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技巧

说人话、好好说话与写作的重心——评2020年浙江卷高考满分作文

发布信息网站   发布时间:2020-08-06   发布者:437001946

说人话、好好说话与写作的重心 ——评2020年浙江卷高考满分作文

兰勇

浙江卷的满分作文,一阅卷老师惊呼:本是同根生,一根藤上的瓜,你是苦瓜,莫非我就是甜瓜?考生何必为难阅卷老师?挥笔判卷:39。二三阅卷老师喜:妙啊!真香!不约而同地用凝霜的枯手,在凄凉的试卷上坚定地写下:55。组长御览:天人之作!满分!挥笔写下判词:

“文字老到,思维深刻,整个文字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废话”。“把此文打成满分,不仅是给予这篇作文恰如其分的分数,也是展现浙江高三学生的作文水准。”

它真有那么好吗?

天下的吃瓜群众傻了——看不懂,乐了——又有瓜可吃了。

我们来细品一下:

黑字:原文

红字:注释

蓝字:点评

生活在树上

浙江一考生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响箭。因发射时声先于箭而到,故常用以比喻事物的开端。——百度百科)(这两句是什么关系?可不可以并为一句?甚至连第三句合并了,感觉它们是不可切割的一家人。)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但”这个转折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应该去掉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是一个汉语词汇,常用来形容人志向远大、努力奋发向上或经济正高速发展、在腾飞等。——百度百科)

这一段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要循卡尔维诺“树上男爵”的生活。为什么这种生活“好过过早的振翮”呢?这要考查阅卷人的阅读面。标题是《生活在树上》意思是作者决定效仿柯希莫过一种不受家庭、社会影响的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其实与“过早地振翮”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你已经栖上枝头了。

《树上的男爵》是意大利文学家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一篇长篇小说,是《我们的祖先》三部曲之一。小说以传统叙事手法隐喻了现代社会里人的迷失自我、完整性丧失以及焦虑迷茫的生存状态,展现了现代社会中处于生存困境下的人类个体追求自我存在空间和价值的历程。同时在时间轴上,体现了通过对个人自我抉择矢志不移的努力从而达到非个人主义完整道路的主题。小说思维活跃、思想深刻,深刻的刻画了现实的种种弊端,启迪人们对人类的命运和现实社会予以深入思考。(百度百科)[!--empirenewspage--]

主人公柯希莫因反感现实生活上了树,这不是一种逃避吗?莫非小作者因现代社会已经瓦解、传统的期望也失去了借鉴意义,所以想跟着柯希莫上树?


我们怀揣热忱的灵魂天然被赋予对超越性的追求,不屑于古旧坐标的约束,钟情于在别处的芬芳。但当这种期望流于对过去观念不假思索的批判,乃至走向虚无与达达主义(一种无政府主义的艺术运动,它试图通过废除传统的文化和美学形式发现真正的现实)时,便值得警惕了。与秩序的落差、错位向来不能为越矩(是不是逾矩?连度娘都不知道这个“越矩”呢。)的行为张本。而纵然我们已有翔实的蓝图,仍不能自持已在浪潮之巅立下了自己的沉锚。(在浪潮之巅如何立下沉锚?立在浪潮之巅还是与浪潮之巅相对的海底呢?这两个点位无论在哪儿都难度不小啊!“纵然”一词是不是放在“我们”之后更加顺畅一些?)

这一段较明确:提醒人们不要轻易批评、否定、逾矩,要谨慎,哪怕我们有天赋的不安定的灵魂。那么小作者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地选择了上树呢?


“我的生活故事始终内嵌在那些我由之获得自身身份共同体的故事之中。”麦金太尔(当代西方最重要的伦理学家之一,伦理学与政治哲学中社群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之言可谓切中了肯綮(典故名,典出《庄子·内篇·养生主》“肯,著骨肉。綮,犹结处也。”后遂以“肯綮”指筋骨结合的地方,比喻要害或关键之处)人的社会性是不可祓除(又是一个生僻词,洗涤、清除之意)的,而我们欲上青云也无时无刻不在因风借力。社会与家庭暂且被我们把握为一个薄脊(百度百科无此词条,疑为“薄瘠”)的符号客体,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尚缺乏体验与阅历去支撑自己的认知。而这种偏见的傲慢更远在知性的傲慢之上。

这一段也比较明确:我们与社会、家庭是分不开的,我们的奋斗需要依凭,轻易否定是不理智的。直接选择上树算是不是一种偏见与傲慢?


