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副刊博览】(2013年7月14日)《台州日报》“华顶”副刊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2-15   


湖上日出 郑幼莲摄

雄奇博大的括苍
吕黎明
 若要说临海最有名的山我首先想到的是括苍山,撇开诸多耀眼的荣誉和富有韵味的名字不说,单凭浙东南第一高峰这一称号也足以使括苍山豪情万丈。括苍山脉地处浙东中南部,是福建洞宫山脉的余脉,为灵江与瓯江的分水岭,连结了丽水、青田、缙云、仙居、永嘉、临海、黄岩等美丽的城市。括苍山主峰在临海境内,西出城关20多公里即到括苍山。北麓是文化积淀深厚和生态环境优美的括苍镇,镇以山名,足见山的名气之大。并且临海乃至台州的文艺刊物(读后感)多年以来都以括苍之名,我的第一篇小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发表在台州文联主办的《括苍》杂志上,它一度激发了我的文学梦。好像冥冥之中有某种天意,而今又在编临海文联主办的《括苍》,可谓与括苍有着不解之缘。对于我来说,括苍不仅仅是一座山,更是一块精神高地。

  说来惭愧,作为临海人,每日面对“括苍”的人,真正探访括苍山却是近年的事。去年夏天,临海搞音乐的一班人突发异想到括苍山顶召开一个会议,邀我同往,就跟着去了一趟,所见所闻虽浮光掠影,却至今记忆深刻。

  从临海出发驱车到达括苍镇所在地张家渡古村,张家渡再行一两公里即到括苍山下竖着巨大牌坊的山门,进入山门就宣告进山。现今的盘山公路全部铺了水泥路,一路上茂林修竹,桃花烂漫,几个村落掩映其间,颇有点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境界。公路上不时有驴友穿行,或山地车,或背包客,大家风尘仆仆,努力攀登,朝圣般向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地——括苍之巅进发。游览括苍山,只有到了山顶才能见识浙东南第一高峰的真面目,既对得起这个光荣的称号,又显示自己的坚韧和力量,多少年来,人类前仆后继不畏艰险征服“珠峰”,不也是这样一番道理吗?

  我们坐车大约行进了28公里即到括苍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旋转的隆隆作响的巨大风机,风机高达45米,机翼长20米,通体银白,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这里是中国第四大风力发电场,30多台风机组成一个巨大的阵列迸发出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风机下,牛群悠闲自得地啃着青草,现代科技与自然风光就这么交织出一幅和谐动人的画面。括苍山顶几乎不长大树,全是些低矮的马尾松、灌木丛和高山草甸,所以不管你站在哪种角度基本上都可以一览无余。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身在高山,眼骛八极,俯视更远处的大山和山脚下的村落,给人一种空旷高远的感觉。括苍山是阔大的,许多山峰连绵在一起,米筛浪、跑马坪、道场基、仙人基,单从这些名称,你就可以感受到括苍山的博大和丰富多彩。所以这样的山巅才有狂野的山风,才有可能建风机。过了风电场管理站,再爬上一段缓坡,就是括苍山最高点海拔1382.6米的米筛浪了,这里矗立着二十一世纪曙光碑,此碑高达10.9米,由2001块条石砌成,上有一个直径2.1米的不锈钢圆球,碑文由费孝通题写。米筛浪,大陆二十一世纪第一缕曙光首照地,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得出的结论,总之是很有科学依据的。但我直观地想,因为括苍山是浙东南第一高峰,第一缕阳光惠顾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在我当初的想象中,括苍山不但高峻挺拔,鸟道难越,并且人迹罕至,荒凉无比。只有耐得住艰苦的人或摄影发烧友才能风餐露宿,登高望远,看云聚云散,观日出日落。可是到了山顶才知道,这里不但景色优美,还是一个休闲的好去处,可以看,可以吃,可以住。有了这番条件,你尽可以放飞心情,怀想人生的诸多际遇,平和的对待许多物事。这高山上什么也不缺,虽没海味,却有山珍,高山萝卜,个大汁多,生熟均可食用,高山牛肉,切片后可以看到细腻的纹理和花瓣似的图案,味道醇厚。曙光碑旁用原台州市气象站改造的云顶山庄,可供50人住宿,200人吃饭。听说开宾馆的老板还是当代大学生创业的典型。凭借现今的科学技术,人若怀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就能改造自然,造福人类,像这风电场,这曙光碑,这气象站,这云顶山庄,为括苍山增光溢彩。

  括苍山白天可欣赏的地方很多,如九台沟,如桃花和高山云锦杜鹃,如风力发电场,如米筛浪和曙光碑。但如果夜里在括苍山顶住下来却另有一番风味。夜晚星辰,就仿佛悬在头顶,我朋友用天文相机拍摄的流星雨,那奇幻的画面,好像漫天飞舞的钢花,恐怕是其它地方无法拍摄到的吧。夜里的山岚,稍不留意就涨到你面前了,那云雾流过山冈,可以真切地感觉到她是动感的,如流水,如缎子,上面是空的,下面也是空的,你好像就站在云雾之上。到括苍山,看日出是每个人的最大愿望,也是必要的一课,而日出是不等人的,你就必须起个大早,大约是五点钟光景吧,不用人叫早,各处山岗,房前屋后,早已是人影绰绰,人声鼎沸了。而等待的时刻又是静谧的,大家都目不转睛盯着远处的山峦,生怕一不留神漏过去了。面对着万物之灵,那虔诚的表情,就像举行一个庄严的仪式。当天边泛出一片红光,红日悄悄探出点轮廓时,人群终于欢腾了。红日是在无形之中升腾为一轮满日的,她不知何时升起来的,却又明明白白升起来了,那么缓慢从容,一会儿就挂到高大的风机上去了。而转动的风机把阳光切割成无数耀眼的碎片,晃得人一阵眩晕,到此,观日仪式才告结束,又一个白天开始了。在这里,白天和黑夜衔接得那么天衣无缝,光明和黑暗区分得那么彻底。

  如果说灵江是源远流长的,是临海的母亲河,那么括苍山是雄奇博大的,是一座父亲的山。造物主是平衡的,但同样有所偏爱。临海人是幸运的,既有这么一条叫灵江的河,又有这么一座叫括苍的山。由此我再次想到了括苍的名称,史书载,登之见苍海,以其色苍苍然接海,故名括苍,历史上括苍山又名真隐山、天鼻山、苍山。但我看这座山有着更多的自己的理解,括即包括、概括、囊括,有包容一切的意思;苍即青色,也有苍茫、苍黄、苍生的意思,所以括苍两个字连起来作为山的名称,足见其气势和厚度了。括苍山赋予我们优美的风景,丰富的物产,更给了我们一种精神,一种象征。我想,作为文学杂志的《括苍》,更应坚守这块精神高地,树立一座美丽的丰碑。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副刊博览】(2013年7月14日)《台州日报》“华顶”副刊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副刊博览】(2013年7月14日)《台州日报》“华顶”副刊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