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伦敦的星光不散场》之傅明析番外

e层楼   发布时间:2014-02-12   发布者:游客*
微信:发布时间:2014-02-12,文章标识:3827031

浮生万里,原来我们最常见的剧情不是投之以李报之以桃,而是我赠你琼光,你还我泪光。

于你,她是。

于我,你又何尝不是?

文/吕亦涵《紫色年华》04B

今早警察闯进办公室时,明析,其实我正在翻看你的微博。我不知道其他姑娘会不会这么做:一篇一篇地翻男友的微博,一条一条地看微博里的评论,再点开他评论里那个关系暧昧的异性的微博,一篇一篇地翻看她的微博,一条一条地查看评论里是否有男友留下的痕迹——我知道你会怎么想——是,我疯了。

即使没疯,也离疯不远了。

警察就在这时闯进办公室:“王小姐,有个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我不明所以,只是错愕地看着他的嘴一张一阖。

一分钟后,仅三个问题,我的世界彻底崩塌——

“王小姐,你和傅明析是什么关系?”

“今天早上七到八点,你人在哪里?”

“除了你之外,傅明析还和谁走得比较近?”

我怔怔地看着他们,手上的咖啡杯“哐当”一声,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1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

我叫王珊妮,是你在这几年里唯一公开过的女朋友;今天早上七到八点,我送一个美国客户上飞机;除了我之外,明析,你还和谁走得比较近?

那个名字硬生生堵在我的喉咙底,我努力不让它吐出来,可真抱歉,最终还是帮不了你——警察的目光突然往电脑屏幕上瞥去,就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已看到微博上那碍眼的三个字:“尹芯辰?你认识她?”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狐疑地,饶有兴味地。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我认识她。

我当然认识她。

2006年,在A大用来宣布奖学金名额的公告栏边上,她就以“好哥们”的姿态站在你身旁,用极度不满的声音嚷:“这王珊妮到底是谁啊?可恶,又将国家奖学金抢走了!老娘苦读的一整年又白废了!”

那时她站在你身边,俊男靓女,虽然全校都知道你们这对风云男女早已分手,可站在一起,依旧理所当然地成了最亮丽的风景线。

而离这道风景线大概半米之遥的正是她口中的“可恶王珊妮”,我有些微尴尬,悄悄地挪动脚步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就在这时,你开口了:“有竞争就有输赢嘛,再说了,我敢打包票这王珊妮肯定是个土到爆的书呆子,和这种人比读书你犯得着嘛?”

我已踏出了两三步的脚倏地顿下,回过头,就看到你正耐心地安慰着身边女子。那张被无数女生热烈膜拜过的脸看上去那么柔和,却也依旧棱角分明,丰神俊逸。

我的脸因突来的羞耻而发红,下意识瞥过自己洗到发白的牛仔裤,下一秒——加快脚步,奔往辅导员办公室。

是,我是王珊妮,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土到爆的书呆子。而此刻,我脚步所向的那个地方还有一堆表格等着我去填——除了国家奖学金外,我还要申请助学金、申请勤工俭学、申请参加下学期的英语口语大赛——为了一等奖那4000元的奖金——由此你可知,我是王珊妮,我很土,很会读书,而且,我很穷。

还有还有,很多想竞争国家奖学金的人都很讨厌我。因为自从辅导员了解过我家的情况后,善良的她便每次都在国奖的申报表格上填下我的名字。

她说珊妮啊,你妈每年赚的钱不多,得养你还得养你长年卧病在床的爸,所以你得争气啊。

是,所以大学两年了,我总是这么争气。

只是那天回宿舍后,我还是对着那条发白的牛仔裤发了很久的呆,脑海中总浮着你那句半嘲讽的话,还有惊鸿一瞥的那瞬间,你唇角安慰性的温柔。

傅明析,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事实上我见过你很多次了,我知道你喜欢作英伦却又不失潮味的装扮,你是走读生,每天都会开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来上课,你的第一任女朋友是尹芯辰,和她分手后你开始红粉满天飞,被诸如“花花公子”“花心大萝卜”的称号包围。

我在两年的时间里了解了这些关于你的事,即使自己明白这是为什么,可也从未幻想过土包子和高富帅之间会有交集。

直到那一天,在KTV里。

我最好的朋友何小丽,同时也是我的舍友,她在KTV里兼职。那天我忘了带宿舍钥匙,打电话给她时,小丽让我到KTV里拿。恰逢学生会里的那谁生日,一伙人在KTV里为他庆生,而小丽则忙上忙下地利用她的“职业关系”给大伙儿送酒水和优惠券,繁忙间扔给我一句:“你先和他们唱会儿歌吧,我钥匙放在员工室,忙完了去给你拿。”

其实在场有很多我们系的同学,可平日里只顾埋头苦读的我和他们并不熟识。场面有些微尴尬。直到五分钟后,一把声音从一堆埋头摇骰子的男生中响起:“这就是王珊妮?”

我的心一跳,下意识转过脸去,就看到你含笑的眼。

“我就一直在想连续两年拿国家奖学金的人是谁呢,没想到是个美女。同学,一起唱首歌好吗?”周遭倏尔安静,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你踱到我面前,言笑晏晏。

美女?

是灯光作用吗?否则无数次从你身边路过你都目不斜视的人,竟然会称她为“美女”?

全场突然嗨了起来,因为你已经将手伸向我,目光露骨得让我发窘:“我……不太会唱歌。”

“没关系,我带你。”你眨了眨眼,“我什么都会唱哦。”

全场呼声已经快要掀破天花板,伴着“来一个”“来一个”的欢呼。没有回绝余地了,我只好在已点歌曲里挑了比较熟悉的一首《邮差》。没想到你竟也对它那么熟,熟到不需看歌词,只是在歌唱过程中一次次回头,含笑看着我。

一曲完毕,我的掌心已全是汗水。所幸那晚人多,为了给别人表现的机会,你没有要求再唱一首,一曲完后便又混入骰子堆里,而我则坐在原位,盯着屏幕上的MV。

不知谁又点了一遍《邮差》,MV上王菲动情地唱着: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怕日光一出,彼此瓦解……

我入迷地听着,直到身边的沙发重重下陷——傅明析,是你!

我扭过头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你那张令人惊艳的脸。包厢里五光十色的灯光迷离地映在你的面孔上,恍惚间,我的心一寸寸往下陷。

“我有一个请求,”你说,借着噪杂的氛围将唇贴到我耳旁:“能不能把电话号码给我?”


联系我时说是在e层楼看到的,有优惠!谢谢!
发布者资料
公司名称:
联系人: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