在孜孜矻矻(勤勉不懈的样子,出自《争臣论》。)以求生活意义的道路上,对自己的期望本就是在与家庭与社会对接中塑型的动态过程。(这一句的主谓宾如何划分?“期望是动态过程”?还是“对自己的期望是动态过程”呢?)而我们的底料便是对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角色的觉感(与“感觉”有什么不同吗?)与体认(意思是体会,认识)(同样,这一句的主谓宾:底料是觉感与体认?是不是有点晕?)生活在树上的柯希莫为强盗送书,兴修水利,又维系自己的爱情。他的生活观念是厚实的,也是实践的。(这个事例与前文之间缺少必要的过渡。肯定柯希莫是没有脱离现实的意思表达清楚了。)倘若我们在对过往借韦伯之言(什么话语?是韦伯之问吗?“中国为什么没有出现西方式的资本主义?”还是别的什么?孤陋寡闻啊)“祓魅”(百度百科无此词条)后,又对不断膨胀的自我进行“赋魅”百度百科无此词条。来源于他人有关美术的论文,挺神秘的。大意是“增加”)那么在丢失外界预期的同时,未尝也不是丢了自我。(“祓魅”与“赋魅”,前后对照后,读音相同,意思应该不同。前者是去除,后者是增加。为什么韦伯之言能去除“魅”,不断膨胀的自我又能增加“魅”呢?不详。)

[!--empirenewspage--]

这一段有些混乱,总体意思在强调个人与家庭、社会是分不开的。这三四段到底是什么关系?并列?递进?因果?承接?如果不是,有何意义呢?


毫无疑问,从家庭与社会角度一觇百度百科无此词条。觇,是窥看之意。如何与前后文纠结在一起来修饰“自我”呢?)的自我有偏狭过时的成分。(为什么从家庭与社会的角度一觇的自我就偏狭过时了呢?我们应该从哪个角度来一觇呢?仅从自我?还是三者综合考虑呢?)但我们所应摒弃的不是对此(“此”代指什么?是“从家庭与社会一觇”这个角度的选择还是有偏狭过时的成分的“自我”?)的批判,而是其批判的廉价,其对批判投诚中的反智倾向。(“批判的廉价”“反智倾向”才是作者认为应该摒弃的对象,它们的批判的性质,为什么批判一定就具有这样的性质呢?这两者又是什么关系呢?……总有一种感觉:前一句尚未扯清楚下一句又接踵而至了)在尼采的观念中,如果在成为狮子与孩子之前,略去了像骆驼一样背负前人遗产的过程,那其“永远重复”洵(实在,确实)不能成立。(引用尼采的观念目的是什么?成为狮子与孩子可以并举吗?到底是是成为狮子还是成为孩子?什么在“永远重复”?什么洵不能成立?“其”所代指的又是什么?语焉不说啊!不能略去像骆驼一样背负前人遗产的过程,对吧?)何况(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词?)当矿工诗人陈年喜顺从编辑的意愿,选择写迎合读者的都市小说,将他十六年的地底生涯降格为桥段素材时,我们没资格斥之以媚俗。(诗人变小说作者的确不是媚俗,将十六年的地底生涯作为小说素材也不是降格。但“迎合”为什么不能批评?且举这个事例有什么典型意义呢?陈年喜是谁?观众不知道,与文中那些哲学大家放在一起很不协调哟)

这一段意思仍是不要轻易批评、否定他人,因为单一的家庭或社会角度都太狭隘,容易偏狭。与第二段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它们不能在一起呢?


蓝图上的落差终归只是理念上的区分,在实践场域的分野也未必明晰。譬如当我们追寻心之所向时,在途中涉足权力的玉墀(宫殿前的石阶,亦借指朝廷,出自汉武帝《落叶哀蝉曲》),这究竟是伴随着期望的泯灭还是期望的达成?在我们塑造生活的同时,生活也在浇铸我们。既不可否认原生的家庭性与社会性,又承认自己的图景有轻狂的失真,不妨让体验走在言语之前。用不被禁锢的头脑去体味切斯瓦夫·米沃什(美籍波兰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的大海与风帆,并效维特根斯坦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其研究领域主要在数学哲学、精神哲学和语言哲学等方面,曾经师从英国著名作家、哲学家罗素。)之言(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是这最后一说吗?),对无法言说之事保持沉默。

这一段在一番模棱两可、举棋不定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强调实践了。

用在树上的生活方式体现个体的超越性,保持婞直(倔强;刚直)却又不拘泥于所谓“遗世独立”的单向度形象。(这个句话是不是应该改为逗号?)这便是卡尔维诺为我们提供的理想期望范式。(这已经不是“理想期望”了,这是生活方式。)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上天空。

最后一段表明自己的态度,最后一句“范式”后,我以为当改为冒号,以完成对全文的收束。

[!--empirenewspage--]


统观全文表达了不要轻易批评、否定,但保持距离,既不脱离大地,又要仰望天空的观点。但后一点在文中的表现有点儿弱,更多的笔墨用在了论述不要轻易批评、否定上。柯希莫这个典型的证明作用没有得到最充分的发挥。

文字是不是老到呢?是,有些文字已经老到了大多数人不识了,因为它们是一直养在深宫里的老古董。思维是不是深刻呢?是,语焉不详,深刻到了大多数人不知所云。逻辑是不是严谨呢?是,严谨到了段落层次有些混乱不清。说理是不是到位呢?是,到位到了什么地方呢?我也说不清楚。怎么感觉始终在同一个层面徘徊呢?而且还重心偏移了。有没有废话呢?没有,但有不少都是看似高深的废话。如果以此来代表浙江高三学生的作文水平,我估计其他地方的考生会笑,浙江的其他考生会有意见、不服。

