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朴实的学问——初读《芮沐文集》有感(十一)

发布信息网站   发布时间:2020-08-06   发布者:YD8749
微信:发布时间:2020-08-06,文章标识:35270557

(十二)

就我个人搜集的芮沐先生作品而言,确有若干篇可以对《文集》“补遗”——包括前述上世纪七十年代,也包括六十年代、五十年代甚至四十年代。当然,不排除《文集》编委会对部分作品另有考虑。

以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例,本文(七)论及了芮先生发表于《新建设》1957年第六期的“敌对阶级社会间法律的继承性问题”一文,也提及了收入《文集》且同样发表于《新建设》(第二卷第八期,总第十二期,1950)的“列宁分析‘自由爱情’的两封信”一文。

《新建设》封面。

仔细搜索,同样在《新建设》的第二卷第五期(总第九期,1950),芮先生还发表了一篇题为“妇女解放的尺度是全人民解放的尺度——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文章。

翻拍自《新建设》。

考虑到195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于4月13日颁布,刊载芮先生此文的《新建设》第二卷第五期就出版于1950年4月,有可能是婚姻法颁布后刊物上登载的第一篇论文——至少是最先发表的有关婚姻法的论文之一。

文中开篇披露了明确的时间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这几天里通过并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是一个奠定我们新民主主义阶段新婚姻制度的大法。除了宪法以外,这无疑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法律。这是牵涉到中国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人民一半或不到一半的妇女们的前途,这也是决定了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人民另一半或一半有余的男子的将来幸福的一个文件。女子不论是母亲、妻子、女儿,男子不论是父亲、丈夫、儿子,一律地都将受到这婚姻法的惠赐……

略感遗憾的是,该文不仅未收入《文集》,我迄今也未见到民法——含婚姻法——著述里有人提及此篇论文。

我在旧文里曾经论及:

法大前辈巫昌祯老师的回忆提到了芮先生参加民法起草的信息:

在北京政法学院刚工作了一年左右,1955年春天,我的第一个孩子刚出生后不久。全国人大正要起草民法典和继承法,学院就派我去参加了。

参加起草小组的有八九个人。孙亚明、史怀璧等3位是小组领导,小组成员有人民大学的佟柔、北大的芮沐。这些同志现在都不在了。小组成员中有两位女同志。一个是西南政法学院的杨怀英,一个是我。我是其中年纪最轻的。

(见张李玺主编、李慧波副主编《追寻她们的人生: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卷》(第4卷),(中国妇女出版社2014年版)

上世纪五十多年初期,婚姻法无疑属于芮先生的民法专业范围——以后学习苏联部门法划分有变化,先生于1959年还发表过“新中国十年来婚姻家庭关系的发展”(载《政法研究》),也因此,该篇论文的历史意义毋庸置疑!私意以为,此文应该收入《文集》之中,关于芮先生对我国当代婚姻法的学术贡献也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课题。



联系我时说是在e层楼看到的,有优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