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我被精神病院迫害的惨痛经历(上)

发布时间:2018-04-03   来源:读书笔记

我被精神病院迫害的惨痛经历(上)

其实,一直没有跟大家讲讲我的故事。最近有时间想写写。

我小时候是一个上进心很强、又有些腼腆和内向的孩子,比较老实,学习很好,因为我自小说话,“乐来老拉楼“这几个字发音不准,就比方说“乐“这个字可能带有了点“呢”的味道,大家听过南方人讲话,有不少人都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但是小时候,小伙伴就经常的嘲笑我“大舌头“,也被小学英语老师当众在课堂说,他是大舌头还是囊鼻子,结果全班同学大声回答他,是“大舌头”,所以对这个问题,一直是有一种劣等感。在小学时,音乐课,被人笑话,可能就是心情低落不高兴,到了初中,思维比较发达了,就会形成一种预期的恐惧心理,可能今天英语课要朗读课文,音乐课要考试,可能提前一天,就会恐惧,是否需要说到这几个字呢,会非常的不安。正巧,我们沈阳地区有个医生,叫做王化民,他实际上是一个黑心的骗子,他在沈阳202医院(军区医院)治疗大舌头,他有一个骗术,就是故意引起你的劣等感,说大舌头是一种生理上的病,故意模仿你说话,说的很难听。当时,也确实受到了他的影响,但是他要的价钱太贵了,至少3600甚至4800,当时是98年,我父亲公务员的工资一月才2000元,我母亲做小买卖赚这些钱有多费劲,在父亲的劝说下,我放弃了治疗,但是劣等感加重了。初二、初三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强烈恐惧,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脑子变得不怎么好使了,成绩也下滑,我是非常看重能力,所以从那天起,我生病了,有些焦虑,重要的是脑子和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迷迷糊糊中参加了中考,本来一向引以为傲的数学考砸了,差了2分,需要拿15000元进入重点高中。

进入高中,同学们都懂事了,也不笑话我了,我也不恐惧了,但是最重要的是脑子问题,因为智力是自我实现欲,被人笑话是幸福安乐欲(强迫),我这个人,最重视的还是自我实现。这个时候,有个新的症状出现了,就是“思维一闪“,就会瞬间导致脑子严重不好使,这个症状如果讲给医生,他们根本听不懂,以为是疑病或者强迫,但实际上这个症状一天只出现两次左右,就是把脑子变不好使就结束了,只有通过睡觉才能恢复。因为高中主要就是学习,这个症状的出现,会瞬间造成学习能力大幅度减弱,而且就是在这几秒钟内发生的事情,很奇怪吧,这其实就是真正的神经衰弱症,要说这个世上,也只有森田先生识得此病了吧。这种病的特点就是神经疲劳性衰弱,由于疲劳,才会脑子不好使和身体没力气,如果经受了情绪波动以及思想矛盾,能力更会大幅度的减弱,由于我事先就对“思维一闪,瞬间脑子不好使”这个症状有一种恐惧心理,每次刚睡醒,脑袋好使时,就会处于一种对这个症状的抑制状态,这按照森田的专业词汇,叫做“思想矛盾”,所以这个症状肯定会出现,造成的后果也就更重。为了维持脑力,我中午睡一觉,晚饭时再睡一觉,一天睡三次觉,高中的生活迷迷糊糊就过去了,我的状态也越来越差,在别人看来,我常逃学去网吧,是一个没有上进心、自甘堕落的人,但是实际上是无奈啊,我多么想学习,那等于是我的生命一样。后来,我高考考了二本分数,上了大学,而这才是我悲惨人生的开始。

我自小相对于他人,是个比较务实的人,希望能学习到本领和技术,那个时候,努力拼搏的意识也很强,常常用意志、理论来支配自己,并不像现在经历的多了,内心的风平浪静,能够唤起纯真的兴趣。大学是一个一本B段的学校,辽宁省内二本分数可以进,专业是机械学院的工业设计专业,我以为能够学习工业技术,但实际上这个专业的主要方向却是美术。大一、大二学一些高等数学、机械制图、美术方面等课程,我由于脑子不好,一天也学不了多少,上课也听不懂,也想各种办法解决自己的症状,但是都失败了,比较浮躁,最后还是玩的时候比较多,寝室里还有些堕落的学生,开着音响,搞的我心烦意乱,就这样,理科能达到70多分吧,美术有时候挂科,由于不擅长美术,到了大三,父亲托人帮我转了专业,也是本学院的机械专业,那时候病就更重了,脑子更加不好使,更加的疲惫,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还是想努力学习,考上研究生,无奈,即便是学了好长时间英语,但是考四级,还是什么都听不懂,脑袋就像木头一样马拉松。这个时候,心脏也开始疼,我那时不知道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造成我这么严重的状态,后来我与心脏联系到了一起,是不是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才会这样呢,感觉自己要到了快死的边缘,我也不明白,到医院做了很多检查,医生只是简单的答复我,没问题,其实现在细想起来,当时是努力过度、用力过猛造成的。我更加的绝望,脑袋像梦游似的,整个一学期都没有学多少,快考试了什么都不会,我是想学,学不会,其他学生压根就不怎么学,当然考试也可以打小草。那时候仇恨的意识也重,喜欢买小刀。后来有一天,干脆跑回了家里,跟父亲说,不想念了,学不会,完全是浪费时间,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去做个工人,父亲也很生气,后来想想反正已经不行了,还是死了吧,想起来用刀自杀,想想跟奶奶有仇,反正平时和她也不好,也只是表面上在忍耐。情绪不好,后来有一天,各种因素、阴差阳差之下,来到了奶奶家,用刀碰了奶奶头部,自己脑子迷迷糊糊,也说不清楚具体原因,反正就是有仇,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她的那些腐朽观念造成了我幼年得病,这应该是主要原因吧,但是当时脑子差到记不清楚这些,我这么说,大家也可以知道我的脑子是什么情况了,对,就是这么严重,这就是功能性疾病,森田将疾病分成三大类,器质性疾病、功能性疾病、精神性疾病,神经质肯定是属于精神性疾病了,这点没有什么异议了,神经质的脑子不好使,即一般的神经衰弱,只是因为精神状态不好导致的,是一种虚假的脑子不好使,而我的病,却是真真正正的脑子不好使,即便是内心如佛陀,也是不好使的,如果心境再不好,其严重程度就会加倍。父母一看我这么严重,就强制把我送入沈阳精神卫生中心,在外人看来,叫做治疗,是对我好,而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残害迫害病人,如果没有他们,不知今天的我该有多么的风光。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