常那样冷眼瞪我,他表情有些恍惚,线条柔和,对我露出了这五百年间的第一个笑容。

情泪,居然真的起效了。

帝殇第一次牵着我的手,出现在了仙宴上。

前不久在与魔界的战役中,仙界终于占了一次上风,大破对方数十城池,仙界一片喜气洋洋,大肆庆祝。自从万年前的那次仙魔大战后,仙界人才凋零。

众仙早就在期盼我与帝殇能诞下子嗣,我是上古凤凰血脉,帝殇是皇帝一族正统嫡子,我们的孩子,那必然会法力无边。

所以西王母与辰寰才会这般为我担忧,想让我快点儿怀上子嗣。

帝殇牵着我的手,一路引我上了凤座,他轻声问:“你这是怎么了,手怎么这般冷?”

我总不能说,我冷,是因为我心虚。

我虚弱回笑:“ 你捏得太紧,我疼得慌,而且多大的人了,用得着手牵手吗……”

他扬了扬嘴角,伸手弹了下我的手心。

我满脸通红,被他看得局促,侧脸的时候,便看到宴台下一个不起眼儿的角落里,嫦娥紧紧抱着怀中玉兔,满脸苍白,似是惊慌不知所措。

我表情一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绿帽天后    文/小禾苗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绿帽天后    文/小禾苗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