用孔有君老师的话来评价:不好好说话,不说人话。用流行的话来说:装高深、装高冷、装AC之间的那个玩意儿。


来研究一下2020浙江卷作文题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家庭可能对我们有不同的预期,社会也可能会赋予我们别样的角色。

在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中,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难免会产生。

对此,你有怎样的体验与思考?写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看法。

[注意]角度自选,立意自定,题目自拟。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不得少于800字。不得抄袭、套作。


讨论的焦点当是当个人与理想坐标与家庭的期许、社会的要求出现落差、错位了怎么办?或者如何看待这种落差、错位?

作者的观点是不轻易批评、否定,保持距离,既不脱离,又要超越。

从论题与论点的对位上来说,没问题。

要求中有一条:对此,你有怎样的体验与思考?写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看法。

[!--empirenewspage--] 作者的体验是什么呢?思考是大大的有。但是建立在体验的基础之上的吗?百度百科对“体验”是这样的定义的:一指亲身经历,实地领会;二指通过亲身实践所获得的经验;三指查核、考察。作者的体验归入哪一类呢?一二类肯定不行,第三类吧。

为什么不选择第一二类呢?是因为完全沉溺于学习,少有实践,无心体验、思考非书本以外的东西,所以只能从书本到书本了吧。

即便如此,老老实实地写读后感一样能成功的。


先来看《树上的男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柯希莫成长在一个典型的老式家庭之中,父亲是伯爵,母亲是将军,父母对儿女严加管教的同时缺少关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柯希莫逐渐形成了叛逆的性格,因反对姐姐对动物的残害而拒食蜗牛的柯希莫被父亲怒斥,从而爬上了树开始了远离地面的生活,这表征着对文明社会的叛离和对原始生命野性的回归。柯希莫爬上树后,与自然界的生物建立了一种迥异于现代社会人与自然的对立关系,他融入翁布罗萨的森林并在其中汲取力量和智慧,开拓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理想国。自12岁爬上树之后,一方面,柯希莫逐渐适应了树上的生活,他将狩猎得来的动物皮毛做成衣服,在树上搭建舒适的房屋、引流泉水来解决自己的饮用水问题,与动物们协商获取食物……超乎寻常的生存智慧使柯希莫成为翁布罗萨的传奇人物;另一方面,柯希莫在一次次历险之中锻炼了强健的体魄与异乎寻常的生存能力。更值得一提的是,树上的柯希莫并未放弃对爱情的追求,柯希莫的恋人名为薇莪拉,与柯希莫相似的是薇莪拉也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家庭中的繁文缛节使薇莪拉备感束缚,她抛弃道德的枷锁与家庭的制约大胆地追寻真爱,与柯希莫共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最终薇莪拉远嫁印度,柯希莫回归了孤独,在孤独中柯希莫迅速衰老,而薇莪拉则在遥远的印度日夜思念翁布罗萨森林中的柯希莫。(百度百科)


这个故事表现的是什么?的确是个人与家庭、社会的矛盾。

所以,柯希查的确是一个面对个人理想与家庭期许、社会要求三者矛盾突出、冲突激烈的典型,用他的生活经历来诠释这个议题是不错的选择。

但必须剔除小说中的消极因素:

如何解决?逃避,营建属于自己的桃花源。柯希莫选择上树不是对家庭的背叛与对社会的否定吗?这与文中反复强调的人与家庭、社会的不可分割性不是矛盾的吗?这个问题在文中没有处理妥当。

结局:失败。柯希莫 65 岁时攀住路过的热气球而消失了,这只是他最后的倔强。现实中如何避免?文中如何自圆其说,必须有言说,可惜作者没有说。

小作者写作之前已选定要用《树上的男爵》来应对这个题目,但又想对时下学生群体中存在的否定一切、唯我独尊的现象加以评判,并想以此作为论述的基础,但用力过猛,这样一来文章就出现了两个中心:一是该不该割裂个人与家庭、社会的关系?二是该如何处理个人理想与家庭的期许、社会的要求的落差与错位?后一个中心才是论题的靶心。可惜作者跑偏了。[!--empirenewspage--]

问题出在哪儿?

成也《树上的男爵》,败也《树上的男爵》。该书主张上树的,但该作文需正向立意不能割裂个人与家庭、社会,完全是反向的,如何缝合?

我以为这是此文最大的问题。至于拉哲学家入伙,用名言装点门面没什么不可以,只是要言说清楚,不设阅读理解障碍即可,甚至用生僻字不说人话也无伤大雅,只要不影响表情达意即可。写作重心不偏才是关键。

39分太低,55分太高,满分,不能企及。在今年这比较浮夸的阅卷风吹拂下可以给47,比优良差那么一丢丢。



联系我时说是在e层楼看到的,有优惠!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