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技巧

[转载]李作林:2020全国一卷作文写作的问题与转机

发布信息网站   发布时间:2020-08-08   发布者:ZQ2238210871
微信:发布时间:2020-08-08,文章标识:36270811 第一手资料。
重点的问题:批判性思维!
老的教育原则还管用吗?量力性原则!原文地址:李作林:2020全国一卷作文写作的问题与转机作者:人生语文名师工作室陈继英


立德树人成为凸显的作文考试目标之后


从2017年起,“立德树人”成为凸显的作文考试目标。2017年全国卷I的“中国关键词”、2018年的“写给2035年的18岁青年”都是要求展示中国形象,表达理想信念和青年的责任担当;2019年的“热爱劳动,从我做起”则要求从某中学学生的角度,表达对当前青少年劳动素养缺失的反思,目的是要落实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育人目标,完成立德树人这一“任务指令”。

今年的作文题出来,社会各界反响热烈,普遍叫好。经历过高考的中老年公民尤其认同这一题目,感觉它承载了较丰富的历史和人文内涵,又不乏现代价值的融通(他们并不了解题目的技术失误和考生写作的艰难)。这也反映出考试中心的设计者在谋求政治任务与文化素养、学科素养的兼容。

今年的作文材料和作文提示,赋予考生较大的立意空间,但从作文表现来看,存在罔顾两千多年前的历史语境的现象,找不到传统文化与现代中国的价值对接点,让人啼笑皆非。一些考生的答卷表现出无个性、虚假意识和强制阐释,需要老师能在课堂上训练学生注重思想的个性和思辨与信念的平衡。


套作、古今脱节与不恰当引用


考生作文的一个触目的现象是陡增大量套作。很多考生罔顾材料,不去分析材料的语境内涵,只是抽取材料中的一个话头,就抽象的议论“爱国(主义)”“奉献”“谦虚”“青年与国家”“平凡与伟大”“宽容”“成功”甚至“科技创新”。其中有些观念是符合材料含义的,比如“宽容”,它显然来自“齐桓公对管仲的宽容”,有些则只是与材料沾边甚至完全无关。
套作的特点是主题脱离材料意涵而另构语境生成,或者完全没有语境借题发挥。比如齐桓公对管仲的“宽容”包含着对鲍叔能够察纳雅言,对管仲能够以德报怨、知人善任这些具体内涵,而“宽容”的意义也表现为彼此成就、实现霸业等历史政治意义。而抽象的论“宽容”多从道德修养、理解他人、实现社会和谐等方面论。
为什么会出现大面积套作?我们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一是有些考生忽视了材料中“围绕材料展开讨论”“你对哪个感触最深?”这些提示,把任务驱动型作文当做了传统的供材料话题作文;二是对材料及其历史语境和现代启示无所感触、无法展开讨论,只好冒险套作。
古今脱节的现象也反映出类似的写作困境。由于没有读过《史记·管仲晏婴列传》《论语》《左传》《国语》和《管子》等历史文献,也不能把握三人的精神品质在哪些方面有现代价值,只能强制联系和人为提升,比如由齐桓公的“大局为重”想到黄文秀的“胸怀贫困山区人民”、李文亮“身染重疴而心系患者”,或者把鲍叔的“甘居其下”推导为出于“爱国情怀”(汉儒有过这种意识形态阐释),而后在文末发出爱国倡议。
古今脱节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套作,或不得已的部分套作,大多数考生除了材料并无相关历史知识和文化积累(甚至材料中孔子评价管仲一语因为不懂而基本失效),无法“围绕材料加以讨论”,只能凭借考前准备的“感动中国人物”“抗疫”等素材来拼凑和发挥。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评论者(明眼人)会表示“这个题目其实难写”的原因所在吧。
其实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角度,考生完全不必强行联系现实。题目本来要求“围绕材料展开讨论”,在读书会上宣读发言稿,最适当的内容表现是在历史长河中领悟古人的道德境界与政治智慧,个别考生或引《管晏列传》论管鲍之交,或引唐太宗魏征之君臣佳话比附齐桓公之重用管仲,或以庞涓妒孙膑反衬鲍叔牙知人,远比大多数考生背诵黄文秀樊锦诗等事迹来得充实和生动。
不恰当引用的现象在今年的阅卷中也特别醒目。引用如果准确而恰当,本来可以体现作者的语文素养和思想深度,而不恰当的引用只会徒增反感。今年考生在引用上不恰当,具体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完全脱离语境,引用的名言警句与前后文或主题不搭界,造成意思的断裂,主题的偏离,比如论说鲍叔“甘居人下”的品德时,突然来一句林则徐的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论齐桓公胸怀大局时,用鲁迅的名言——“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来升华。另一种是来自金句网站的一些心灵鸡汤似的假警句,如“胸中有丘壑,眼里存山河”。这用来形容齐桓公对管仲的宽大为怀,合适吗?

呼唤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是发展和完善人的世界观并把它高质量运用到阅读、日常交流和写作等生活各方面的能力。任务驱动型(或“情境交际性”)作文的“硬核”就是批判性思维。因为一个有效的交际过程包括澄清问题、识别理由、正确推导、评估价值等因素,而这些正是批判性思维的基本议题。 以批判性思维来衡量,学生写“套作”就属于“无视问题的谬误”。材料要你讨论“齐桓公对管仲的宽容”,你却泛泛的“论宽容”,便是无视问题所在了。又比如,很多考生写并列式的三个分论点,前后无关,横向发散,很多老师不知道错在哪里,听之任之不加纠正,从而成为年年屡见的现象。如果掌握了批判性思维原理,就能指出这是“主张的谬误”中的“不一致的谬误”,其中往往还含有别的谬误,比如在主张中使用比喻句的“含混笼统的谬误”,把不同概念当同一概念使用的“混淆概念的谬误”(比如将“宽容”置换为“不拘小节”)等。
这还只涉及问题的谬误和主张的谬误,如果以理由的谬误和推理的谬误原则来衡量,可以说,很多考生的文章彰显不出这种写作能力,甚至存在很多错漏的地方。中学语文老师具备批判性思维系统训练能力,并能在学生中开展这项训练,还是很重要的。

联系我时说是在e层楼看到的,有优惠!谢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